穿书之七零娇宠

第九十四章

目前荷国人在华国享有外交特权和部分豁免权,即使是出了刑事案件,也必须经由外交途径解决,华国公安无权逮捕他们,更何况迪伦只是损毁了红福日化厂的机械设备,最多算是经济纠纷。

范晴雪清楚的知道国家大约只能强制扣留他一周左右,出于对外事官们和国家的信任,她找到厂长秘书张耿,让他快速清算口红生产线的损失,及时上报,趁着迪伦还在华国境内叫他大出血赔偿厂子的损失。

“范主任,对不起。”沈玉见范晴雪回来,仰起脸泪光盈盈地连声道歉。

按住她的肩膀,范晴雪感受到手下纤瘦的沈玉依旧有些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着,暗暗骂了那个迪伦一顿,眼神专注地看着她轻声安慰:“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的,你不用自责。”

“对,都是那个该死的迪伦的错,阿玉,你别哭了。”李忠旭见缝插针地说道。

他一看到沈玉哭就慌神了,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双手攥成硬硬的拳头,手背青筋根根分明。

注意到李忠旭畏手畏脚生怕吓到沈玉的眼神,范晴雪的嘴角无声地翘起来,对比最开始认识他时一副怼天怼地的小霸王模样,真是天差地别。

“咱们的设备能修好吗?”沈玉擦了一下湿意泛滥的眼尾,怯懦懦地小声询问。

避开话题,范晴雪垂下黑眸,“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没事。”觑着她的神色,沈玉心里咯噔一下,沉默两秒后低声回答。

听到她的话,范晴雪勾起唇角笑容浅浅,语气清软:“没事就好,你这两天受惊了,先回家好好休息一阵吧,厂子的事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见范晴雪不愿多谈,沈玉眼圈发红,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只得点点头,“嗯,知道了。”软软的尾音下沉,可怜巴巴的。

范晴雪拍拍沈玉的肩膀,“行了,不要多想,你还不相信我吗?更何况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棘手。”说到这里,话音一顿,范晴雪偏过头朝木头桩子一样的李忠旭眨了眨眼,“李忠旭,你和沈玉住得近,你送她回家休息两天吧。”

“哎!”李忠旭答应的十分痛快。

“阿玉,走吧,我骑自行车带你。”

送走了李忠旭和犹豫不决的沈玉,范晴雪交待之前一直陪着沈玉的汤甜甜陪她去一趟京市第二机械厂。

到机械厂找谢叔叔提过的屈工时,被告知屈工在元旦前和技术勘测员们前往川渝地区工作了,大概要两三个月才回来。

无奈之下,范晴雪只好耐着性子走程序,通过副厂长批条子申请抽调高级工程师到红福日化厂帮忙。不过这样一来,要排一两周的队,高级工程师们才有空到红福日化厂。

忙了一下午,事情根本没解决,因而晚上在祁主任和谢叔叔家吃饭时,范晴雪不由有些走神。

祁沛韵给范晴雪添了一勺海鲜豆腐汤,元旦的时候范晴雪和谢青瑜是在临景市过的,今天晚上这顿饭是谢家补的元旦饭局。

碍于祁沛韵的厨艺不好,饭菜都是她在国营饭店订的。

“小范,怎么愁眉不展的?遇到什么事了?”祁沛韵状似不经意地挑起话头。

被她一问,发现自己把工作中不好的情绪带到了家里,范晴雪抬头微微一笑,语气带上些许懊恼,“有这么明显吗?”

谢青瑜眸色淡淡地夹了一筷子菜堆到她的碗里,“说吧,你们日化厂到底出什么事了?”

他们一起回京市的时候还好好的,才去工作半天,范晴雪精致的眉毛都要拧成死结了,看来是她们单位出事了。

因为不涉及机密问题,范晴雪斟酌了片刻后索性把前因后果跟谢青瑜一家和盘托出,还透露一部分有关于詹姆的猜想。

听完事情的经过,祁沛韵气得撂下碗筷拍了一下桌子,“这个迪伦真是包藏祸心!”

谢安拍拍祁沛韵的后背为她顺顺气,常年浸在官场的直觉让他想的更深一些,联想到近期的星星点点的关于荷国和岛省的情报,他用筷子戳戳饭桌,沉吟不语。

这恐怕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在各自国家的暗中支持下对华国的有意试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气小说推荐More+

最强武神
最强武神
拳破万法,剑指苍穹,问鼎不朽!长剑在手,斩尽天下负我狗!我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我是最强武神!
逍遥火神
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
诡灯夜话:鬼夫大人别冲动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改变了我的人生,我的右眼因为某种奇特的原因总会莫名其妙的疼起来此后我就能看到鬼,平淡如水的生活被搅的一团糟。 一只强大有修为的鬼缠上了我守护在我身边,帅气逼人的画师,神秘莫测的法师,如恶魔般英俊邪魅的人,他们的心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为何要接近我? 校园中发生了一件件离奇的事情,形形**的鬼也找上门来让我帮忙解决烦恼,了却在人间最后的心愿…
飘零落叶
签到成圣:发现老婆竟是魔道女帝
签到成圣:发现老婆竟是魔道女帝
【无敌】+【签到】+【女帝】+【剑道】 夏鑫穿越到修行世界,在一次遗迹历练中与一女子生出情愫,有了肌肤之亲,结为夫妻。 出遗迹后才知妻子竟然是魔道之人,与魔道妖女为伍,他被宗门罚在思过崖面壁。 在思过崖,觉醒签到系统。签到获得鸿蒙剑体,境界图突破到至强境界。 等他出思过崖,迫不及待去与妻子相会。 与妻子成亲,有了孩子,才发现,妻子竟是那令人闻风丧胆的魔道女帝
瞳渊
天命背棺人
天命背棺人
家里有口老旧棺材,爷爷让我每个月的初一、十五给这口棺材刷上红漆和黑漆,多年来没有中断过,但是爷爷始终没有告诉我原因。在我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天,被封在那口老旧棺材内活埋之后,我才逐渐的揭开了一桩又一桩秘辛,从此也踏上了另一种人生道路。三灾六难,九棺同渡,渡人、渡妖、渡亡魂!黄泉永封,三生奈何,只为彼岸花开那一刻!
血糕
弑神战帝
弑神战帝
穿越异界,化身奴仆,看一个身份卑微的小子,如何一步步逆转困境,修武改命。天若压我,捅破这天!地若欺我,踏碎这地!我若成佛,天下无魔!我若成魔,弑神戮佛!书友群455907426,欢迎加入
龙腾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