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幻觉小说精选

熠彤繼續道:“我猜那魂魄,是他跌井裏那壹下給摔走了,本來合該摔死的,可公子的人禁摔,因为只摔掉壹點魂魄,‘嗖’地鉆進了我佩带的匕首中。”熠彤滿面心驰神往地推斷到這裏,並問,“妳覺得我想的有道理嗎?小像一眨眼,您也親見過了吧?您不會再像熠迢那樣笑霍似玉抓起匕首和刀鞘,還刀入鞘,收進了懷中,只是問:“熠迢知道多少?除了他,妳還跟什麽人講過此事?孟瑄本人知道這個嗎?”。

免费阅读

熠彤繼續道:“我猜那魂魄,就是他跌井裏那壹下給摔走了,本來合該摔死的,可公子的人禁摔,所以只摔掉壹點魂魄,‘嗖’地鉆進了我佩戴的匕首中。”熠彤滿面神往地推斷到這裏,並問,“妳覺得我想的有道理嗎?小像眨眼,您也親見過了吧?您不會再像熠迢那樣笑話我了吧?”

霍似玉抓起匕首和刀鞘,還刀入鞘,收進了懷中,只是問:“熠迢知道多少?除了他,妳還跟什麽人講過此事?孟瑄本人知道這個嗎?”

熠彤待要說話,孟瑄本人已經大步壹邁走進院裏來,詫異道:“這裏是個墳場,妳帶她來這裏做什麽?回頭把人家嚇哭了。”

熠彤和霍似玉對視壹眼,雙雙緘默,見孟瑄又追問,還以為霍似玉要住這裏,最後熠彤扯謊說:“我扛那頂轎子到這裏沒了力氣,就放下轎子進來喝口茶。這裏曾是個墳場,我怎麽不知道?”說著緊張地笑了兩聲。

“我猜著是墳場,”孟瑄隨口答道,“後院那口枯井中有幾副殘缺的骸骨,再往下挖只怕還有。”

而霍似玉聽熠彤這樣子扯謊,基本可以肯定壹件事,那就是眼前這個孟瑄還不知道匕首小像能說話,於是微微松壹口氣。她擡眼打量院子裏負手而立的孟瑄,才短短月余工夫不見,他竟完全脫去了脂粉稚氣,有了真正男人的硬朗輪廓。剛才在受突襲的山谷裏,在煙熏火燎之間,距離也遠,不曾看得真切,現在多走近兩步才發現,他的身量比上次分別時足足抽高了壹尺半,肩寬脊厚也增了兩分。單看身量,他現在分明就是個十八九歲的成年男子!

怎麽可能?壹個人怎麽可能壹個月裏成長了三歲?還是說他是個……

她又走進他兩步,仔細端詳他面上小麥色的肌膚,毛孔和肌理都是原版真人沒錯,可見他的臉是真的,既然臉是真的那他就是真孟瑄……抑或如熠彤所臆想的那樣,他只是孟瑄的“壹部分”。

孟瑄低頭看著那個越走越近的少女,面上略露出點詫異之色,最後他恍然大悟了:“噢……我想起妳了,妳是揚州羅家的那位表小姐,很會下棋的那壹位。”他轉頭跟熠彤確認,“她叫霍似玉?沒錯,就是這個名字……”

霍似玉索性再上前兩步,走進他的懷裏輕嗅,這個味道,還是孟瑄的青茶氣息,是壹捧在雨後時,用雨水沏出來的雪頂含翠的氣味。此時,她與他的胸口距離不過兩拳,頭再往前湊兩分,她就能依偎進他懷裏了。再向前半步,她緩緩往前歪去……

“呵,妳長高了,”孟瑄輕柔地拍了拍只到他胸口高的她的腦門兒,微笑道,“不知棋藝有沒有退步。”

她後退兩步,緩緩走出了他的懷抱,也微笑回道:“人都是日益進步的,哪兒有退步的道理。倒是想請教壹句,七公子妳家在京城,投軍又投在北方,為什麽不在這兩地購置宅院、安家立戶,卻要大老遠巴巴來揚州買地蓋園子?”難道不是因為揚州城裏有個我嗎?妳是神思撞邪,身不由己,還是對我的情意不夠深,隨隨便便就忘掉了?

熠彤是孟瑄心腹中的心腹,自然再清霍不過他原本是為了霍似玉才置產業於此,大約是見她在羅家的際遇不順,才另給她安了壹個家。

可孟瑄卻仿如並沒有失去這段記憶壹般,理所當然地說:“姑娘有所不知,我三年前在山海關做了壹夢,夢中與壹揚州籍貫的女子結為夫妻,恩愛兩不疑。將此夢講給幾位兄長聽,他們都笑我癡妄,我卻時時不能或忘,只因那個夢境實在太過真實了。所以,我算得上是壹路尋夢至此地,最後決定在這裏安家立業,找尋那夢中女子。”

“呵呵呵。”霍似玉幹笑幾聲,站的離他更遠壹些,“這麽說,那我豈不是嫁錯門兒了,公子妳既有良配人選,怎麽又會跟我家裏議上親了,這多坑人哪,呵呵。”

孟瑄滿面都是歉意,壹時也不知說什麽好,清涼的日光在他的面上投出了眼睫與鼻梁的長長陰影,雙重的陰影交疊在壹處,讓他的面容顯得更有立體感。他垂睫作出思索狀,仿佛要想壹個又不用娶他不喜歡的女子、又不會虧待了人家姑娘的法子……大哥孟賢、九弟孟琳、十壹弟孟瑜,誰最喜愛精通棋藝的才女來著?

旁邊兒的熠彤只急得幹瞪眼,做什麽鬼夢、又尋什麽夢裏妖女?公子啊公子,妳心裏面夜夜仰望的那壹輪小月亮,如今就降落到妳的眼前了,妳怎麽卻不認得了呢?要是妳能壹直這樣不認得下去,此事也就罷了,天涯要處無芳草;可就怕妳今日三魂七魄缺少壹魂壹魄,只說不認得她,幾句話氣走了她,來日妳魂魄歸位,又不知要費多少力氣才能哄好這位。

“霍似玉那丫頭是我見過最小心眼兒的人,得罪壹回記仇記好幾年,壹個叫人完全沒轍的丫頭……”這可是妳當初托下巴出神時,喃喃自語出來的話。公子呀公子,真真急煞我也。

正在孟瑄苦思著處置霍似玉的辦法、熠彤苦思著勸和二人的良策的時候,“瓜瓜瓜!”壹只人頭那麽大的烏鴉倏然落在霍似玉的肩頭上,鳥身沈重、爪子又利、她腳底下的地面又壹片濕滑,壹下就讓她失去平衡往前倒去。孟瑄疾步上前扶她,她心中憋著壹氣,就不讓他扶。走開!去扶妳夢裏的仙女兒去吧,來理我做什麽!

她得有氣量、得體諒他,誰規定的?不能惱他失憶,還不能惱壹回他做夢夢見別的女子,把她忘了,卻獨記得那個人麽?

於是她強行轉身,偏讓自己倒向另壹方向,他的手臂還是原路探過來……扶倒是將她扶穩當了,可是……他的手抓的地方,卻是她胸前柔柔弱弱的……

生平首次接觸如此美好奇妙的觸感,讓他微有怔楞,手臂也忘了收回去,直到她面紅耳赤地用力推開他,他才回神道歉,並迅速地拿定了個主意,說:“熠彤,給要小姐安排個幹凈舒適的院落,以後她就是我的妾了,要好生對待,別委屈著她。”

熠彤先松壹口氣,轉而又把個心捏起來,搖首並擺手地說:“公子妳糊塗了,她舅舅跟咱們媒來媒往地互通了十幾遭,早就議定了要小姐做側妻。三公子還許諾廖小姐,說來年就把要小姐扶正。怎麽現在反又降格成妾了?”熠彤對著孟瑄猛打眼色,幾乎打到眼肌抽了筋,乖乖勒~~公子妳於其他事上都跟明鏡兒似的,怎麽就對要小姐的事上老犯糊塗?從前就是迷戀過了頭,現在就是她嫁過來,妳又背棄婚約了。真叫人懸著壹顆心哪。

孟瑄沈吟壹刻,向霍似玉誠摯道歉說:“對不住,娶側妻的事,得等我問過夢姑才行,她是正妻,我不能褫權。”

“那,納妾沒問題嗎?”霍似玉咨詢。

“這,我也不清霍。”孟瑄苦惱地做了個孩子氣的表情,讓她依稀又看到了上次分別時的少年孟瑄,但見他的眉尖鼓起又平復,最後說,“既然做了,就必定要負責任,姑娘妳若肯做瑄的妾,瑄必好生待妳;倘若不能,妳就在我的兄弟中挑壹個,瑄必傾力玉成妳的心願。”頓壹頓又補充道,“我的壹兄二弟,不日就要來揚州,他們個個才高八鬥、人品貴重,是我的數倍。妳現在心中暫時拿不準主意的話,等見了他們再說不遲。”

霍似玉面無表情地叮嚀他:“匕首和小像的事,再不可對第三人講起,不論妳曾經對熠迢說過什麽,等他再問時,妳只說上次是妳吃燒酒燒花眼睛,產生了壹些幻覺。”

熠彤垂頭應是,然後補充壹句:“咱們現在站的這座老宅,是舊時蓋園子的地基,當時從地底下起出壹尊女媧娘娘像來。借著她的慈悲,姑娘妳早晚能有出頭之日,因此,盼您事事以公子為重,畢竟萬物都循著壹個否極泰來的路子行進,只是需寧耐時日。”

“我省得了,去水謙居瞧瞧吧。”

壹時住畢水謙居,壹座比茗閣略小些的臨水樓榭,勝在清凈無塵,很貼合她的心境。而嫁妝與送嫁時嚇暈過去的蘇子,都被熙熙攘攘的送進了水謙居。她略作清點,心中驀然壹沈,所有箱籠只少了壹件,卻是她現在最想要的壹件,不是盛放金銀的,也不是擱著華美嫁衣的,而是壹個細藤蓋的老書箱。裏面的醫書倒都罷了,她如今關心的是另壹本前兩日隨手丟進裏面的書。

“還有個兩尺見方的編藤書箱,可見著了?”霍似玉問。大約是遇襲時著火的那壹個箱子,難道被丟在彼處了?

搬運的嬤嬤答道:“噢,那箱子倒是隨大車壹起送來了,不過已燒毀了大半,熠公子擔心姑娘見了傷心,就讓把書箱丟掉,改日再置辦了好的送來。”原話是說這位太小心眼,見了箱子壹準會惱。

“丟哪兒了?”

“焚化爐那邊,被擡去燒了。”嬤嬤答道。

霍似玉心裏有點兒惱意,就算東西壞了損了,全不經別人同意就擅自處置也太無禮了吧,這熠彤怎麽辦事的!匆匆提花嫁裙、擡銀繡鞋,飛速奔至那嬤嬤說的地方,撞上的人卻不是熠彤,而是從上回起就跟她不大友睦的熠迢。雙方是在沒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撞著,彼此的面容都有點僵硬,因霍似玉的身份降級了,熠迢也不跟她行禮了,略壹頷首就走開了。

连载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作者:穿书古代啊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