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快跑我帮你断后小说精选

江夏确定过录像,把摄像机顺手搁到一旁,给木下洋子发了一条消息。木下洋子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晚上下班。便江夏无聊的的看向了一旁的池泽优子。平常他用手刀劈人,心里都有数,更有甚者能测算出对方会晕多久。虽然上次打池泽优子的那一下,纯碎是被她惊到后的条件照射木下洋子要过一段时间才会下班。。

免费阅读

江夏确认过录像,把摄像机随手搁到一旁,给木下洋子发了一条消息。

木下洋子要过一段时间才会下班。

于是江夏无聊的看向了一旁的池泽优子。

平时他用手刀劈人,心里都有数,甚至能估算出对方会晕多久。

但是刚才打池泽优子的那一下,纯粹是被她惊到之后的条件反射,江夏对力道没什么把握。

也就是说,池泽优子随时可能醒来。

……虽然她的战斗力非常弱鸡,但真闹起来,也怪麻烦的。

江夏想了想,捡回池泽优子掉落的围巾,用它把人捆牢。

之后,又找来一张餐巾,把池泽优子的脸也盖住了。

——在室内捂着口罩,怪热的。江夏想摘,但又不想被随时都可能醒来的池泽优子看到脸。而现在,就算池泽优子就算醒了,也只能看到一块白布。

搞定收工。

江夏给自己营造完妥善的环境,重新在沙发上落座,等木下洋子回来。

……

木下洋子进到公寓,等电梯的时候,看到了江夏的短信时。她有些诧异。

说实话,因为那天在车上分开之后,江夏就再也没联系过她,木下洋子还以为自己被鸽了。

没想到,江夏竟然记得这件事,而且还效率很高的抓到了人。

木下洋子顿时有些感动。

她很快乘坐电梯上楼,进到客厅,打算去给江夏泡一杯茶,但这时,木下洋子无意间瞥见了沙发上的人形生物。

她一下怔住。欣慰的表情也碎了。

——沙发上,躺着那个“被抓获的跟踪狂”。

和木下洋子想的抠jio大汉不一样,从跟踪狂的打扮和身材来看,那似乎是个穿着时髦的女人。

女人的衣服遍布褶皱,看上去像是被殴打过,人也一动不动的躺着。

特别是脸上,竟然还盖了一块白布。

木下洋子刚放下的心,瞬间重新悬到了半空。

看这模样,这跟踪狂……

大约是死了吧。

年轻人敬业是好事,可是怎么、怎么还把人给杀了……

…………

江夏走到茶几边,拿起摄像机,正要递给木下洋子,让她查看。

谁知一转身,却见木下洋子用无比悲伤的眼神看着他,捂着心口说:“你走吧,我不会告诉他们我见过你。”

江夏:“……?”

什么意思,用完就丢?

木下洋子没发现江夏的眼神变化。

她迅速翻出钱包,把所有现金都抽出来,钢镚也倒在手心里。

捏了一下厚度,可能是感觉太少,她又摸出了支票簿和笔。

木下洋子咬掉笔帽,刚要落笔,却忽然若有所思的停下动作,嘀咕道:

“不对,你还没成年吧。而且今天这事,其实是跟踪狂先非法入室。还有,是我雇佣你,你才对她采取了……有点过激的措施。比起逃走……”

木下洋子蹙着眉,努力思考,深恨自己当年没学法。

“等等。”江夏隐约听懂了,他指了一下沙发上的池泽优子:“她还没死呢。”

木下洋子:“?!”

她怔了一会儿,将信将疑的走到沙发旁边,摸向“尸体”的脖子。

……热的。

有脉搏在跳。

……真的还活着!

木下洋子重重松了一口气,脱力的跌坐进沙发,把“尸体”颠的一晃。

发现自己没有把未成年推向杀人的罪恶深渊,她良心不疼了,这才有精力注意更多细节。

比如仔细一看,跟踪狂的这身衣服,她今天见过。

……好像是那个脾气很凶的同行。

江夏在旁边说:“这个人叫池泽优子,你应该认识。”说着,他递过摄像机,“看看这个吧。拍到了很有用的东西。”

木下洋子接过去,认真查看。

起初,画面有些惊悚,木下洋子看着镜头里神态诡异的池泽优子,头皮发麻。

不过,看到最后,她目光已经变得有点同情——太惨了,池泽优子实在太惨了。

但是必须得说,干得漂亮。

木下洋子放下摄像机,按委托费市价的两倍填好支票,拿给江夏:“谢谢你,帮大忙啦。”

江夏并没有推脱,劳动所得,该拿就拿。

而且,实不相瞒,他还想要点别的报酬。

江夏看了一眼木下洋子的手腕。

攀在那里的鬼婴背后一凉,默默打了个寒颤,往更靠近木下洋子的地方爬了一点,使劲抱紧她的胳膊。

江夏收回暗藏渴望的视线,把录像带拆出来,递给给木下洋子。

这东西,如果卖给池泽优子的公司或者对家,能有不菲的收入。

但是这事挺麻烦的,而且江夏并不缺钱——组织那边偶尔会有收入,另外,江夏桐志的爹妈也留下了一笔不菲的遗产。

木下洋子看着江夏递来的录像带,也想到了这条爆料的价值。

她再次拿起支票簿,问面前的假狗仔:“我不能白拿。这种消息你们一般卖什么价?”

“送你了。”江夏随意摆了摆手,“这是在处理你委托的过程中拿到的情报,我不会再卖给第二家。怎么用是你们的事。”

木下洋子又被感动了。

——她没看错人,这果然是个非常有救的好孩子!

不过,追加的钱,肯定还是要给的。

江夏不肯说,木下洋子就打算找经纪人问问。

顺便请经纪人过来,帮忙处理跟踪狂。

在她打电话的时候。江夏从包里取出一块平板大小的自制屏幕,上面连接着几个监控画面。

他点开其中一个,放大看了看。

…………

木下洋子给经纪人打完电话,忽然记起来,现在正好是饭点。

一想到江夏为了蹲人,不知道在她家守了多久,她赶忙起身:“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江夏却看向门口:“先不着急吃饭,还有一个。”

“还……”木下洋子原本还面带微笑。

过了两秒,忽然反应过来“还有一个”是指跟踪狂,她脸色刷一下煞白:“还有一个?!”

江夏点了点头:“嗯,是……”

他刚想说“是个很胖的男人”,好让木下洋子猜到那是她前男友,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不过这时,江夏余光一动,发现旁边,池泽优子的头,十分细微的往他这里一偏。

……很像是听到了感兴趣的话题时,下意识的在“侧耳倾听”。

江夏默默盯着那块盖脸布:“……”

心理素质可真不得了。都这处境了,还有心思装睡听八卦。

他止住话头,起身朝池泽优子走过去。

池泽优子原本还在支棱着耳朵,努力偷听。

此时,听到江夏突然不说话了,她心里一慌,意识到情况不妙,使劲往沙发里缩。

不过,这种程度的逃跑,显然没有任何效果。

江夏一手刀下去,池泽优子颈侧咚的一疼,重新陷入昏睡。

江夏满意的收回手。

这一次,他是在十分理智的情况下动手的,能估算出池泽优子大约会睡多久。

终于不用时刻防着她醒来了。

木下洋子怔楞的围观了全程。

一开始,她还被“第二个跟踪狂”的存在,吓得小脸发白。

不过此刻,看到江夏利落的动作,又忽然觉得,跟踪狂好像也就那样。

……怪菜的。

木下洋子平静下来,看向江夏,想听他继续刚才的话题。

然而江夏却没开口。

他无声的走到玄关,贴在门后听了听,忽然一把拉开门。

一门之隔,有一个体型肥硕的男人,也正趴在门上偷听。

江夏一开门,他没了支撑,笨重的往前一趔趄。

没等回过神,又被江夏抓住领口,一个过肩摔抡进玄关。

然后门咔哒锁上。

跟踪狂二号摔懵了,背上很疼,他看着木下洋子家里的顶灯,半天站不起来。

江夏锁好门,回过身,用脚尖踢踢他,以示催促,但发现跟踪狂二号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于是江夏只好弯腰抓住他的领口,花了点力气把人一路拖到客厅。放到了木下洋子——主要是鬼婴的面前。

鬼婴不出所料的嗷了一声,疑似在骂街。大概是看到它爸被摔被拖,很不快乐。

叫完,它继续抱紧木下洋子的胳膊,眼巴巴的看着她,希望老妈对眼前这个野蛮的狗仔做出谴责,让它体验一下爹妈之间的伉俪情深。

然而事情和它想的完全不一样。

木下洋子看着脚下的男人,眼中只有恐惧、厌恶、伤心,和一点说不上来的憎恨。

跟踪狂二号用“求复合”的眼神看向她,一边哀声叫着“洋子”,一边对她伸出尔康手。

木下洋子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往江夏背后躲。

然后她紧张的取出手机,再次打给经纪人,问她什么时候能到。

经纪人已经杀到楼下了,还带来了几个保镖。

她接到电话,焦急上楼。

进到客厅后,经纪人看了看江夏,又看看两个怎么看怎么惨的跟踪狂,犹豫片刻,让保镖留在了门外。

今天这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既然江夏已经卷进来了,不如就让他在场,代替一下保镖。

毕竟,地上这位前男友,怎么说也是个二三百斤的重量级男性,比她和洋子加起来都重。

如果他真的豁出去不做人了,那只靠体重,都能砸死她们俩。

要是没个人在旁边镇着,经纪人还真不敢带木下洋子单独和他对线。

三个人一台戏。

江夏退开两步,远离战场,坐在沙发上默默围观。

他通过虚假的“预知”,知道了不少前情,对此时的走向接受良好。

但鬼婴就不太行了。

在鬼婴瞳孔地震的注视下,一场多年的纠葛被翻出水面。

————

早8:30准时更新

连载

柯南里的捡尸人

作者:仙舟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