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上街小说精选

公子出一走,玉紫又清净了。她在院落里转了一圈,越转心里越急。宫的事迫在眉睫,她肯定要在短期内把他弄出才好。弄出并不难,难的是,弄出后,他吃什么住什么呢?转着转着,玉紫双眼一亮。她哗地后转身,朝着灶房走去。她所去的这个灶房,是主要负责给府中的普她在院落里转了一圈,越转心里越急。宫的事迫在眉睫,她一定要在短期内把他弄出来才好。弄出来不难,难的是,弄出来后,他吃什么住什么呢?。

免费阅读

公子出一走,玉紫又清静了。

她在院落里转了一圈,越转心里越急。宫的事迫在眉睫,她一定要在短期内把他弄出来才好。弄出来不难,难的是,弄出来后,他吃什么住什么呢?

转着转着,玉紫双眼一亮。

她哗地转身,朝着灶房走去。她所去的这个灶房,是负责给府中的普通人提供食物的,至于公子出,他有一间单独的灶房,也有单独的疱厨负责此事。如他这样的贵族,还遵照周礼,一天三顿到四顿。

周礼繁复,连每个阶层吃饭的餐数都有硬性规定。越是高级的贵族,吃饭的顿数便越多,而普通的庶民和士,都只有一天两顿的权利。

现在正是准备晚餐的时间,灶房里人很多,炊烟袅袅升起,人声鼎沸。

当玉紫走到坪中时,有几人看到了玉紫。他们同时低头,恭敬地唤道:“见过玉姬!”

“玉姬?”

在厨房中忙活的主事疱丁苦笑了一下,难不成,玉姬又要到这里来煮浆了?

现在,玉紫是公子出身边的红人,他们不敢怠慢。那疱丁连忙走出来,朝着玉紫深深一礼,朗声道:“见过玉姬。”

这疱厨里的人,要么是奴隶,要么是奴隶转为庶民的嬖人,玉紫这个正当红的姬妾,身份比他们要高,可以说,她对他们,有生杀予夺的权利,因此这些人行礼时,都低着头,脸孔微微外侧,不敢让自己的鼻子对着玉紫的方向,生恐他们呼出的气息,弄脏了玉紫走过的地面。这,也是周礼中规定的。到了现在,遵守的人已经不多,不过公子出是传统的贵族,他的臣下,也就不敢轻忽。

玉紫慢步来到那主厨的疱丁面前,问道:“我留下的大豆和稻米,可还在?”

“禀玉姬,在。”

“善。”玉紫双眼一亮,大喜。她嘻嘻一笑,二话不说便转过身回去。

直到她走了,疱厨中众人才抬起头来。那疱丁摇了摇头,暗暗想道:这个玉姬还是和以前一样,平易近人,浑不似一个贵族。

玉紫搓着手,高高兴兴地回到房中,换了一身普通的麻布深衣,把头发盘成一个少年的发式,再把脸弄脏一点后,她便向府门走去。

当她来到侧门时,那个嬖人管事追上了她。他朝着玉紫深深一揖,低头问道:“姬欲往何处?”

玉紫回过头来,笑道:“公子已允我行商人事。”

嬖人管事嗖地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对上他一脸的不信,玉紫也不解释,她双手一拍,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府门。嬖人管事苦着脸想了想,挥手召来随身的壮汉,令他上前保护玉紫。

临淄城,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玉紫一入正街,便被人流挤得向道边退去。

才走了几步,玉紫便脚步放慢了。

她突然发现,城中的剑客,似乎增多了不少。一个个穿着式样不同,颇有各国风味的深衣,手持长剑的凶戾汉子,正大摇大摆地行走在街道中。当他们走到街道两旁的店铺旁时,店主人都是低着头,双手捧上食物商品奉上。当然,如果店铺是贩卖珍宝,油漆等贵重物品的,那店主人一般是来历不凡,这些剑客,也不敢上门。

走走停停中,玉紫看到道旁,摆放了不少人高的大石头,每一块石头上,都刻着几个简单的齐国字,或画着三副寥寥几笔的图画。

而剑客们最为集中的地方,便是这些石头前面。

玉紫有点好奇了,她站得远远的,掂起脚尖,伸头朝着一块石头瞅去。

石头上写了几个字,“王募勇士!”

原来是齐王招募勇士啊。

玉紫不以为然,挤过人群,向着她前次贩浆的店铺走去。

这条小街中,玉紫曾经的左邻右舍还在,不过这一次,所有的店铺外,都挂了一副旗帜,旗帜上写着“盐”,“丹砂”“腌菜”等字样。齐国邻海,向来是产盐大国。自管仲以来,齐国便对盐业大肆管制,对运往诸国的盐,都加以重税,并限制数量。

自古以来,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当诸国的百姓发现齐盐很难带出境时,他们便想到了一个法子,那就是腌菜。把菜肴,鱼肉,用大量的盐腌制好带出齐国。到得煮菜时,百姓们只需把腌菜拿几根扔到锅里,便等于放了盐。

于是,腌菜也成了这个时代的流行商品。

虽然有玉紫带了头,可这些左邻右舍们,还是羞于呐喊招客。他们一个个站在石台前,安静的目盯盯地看着来往的客流。

没有人认出玉紫来,她走到曾经租赁过的店铺前。这里,一个大大的浆字,正龙飞凤舞地绘在染成紫色的旗帜上。石台前,一个四十几岁的瘦小汉子,一手举着葫芦,一手举瓢,眼巴巴地瞅着每一个靠近的路人。

石台前,人流稀少,看来,这个汉子的生意不怎么样啊。

跟这汉子一比,玉紫颇有点得意。可这得意之心刚刚浮出,玉紫便是一阵苦笑:我好在也是一个穿越客,不能这么没有出息啊。

看到玉紫走近,这个汉子连忙抬眼看向她,见她目光明澈,脚步从容,那汉子连忙低头,手忙脚乱的把手中的东西放下,叉手问道:“童子前来,可是买浆?”

童子,是时人对贵族家未成年男性的尊称。小儿也是时人对未成年男性的称呼,不过小儿这词,相比于童子来,却是一种很随意的称呼,语气不善时,它是贱称。小儿这称呼通用于所有阶层的少年。

玉紫摇了摇头,她看向汉子,问道:“你生意似是不好啊。敢问你这店面,多久便租赁到期?”

玉紫这话一出,便充分显示了她并不是权贵家的童子。当下,那汉子双眼一瞪,顺手拿起石台上的瓢朝着玉紫挥了几挥,喝道:“且去且去!有一小儿于此处卖浆两日,便赚得刀币数百。此处乃卖浆的宝地,我已租了一年有余。”

在汉子的连连驱赶中,玉紫先是一怔,继而大是高兴:想不到我卖浆两日,还成就了一个传说!

她嘴一咧,压着嗓子哈哈一笑。

%%

PK分2188加更章节奉上。今晚大伙不要等了,头有点痛,只有这两更了。

完本

玉氏春秋

作者:林家成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