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硕鼠小说精选

PK分1788加更章节奉上。

免费阅读

PK分1788加更章节奉上。

##

玉紫紧跟在公子出身后,大步向广场走去。

明亮的月光中,公子出俊逸高贵的面容,散发着静穆的光芒。他的嘴角,依然挂着那嘲讽似的笑容,墨眼沉静如海。

感激地看着他,玉紫发现,自己的心坎,有股暖流一转而过。

喧嚣声越来越响了。

灯火通明中,停满了无数马车的广场,出现在玉紫的眼前。这个时候,广场繁华无比,各位贵族挤来挤去,马嘶声,车轮滚动声不绝于耳。

公子出的马车,停在最显要的位置上。一共四辆马车,青色的漆在月光下,散发着低调的光芒。

看到公子出已走到了马车旁,玉紫加快了脚步。

就在这时,她眼角一瞟,瞟到了对面几辆马车旁,一个瘦小的身影。

那,那是宫!

玉紫大喜。她脚步急急一刹,迫不及待地向宫看去。

宫正躬着腰,默不吭声地呆在角落中,听着公子子堤愤怒的咆哮声。

此时的公子子堤,美丽的脸透着一股青紫色,他额头青筋暴露,双眼冒火,正在对着围在身周的食客们,低低的嘶吼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玉紫向前冲去的脚步便是一刹。

她回过头来看向公子出。

公子出已跨上马车。玉紫脚步加快,来到他的身后,期期诶诶地说道:“公子,那瘦小者,是我父,我父,在公子子堤府中为食客。。。。。。”

她只说到这里。

公子出漫不经心地回过头来,墨眼中,眸光奇异地盯着她。这种眼神,让玉紫有点心慌。

他静静地朝她上下打量了一眼的,懒洋洋的,嘲讽地说道:“玉姬,你只是一姬侍!”

这语气中,带着无比直白的嘲讽。

玉紫愕愕地看着他,慢慢地低下头来。她知道了,他拥着自己拒绝十五公主,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挡箭牌!他不愿意把自己交还给齐太子,也是另有打算。

他的态度很鲜明了,他在警告她,不要把自己想得太重要,太了不起。

玉紫按往向下沉坠的心,慢慢凉却的心,苦涩地想道:是啊,当初自己求附时,公子出是很不情愿的。而且,他的身边,真正收留的姬妾,只有自己,连韩公主及那些韩国美人,都是被强行塞上的。公子出这样做,绝不是因为他不喜欢美色。肯定是因为有什么顾虑在。

她现在的表现,真是一个不合格的雇员啊。老板不过是借她演了一场戏,她怎么能自作多情,以为老板真是把她当成心腹了,真是把她当成平等的好友了?

想到这里,玉紫已是冷静非常。

她朝着公子出盈盈一福,微笑着抬头,目光明亮,声音清脆地回道:“是妾糊涂!妾与家父久不相见,陡然重逢,难免情不自禁。妾糊涂了,公子勿怪。”

这时的玉紫,笑容坦荡,声音清脆,眼神中毫无阴霾,竟仿佛一瞬间,她便已想了个明明白白,再无包袱。

这一下,轮到公子出眉头微皱,怔怔地盯着她了。

他盯着她,盯着表情确实坦然,真是没有一点不满的玉紫,半晌都没有移开眼。

过了好一会,他才淡淡地喝道:“启驾。”

“诺。”

公子出的马车率先驶动,玉紫连忙退后,来到最后一辆马车中坐下。这辆马车,装满了公子出出行所需要的塌几皮裘美酒等物,玉紫一个人坐在其中,并不显宽阔。

她虽是公子出的姬侍,但是,没有主人的吩咐,她是没有资格与他同坐一车的。

马车一驶动,玉紫便悄悄地掀开车帘,看向站在角落里,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宫。父亲依附在公子子堤门下,是以食客身份,而不是以剑客身份。只要他不强出头,想来,安全上是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玉紫吐出一口浊气来。

她低下头,情不自禁地抚上袖袋中的金子。

二两重的金子,很轻,握在掌心一点也不沉。明暗不定的马车中,它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这光芒,在一瞬间,令得玉紫的心越来越暖,越来越暖。

她舒服地闭上双眼,暗暗想道:现在,我终于有本金了。只是,要怎么做,公子出才会允许我行商呢?不行,我还得找到机会与父亲见上一面,问问他的想法,看能不能由他替我出面行商。就以这碇金做本钱,卖浆也可以发财啊。

这时,玉紫的前后左右,都是从齐宫回返的马车,车轮滚动声中,不时传来一声声悦耳的歌声。这些歌声中,有男有女,它们有的欢快,有的忧愁,有的舒缓,有的只是胡乱唱上两句。

听着这些杂乱的哼唱声,玉紫大感兴趣。她一边抚摸着掌心的金子,一边跟着轻哼起来,胡乱地跟着哼了几首后,她哼唱的内容,渐渐变了,变成了她自己改编的诗经名作《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金!三月贯女,莫我肯顾。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金!三月贯女,莫我肯德。

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金!三月贯女,莫我肯劳。

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大田鼠呀大田鼠,不许吃我的黄金!多月辛勤伺候你,你却对我不照顾。

发誓定要摆脱你,去那乐土有幸福。那乐土啊那乐土,才是我的好去处!

大田鼠呀大田鼠,不许吃我的黄金!多月辛勤伺候你,你却对我不优待。发誓定要摆脱你,

去那乐国有仁爱。那乐国啊那乐国,才是我的好所在!

大田鼠呀大田鼠,不许吃我的黄金!多月辛勤伺候你,你却对我不慰劳!

发誓定要摆脱你,去那乐郊有欢笑。那乐郊啊那乐郊,谁还悲叹长呼号!”

不得不说,玉紫的这个身体,有着一副极好的嗓子。

这一首硕鼠,她唱着唱着,便把里面的稻黍之类,全部改成了黄金。

玉紫改编得到很高兴,唱得也很欢。她的语调很轻,欢快中带着调侃。没办法,玉紫高兴啊,她现在手头有钱了。

唱得高兴的玉紫,在唱到第三遍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四周,只有自己一个歌声了。

她一惊,歌声戛然而止。一阵低笑声传来,笑声中,有人在叫道:“兀那姬,怎地不唱了?”“姬唱得有趣,再来再来。”

这时,她的马车外,一个剑客压低的声音混杂其中,“玉姬。”

“。。。。。。在。”她的声音,突然有点颤了。

“公子问,你歌中那个,吃下你的黄金,不肯照顾慰劳你的硕鼠,指的是何人?”

啊啊啊?

玉紫大惊,她苦着脸,急急地解释道:“妾,妾纯是信口唱出,信手改的词。”这个时候,她真是恨自己啊,好端端地,唱什么歌啊?唱歌也就罢了,好端端地改什么词啊?别说,这一改,还真的像是在讽刺公子出呢。

玉紫的脸上,都要滴出苦水来了。她痛苦的,依依不舍地盯着那碇黄金,想道:金子啊金子,我这是最后一次看你,摸你啊,马上,你就要回到那只大老鼠的嘴里了啊。

玉紫没有发现,直到现在,她还在把公子出当成那只硕鼠。可见一个人的下意识行为,代表的是她最真实的想法啊。

她的城府,还是不够深啊。

完本

玉氏春秋

作者:林家成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