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再煮浆小说精选

粉红票788的更现在的奉上。昨天仅有两更了,欠下的更新,明日尽早补上。

免费阅读

粉红票788的更现在奉上。今天只有两更了,欠下的更新,明天尽快补上。

##

玉紫再次醒来,天色已亮。

她连忙起身,在院落中找了一圈,才找到水井的所在。

洗漱后,略略把头发梳理了一下,玉紫便急急赶回。

她刚刚来到寝殿外,一袭外袍,神采飞扬的公子出,正在众贤士地筹拥下走了出来。

看到他,玉紫连忙低下头来,盈盈一福。

公子出经过她身前时,衣摆一晃,停了下来。

他朝着玉紫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后,突然问道:“姬,处子乎?”

啊?

玉紫一僵,张着小嘴,瞪大双眼看着他。

公子出嘴角再次一扬,他又朝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再次问道:“姬,有夏姬之色乎?”

夏姬这个女人,玉紫是知道的,她是春秋战国史上的绝代佳人。

当下,她摇了摇头,回道:“无。”怪了,他突然问这个干嘛?

在玉紫眨巴的,不解的眼神中,公子出双眼微阴,慢条斯理地说道:“姬既非处子,亦非绝色,怎地彻夜辗转,张张惶惶?”

“轰”

玉紫小脸涨得通红!他,他知道了?不对,他这话,怎么这般刺耳?

玉紫的表现,显然取悦了公子出,他哈哈一笑,长袖一甩,扬长而去。

他走得了老远,那可恶的笑声,还在不断传来。

公子出出府了。

整个府第,突然安静起来。

玉紫百无聊赖地在花园中转来转去,这个府第中人不多,除了一些公子出带来的臣下外,便是齐王送给他的奴隶婢仆。现在,那些臣下都随着公子出出府了,留在府中的,都是一些讷讷半天,都挤不出一句话来的奴隶。

让玉紫没有想到的是,公子出这一出去,便是好几天。

玉紫变得很闲了,整个府中,没有人敢管她,同时,也不知公子出是怎么交待的,居然也没有人服侍她。

每天到了吃饭时,都是玉紫自己跑到厨房,找庖丁要了些肉食和粟米饭。

她毕竟是公子出带回的姬妾,身份摆在那里,因此,她的要求都得到了满足。

到了晚上,她便是四肢一摊,往床塌上一躺,一个人守着深幽的寝殿,直到天明。

这时的她,竟似成了无主幽魂。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了。

玉紫有点心慌了。

她知道,公子出并不愿意收纳她的,而且,这人生太过无常,说不定公子出一回来,又把自己送人了。

想来想去,玉紫是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她伸手入怀,在衣袖中掏了掏,那里面,有她从商队蛮君那里赚到的一百刀币。这样坐着混饭吃,混得一天混不了一世,要不,还是想法子赚点钱去?赚到了钱的话,也好跑路啊。

又过了两天,玉紫终于打听到,公子出和齐太子,远去坻城迎接韩国来的公子了,约还要半个月才会回府。

于是,这一天下午,五十岁,生着一张包子脸的嬖人管事,苦着一张脸看着那个大摇大摆走向门口的少年。

一直跟着他的副手也伸出头去,他朝门口那少年瞅了瞅,好奇地问道:“此何人也?”

嬖人管事的脸更苦了。

他呆呆傻傻地瞪着那少年的背影,半天才无力地回道:“他是玉姬。”

“噫?”

那汉子大吃一惊,他错愕地问道:“玉,玉姬?”汉子急了,结结巴巴地说道:“姬为妇人,怎地易成丈夫而行?”

嬖人管事的脸简直皱成了一团苦瓜,他喃喃说道:“姬不但易成少年,还拿走了公子的一个剑鞘。”剑,是代表贵族身份的礼器,玉姬把剑鞘摸了一个去,难不成,她不但假扮丈夫,还想假扮贵族?

那汉子惊呆了,他愕愕半晌,半天都不知说什么好。

终于,半个时辰后,一辆牛车拉着玉姬,从侧门驶了进来。

嬖人管事连忙小跑了过去,他看着驭夫从牛车上拉下一袋大豆,又拿下半袋稻米。然后,他看着玉姬从牛车上一跳而下,双手一拍,朝着那驭夫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两块木片来。

这木片,本是一个圆形木块,却被利器一分为二。那木块上写了几个字,仔细一看,上面写的正是,“豆,两袋,稻,袋半。”

两片木块上,都是一模一样的几个字。

玉紫把左边那半块木片递给驭夫,道:“三日后此时,凭此契见我。”

那驭夫慎重地接过木片,小心地收到怀中,道:“诺。”

“玉,玉姬。”

那驭夫一走,管事便急急上前,他看了一眼摊在地上的二个麻布袋,又盯着玉紫手中的半片木块,吃吃地问道:“姬,姬一妇人,怎地有此契据?”玉紫手中的这木块,叫契,在春秋,这是时人借债索债的证物,便如后世的借条。一般是索债人手持左边的契,在规定时日来索取财物,交易圆满后,两契合一,烧毁。

玉紫抬眼看向管事,她把木契收入袖袋中,负着手,淡淡地说道:“这你就不必问了。”说到这里,她向管事身后的汉子叫道:“呶,把这二个袋子运到厨房去。”

“然,然,然。”

东西很快便堆到了厨房中。

还没有到晚餐时,厨房中空荡荡的,并无一人。

挥退汉子,玉紫倒出半袋大豆,把它们泡在一个空的木桶中,然后在桶中浸满水,再在桶外面盖上盖。做完这一切后,疱丁已络绎入内了。

这些奴隶出身的疱丁们,一看到扮成少年的玉姬站在厨房中,顿时一僵,手足无措起来。

玉紫瞟了他们一眼,朝着那泡了大豆的木桶和剩下来的两个麻布袋一指,说道:“此间之物,不可动。违者重处!”

“诺。”“绝计不敢。”

“善。”玉紫大摇大摆地点了点头,踱出了厨房门。

这一晚,她睡得很香。

第二天,玉紫起了个大早,当她来到厨房时,疱丁们还没有来。

玉紫把桶里泡得鼓胀的大豆拿出,就着厨房外面的水井旁的石磨,推起磨来。

随着磨盘转动,乳白色的豆浆汩汩流入了下面洗净的石管中,再顺着管道,流向了早就备好的空桶中。

把豆浆磨好后,玉紫来到厨房,在煮饭的鼎中放满水,把洗净的大米放在里面。大米一煮开,她便加入豆浆继续烧煮。

不一会,一阵浓郁的清香传来。

玉紫正在煮的,是浆,这浆她是做过的,味道也得到了时人地肯定。

这半年来,她想来想去,只有这浆,时人最容易接受,而且成本低兼,完全可以一试。

完本

玉氏春秋

作者:林家成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