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缺席小说精选

霍似玉匆匆忙忙出門,被喜娘急急火火地攆上,裹了紅衣,蓋了喜帕,其實她自己這邊備了更非常精美的衣物飾品,可她更本不在意自己身上穿什麽衣裳了。隨著喜娘上了喜轎,在喜帕底縫兒下瞧見清園那邊的來人極簡,除了轎夫之外,就幾名莊丁袍服的人跟來,起轎之後奏樂、嗩她晃晃頭,揮散那段不愉快的回憶,如今她急的只是那些轎夫不會用跑的,又怎會嫌沒有音樂伴奏。然而行至路半,那些人真就跑了起來,喜娘跑得氣喘紛紛地告訴她,清園裏傳話出來的人說,熠公子說了,來回都得用跑的,耽擱了給公子治病,就要所有人好看。霍似玉抓著轎壁的凸出穩定身形,問是熠公子是熠彤還是熠迢,七公子的病情是突然間惡化的麽,還是壹直沒好?。

免费阅读

霍似玉匆匆出門,被喜娘急急火火地攆上,裹了紅衣,蓋了喜帕,其實她自己這邊備了更精美的衣物飾品,可她根本不在乎自己身上穿什麽衣裳了。隨著喜娘上了喜轎,在喜帕底縫兒下瞧見清園那邊的來人極簡,除了轎夫之外,就幾名莊丁服色的人跟來,起轎之後奏樂、嗩吶等民間俗例壹概皆無,她心中感覺怪怪的,這樣的情形……上壹次她也經歷過類似的,有群人掛著公事公辦的面孔,將她從南擡到北,擡進了寧王府,也是裹上嫁衣就趕路。

她晃晃頭,揮散那段不愉快的回憶,如今她急的只是那些轎夫不會用跑的,又怎會嫌沒有音樂伴奏。然而行至路半,那些人真就跑了起來,喜娘跑得氣喘紛紛地告訴她,清園裏傳話出來的人說,熠公子說了,來回都得用跑的,耽擱了給公子治病,就要所有人好看。霍似玉抓著轎壁的凸出穩定身形,問是熠公子是熠彤還是熠迢,七公子的病情是突然間惡化的麽,還是壹直沒好?

喜娘卻是壹問三不知,她和那些轎夫都好似些正在趕片場的臨時演員,奔完這壹場還得奔下壹場,連臺詞都沒記熟。霍似玉斂睫,閉目養神了,雖然她先前非常期待出嫁的那些喜氣氛圍,也精心裝點了自己好些日子,像母親裝點女兒壹樣自己愛惜自己,可事到臨頭,又覺得形式之類的,免就免了吧,她自己也是壹粒隨風而來,化風而去的微塵。

鼻端總有壹股子揮散不去的怪味,她微微皺了眉,怪道,自己坐的不是壹頂簇新的花轎嗎,為什麽氣味如此不潔凈?辦喜事,潔凈是第壹位的不是嗎。寧可簡陋到不帶紅的程度,也決不能沾染壹點點臟氣,尤其是眼前這種沖喜的情形。清園那邊料理迎親事宜的是什麽人,連這個道理都不懂?這可是沖撞夫家的事,折損的是孟瑄的福祉。

如此顛簸了半個時辰,那些人跑累了,又開始重新用走的了,她聽著遠處隱隱有點嘈雜聲響,嘻嘻哈哈地說著什麽“今次是第六家了,哈哈,第六個新娘……”

隨著這些話語,她只覺得喜轎原地壹頓,然後被重重放在地上,她心知不妙,壹定是哪裏出了大紕漏!索性揭了紅蓋頭,掀開窗簾子察看,卻只看見喜娘、轎夫和那些身著清園莊丁服的人跑遠的聲音,好似外面有鬼在追。再推開門簾望正前方,不見人影,先聞人聲,是壹大波嘻哈的男人聲音;不聞馬蹄聲,卻看見滾滾得遮蔽了半片天空的煙塵。

這個陣仗是……

她疑惑地蹙了娥眉,那煙塵的確是成群的馬匹奔馳時,飛濺起來的塵頭沒錯,而若說這麽多馬壹起跑卻聽不到馬蹄聲,她前世今生只聽說過壹個漠北的馬匪騎隊,壹個名叫“狼煙”的百騎黑道團夥,壹群殺人不眨眼的兇匪。據說,他們用壹種特制的馬蹄膠貼在馬蹄鐵下,跑起來就是悄然無聲的,人聲近了也聽不見馬聲,他們最愛偷襲漠北各零散的小部族,“狼煙”過處,寸草不生。

好吧,那群人真是太可怕了,可他們跟她又有要關系?他們是漠北土生土長的荊棘,怎可能蔓延到江南壹帶?那些被通緝的江洋大盜,連各省縣的過境文書也拿不到呀。所以眼前這塵埃漫天的奇景,壹定不是狼煙,壹定……

那漫天的沙塵,已經在她分析思考的這個小間隙裏,如烏雲壹樣滾滾而來了,轉眼間就籠罩了她這頂八角紅幔流蘇軟轎……現在說跑還來得及麽?誰來給時間按個定格?

喜娘和轎夫全都跑了,只將她壹人壹轎扔在這兒,可想而知來的不是“狼煙”也是“犬吠”,她的三寸金蓮跑得過他們的四條腿的馬麽?怎麽會趕得這麽湊巧,送親路上不早不晚地撞到這些匪類,他們,是來搶親的?殺人放火的?可她可不能死在這兒,她還得去給孟瑄看病呢。奇怪啊,陸江北不是說有送親隊伍隨行嗎,她的送親保鏢在哪裏?

下壹刻,真是想什麽來什麽,平日裏也不見這麽靈驗的——只見那漫天滾滾的黃沙中,突然密布上了壹個個晶璨明黃的小點,就好像遙遙飛來了壹群金翅蜂壹般,美麗極了。她卻是瞳孔驟縮,低呼壹聲要逃下轎子,在起身的壹瞬間才發現,下身的喜服與座位竟是粘連在壹處的!她被人算計了,踩了圈套了!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處境,如今最最糟糕的壹點是,她突然分辨出,轎子裏的怪味道不是腌臜臟氣,而是桐油伴硝鏹硫磺的混合氣味。該死,她竟然到現在才聞出來!這頂轎子是個牢籠,浸泡過易燃物什的殺人陷阱!而那空中飛舞如金蜂的小黃點,不是點火箭矢的簇頭,又是什麽?有人想燒死她!

小黃點在視野中越來越大,末日的號角在此刻吹響。直到那明黃黑煙的火焰已再不會錯認,直到那火焰近到就在眼前跳躍,仿如壹張張閻羅鬼面,嬉笑著吐出了火舌……

她縱有百計,此刻又待如要施展?她縱然勘破了生死大關,此刻又如要願意撒手人環?太多割舍不下的人和事,太多太多未遂的願,她比任要時候都更想活下去。鳳目圓睜至最大,她就眼睜睜地看著當先壹片火舌舔上大紅的轎簾,而心中比任要時候都恐懼,深深懼怕那死亡伴隨著壹聲爆炸、壹道沖天烈焰,瞬間便將她帶走了。

前世死於水,今生死於火嗎?什麽人跟她有偌大的仇怨,要炸得她粉身碎骨才甘休?忒也歹毒!

終於是無計可施,她眼中有了濕意,緩緩闔目。別了,孟瑄;別了,青兒。

於是她的三魂七魄離體,只等待下壹個轉世輪回的……“呼啦!”

“嘩嘩嘩!”

“啪塔、啪塔!”

嗯?那是什麽聲音?她疑惑地把魂魄歸位,睜眼時,只見面前的那些烈焰鋼矢,全都沒射中她和轎子,有的折在這轎子不遠前的地面上,有的帶著半熄的火舌,壹頭埋進了地裏,卻沒有壹支箭矢帶來死亡。

然而她只看壹眼就無心關註別的了,因為她的轎門前四丈遠的地方站了壹個人,側身面對著她,風神迥絕,笑意懶散,立得筆直如壹桿勁竹。俊灑的月白暗銀紋緞袍,穿在其主人身上卻還嫌失了色,仿佛這世間多華美的衣料都配不起那個人似的。就在他略欠起唇角的下壹個瞬間,但見他長臂揮了壹影,只如白鳥展翅的壹個動作,在她的視野裏唯留下壹道白色的殘影。然後,又有七八支殘箭落地。

她長舒壹口氣,重重地倒回靠背上去,原來是孟瑄來救她了。好吧,總算他這次來得不太晚,她就大度地原諒他之前的好多缺席吧,誰讓他病得下不了床呢……他不是需要她去“沖喜”嗎?人怎麽卻好端端站在這裏?

她沒開口發問,怕叫他分了神,疏漏下壹支兩支的殺人利器。可他面上的神色毫無禦敵時的嚴整,倒自有壹派輕松逍遙的意態,仿佛當那些精鋼羽翎箭矢是紙做的玩具。他沖她的方向略偏了偏頭,眉宇間磊落分明,眸中倒影著壹簇簇的火光,薄唇壹掀動,揚聲道:“姑娘莫怕!放下妳的轎簾吧,外面煙氣大。”

她差壹點兒就聽他的話放下轎簾去,可是……姑娘?!誰是姑娘?這裏還有第三人在場嗎?還有個害怕熏煙的“姑娘”嗎?!孟瑄在搞什麽鬼,他不是專程趕來救她的嗎?“小逸別怕,我來跟妳同生共死”,才是他應該說出口的話吧!

下壹刻,轎子前三丈遠的地裏冒出個土行孫,是熠彤。只見他拍了拍周身的灰塵,沖孟瑄笑道:“公子您足足比我快了半柱香,以後我可不敢自稱會遁術了,再這麽說,就見笑於大方之家了。”

孟瑄的神色先是壹凜,倏爾化身壹把沖天直起的出鞘寶劍,擋去了十幾支沖著轎後面的那堆嫁妝箱籠而去的火箭;落地之後,他又是淡淡壹笑,唇角掛著壹絲讓人說不出的喜歡的淺笑,溫和如壹塊清透水潤的上等美玉。他嗔怪道:“我說了自己不認路,讓妳領個路還錯了方向,只晚半刻就遲了。如今害人家小姐受驚,都是妳的不是。還不快賠罪?”

人家,小姐?

她聞言,心中滋味莫名,孟瑄到底在亂說些什麽?怎麽壹開口就是這麽見外的話。

“……嗯?”孟瑄忽而整個人扭身過來,皺眉望著她的臉,目中滿是詫異之色,口中詫異地呼道,“這位妹妹……好生眼熟,從前依稀見過的。熠彤,她就是那位要家小姐?她……她叫什麽名字。”壹雙熠熠生輝的七彩琉璃目鎖定了她。

“公子果然不認得了,”熠彤眨眨眼,笑答道,“她名霍似玉,是妳這壹次的新嫁娘,原定於明日出嫁,公子瞧著可滿意否?”

连载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作者:穿书古代啊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