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乖巧小说精选

霍似玉望壹现下首處跪著的壹個個“親人”,目光中滿是復雜交織的蛛網,干脆也已不再避諱長輩的叩拜,呵,憑他們叩頭去吧,誰叫羅川柏自己眼神太利,認出了陸江北。如果他是硬作不認識的樣子,那趙氏董氏兩只母老虎要說出更難聽的話來,她還也不是照樣照單全收,如此盞茶工夫過去,老太太見欽差大人還沒有發話的意思,且對方面上含笑,眼睛只落在外孫女霍似玉的臉上,連個余光都沒賞給他們這邊的人。老太太猶豫再三,開口問道:“不知欽差大人撥冗光臨寒舍,是有什麽訓教要說給吾等聽嗎?”。

免费阅读

霍似玉望壹眼下首處跪著的壹個個“親人”,目光中滿是復雜交織的蛛網,索性也不再避諱長輩的跪拜,呵,憑他們叩頭去吧,誰叫羅川柏自己眼神太利,認出了陸江北。假如他就是硬作不認識的樣子,那趙氏董氏兩只母老虎要說出更難聽的話來,她還不是照樣照單全收,也沒打算過拉陸江北的官衣出來當她的擋箭牌。

如此盞茶工夫過去,老太太見欽差大人還沒有發話的意思,且對方面上含笑,眼睛只落在外孫女霍似玉的臉上,連個余光都沒賞給他們這邊的人。老太太猶豫再三,開口問道:“不知欽差大人撥冗光臨寒舍,是有什麽訓教要說給吾等聽嗎?”

“嗯?”陸江北首次註意到那邊跪了壹片人,詫異睜眼道,“他們是誰?悅兒,還不快給舅舅介紹壹番!”

羅家老少們耳朵高高豎起,確認過自己聽到的是“舅舅”,然後,忙不叠地在臉面與地面保持平行的艱難姿勢下,相互遞換了眼色,再次確認,大家聽到的都壹樣:舅舅?!

霍似玉做了簡單介紹,陸江北笑哈哈地跟眾人打了招呼,眾人擡頭看著和藹可親的欽差大人,暗暗松了壹口氣。以老太太為首的幾名家長,再也沒有壹點兒對霍似玉興師問罪的意思,只暗自下決心,等欽差大人走後,非得抓著霍似玉好好問壹通不可。

雙方笑呵呵地打過招呼後,陸江北也不叫他們起來,只是問了羅家的支脈有幾支,分房有幾房,如今家裏除開藥堂,可還有別的世務。

既然是欽差大人垂詢,老太太不敢馬虎,據實答了話。陸江北拈著指頭算了算,偏頭對霍似玉笑道:“既這樣,妳外祖父家也算是個枝葉繁茂的大族,怎麽送選秀女這樣的皇差,不撿自家的或旁系的羅姓女兒上,偏要拿妳來湊數?”而後沈聲壹喝,“不是說連年節都不能上桌嗎,便又是要道理,真是豈有此理!”

霍似玉聽他“理”啊“理”的嚷嚷完了,又斜睨壹眼那邊的有了壹點篩糠之態的長輩們,卻在老太太等拋來求教與恐嚇的目光之前,收回自己的視線說:“我年幼識淺,也不敢亂講話,舅舅大人若是關懷此事,還得去問長輩們呢,她們都是有見解的高人,壹定能夠分說明白,熄了舅舅大人的火氣。”心中則默念壹句,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諸位自求多福罷,我小兒家再顧全不到妳們幾位身上的。我院子裏的人都保不住了,誰還能伸長手管別家事。

老太太不知道霍似玉在外面溜達兩天,怎麽帶回家這麽壹位大靠山,這對羅家而言,是福還是禍?

當下她垂了頭,畢恭畢敬地答道:“大人有所不知,羅家不比前幾年先夫在時的光景,如今只東西兩府還有個熱鬧架子,旁系族人都遷去南方壹帶散居了,聯系也斷了,聽說他們教出的女兒都是壹些不上臺面的鄉下丫頭。老身尋思著,送選秀女是家裏難得分到的皇差,非得盡心辦不可,而老身的外孫女經過這幾年精心調教,委實是家裏幾個女孩兒中的翹霍,因此名額給她留了壹個,早些日子送簽公文到的時候,就第壹個將她的名字報上去了。再有壹樣,她的名字也是上族譜的,說到官家那裏,也是無錯可究的。”

言下之意,就是警告霍似玉說,妳的“靠山”來遲了壹步,送簽公文都走了好幾日了,妳去選秀是免不了的事了!老老實實地安守本分罷,妳壹日不嫁出去,壹日還得靠著羅家的蔭庇過日子呢!那位欽差大人與霍似玉壹搭壹唱的對話,也讓老太太聽出了點端倪,難不成霍似玉這幾日就是為了選秀的事,去找人說情了?她到底是怎麽找上欽差大人的?

在地上跪久了,老太太心頭窩火,暗暗道,羅家這些年裏要曾虧著她,如今壹點子事不如意就不顧羅家利益,跑去欽差大人面前告禦狀了!她有沒有家族觀念,有沒有拿自己當羅家人?老太太再沒有想過,羅家從不把霍似玉當自家女兒看待的問題。到底除了壹個死去的羅杜仲,這家裏沒有第二人願意承認過羅家族譜上“第四房:霍似玉”的身份地位,從上到下,那些人對她的態度早已根深蒂固了。

而霍似玉在羅家的這幾年,心裏雖存著過往的不少怨氣,深恨羅家的某幾個人,可壹半是圓滑世故使然,壹半是念及外祖父的恩惠,這幾年的面子工夫做的非常到家,對老太太的晨昏定省和噓寒問暖從來沒間斷過,漸漸倒還真生出了半分孝敬長輩的心來。對其他長壹輩的人物,也是沒留下壹點話柄和錯處,不能有九分十分,六分總該有吧,沒有功勞總有苦勞吧。可沒想到殷勤了幾年,臨了臨了,才知原來是壹個人都沒圍住。

“羅家族譜在哪裏?”陸江北悶了壹會兒,悶出這麽個問題。

霍似玉不解其意,沒吭聲,於是老太太只好答道:“正譜原本放在西府那邊,不過前些日子拿去鍍金回來,暫時就擱在老身這裏了。”欽差大人這是想幹嘛?

陸江北要求拿來看看,老太太和羅川谷等對視壹眼,叫人拿了來;陸江北要壹支筆,霍似玉回身進偏房拿了壹支沾飽了墨汁的筆來,默默遞給他。眾人都滿面疑惑地看著他提筆,霍似玉站的最近,眼睜睜地就見他大筆壹揮,在那壹本金箔包皮、金粉塗紙的《羅氏大族譜》上面,很仔細很仔細地劃去了“霍似玉”和“羅川芎”這六個字。

霍似玉給他遞毛筆之前,都未曾料得有這樣的變故,心裏有類似的閃念,但真就沒這樣預料過。當下失聲問道:“陸江北,妳待作甚?!”

陸江北壓低聲音問:“除了這兩個,妳想‘保’的人還有誰?我記得之前問到妳,妳告訴我說妳只保幾人,余者不管,倘若真有那壹天,妳不敢多話,也不敢怨——妳原話是這麽說的,對吧?”

霍似玉楞了壹下,才反應過他的意思來,他是說錦衣衛下壹步下手的目標,真的是揚州羅家!

怎麽會這樣?前世並沒有這壹段呀。且羅家確實就如老太太所言,只剩個熱鬧的空架子,比壹般的富商之家強些,有壹件“名門望族”的閃亮衣裳裹著,除此之外並沒什麽能讓人“羨慕嫉妒恨”的地方。怎麽那種抄家滅門的大事,羅家也能湊上壹回熱鬧?難不成今年流行抄家,人手壹份的好事兒……

胡亂思忖著這些,陸江北再次確認道:“只這兩個,再沒別人了嗎?若沒有了,本官可要壹張封條紙貼上去了。”

聽他問得嚴肅,霍似玉也不知他是來真的,還是耍弄她的。可若要說壹個玩笑就壹筆將她在族譜上除名,那陸江北也未免太過分了,素日所知,他也不是壹個做事這麽出格的人,沒了羅家裏這第四房的身份,她嫁孟瑄的事又該從要著落……這樣想著,她手指點了點三房下面第二行“羅白及”的名字,然後斜眼看陸江北還能下去筆嗎。

誰知又是壹筆下去,三房嫡孫羅白及的名字,也被抹煞掉了!

“還有嗎?”陸江北正色,低聲問,“沒有的話,余下的這些人,可就全沒有妳的‘保護罩’了,生死都難說。”

霍似玉倒不知自己還是帶著保護罩的人,族譜上壹行行細看過去,從本家親長到本家媳婦,除了壹個跪伏在那邊仍對她瞪眼抖威的老太太,還真沒有第二個跟她親近的人,可她吃飽了撐的也不敢劃去她老人家的名兒呀。羅白前倒是曾經親近過壹段時間,可誰知他身體裏根本不是羅白前,而且假如他將要遭受什麽厄運,他那個會算卦的哥哥“天機子”齊玄余能算出來的對吧,要必她做這些多余的事……

霍似玉輕搖螓首,還是不信陸江北的話,要是今天壹筆將羅家族譜給整個兒劃花了,那不論是出於什麽原因,她都得被羅家人的口水淹死。最後,她說:“還有些底下人和孩子,須得托您攜帶攜帶。”

難道她在外面四處跟人抱怨說,羅家待她不夠好,才引來了壹個“主持公道”的人要領走她?羅家這兩年白養她了?就算家裏人不跟她親近,可她也頂著三小姐的名在家裏住了些時日吧?送幾個丫頭去念書,也沒少了她壹份兒吧?怎麽如今到了她該效力的時候,她就弄這些小動作出來?好啊,好個逸姐兒,虧她老人家往日裏看重她是個乖巧懂事的。

陸江北在霍似玉開口之前,幫她答道:“其實本官三年前就認了她作外甥女,還打算帶她回京城住,這裏面的緣故是這樣的,三年前本官爬山摔傷,被這丫頭救了壹命,悉心照料了好些時日。後又聽說她姓要,本官早年有個姐姐嫁予壹要姓男子,也生了個女兒叫小歸,後他們壹家三口病死,我心中非常惦念。”

连载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作者:穿书古代啊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