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进入临淄小说精选

公子子堤正吹箫。夕阳下,铺了厚缎,摆满塌几的草地上,他席地而坐,英俊的脸垂着着,那缕长发散披在颊边,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嘴唇微嘟,无比认真地的同时,带着一股孩子气。望着这样的公子子堤,玉紫第一次意识到,他但是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郎,还也没成年,也没夕阳下,铺了厚缎,摆满塌几的草地上,他席地而坐,俊美的脸低垂着,一缕长发披散在颊边,长长的睫毛扑闪,嘴唇微嘟,无比认真的同时,带着一股孩子气。。

免费阅读

公子子堤正在抚琴。

夕阳下,铺了厚缎,摆满塌几的草地上,他席地而坐,俊美的脸低垂着,一缕长发披散在颊边,长长的睫毛扑闪,嘴唇微嘟,无比认真的同时,带着一股孩子气。

看着这样的公子子堤,玉紫第一次意识到,他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郎,还没有成年,没有行冠礼呢。

突然间,玉紫信心大增:我两世为人,用得着怕这么一个少年郎吗?

于是,她的心情放松了,快步来到公子子堤身后。这时刻,侍侯公子子堤的侍婢们都在做饭,煮酒,没有人为他红袖添香。当然,玉紫也不会有这个兴趣。

玉紫想了想,从旁边移过一个塌几,老老实实地跪坐在公子子堤的身后,瞪着地上一丛丛杂草,以及在杂草中忙碌的蚂蚁发起呆来。

“此曲如何?”

清如流泉的声音突然在玉紫耳边响起。

玉紫一惊,连忙抬起头来。只是一个转眼,诸如“此曲只应天上有”这样的赞美之句,便涌出她的脑海。

玉紫嘴一张,准备滔滔不绝地表现一番。。。。。。

就在这时,公子子堤笑了笑,摇了摇头,喃喃说道:“不过是落魄之人失意而奏,这等乐音,不详之极,又有什么值得赞赏的呢?”

他长叹一声,令得玉紫把话哑在咽中后,意兴索然地把琴朝前面一推,身子向后一仰,对着西边的满天霞光,怔怔地发起呆来。

这时的他,脸上笑容渐渐消失,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落寞和忧伤。

他直是出神了良久,才转过头来。一见到坐在他身后的玉紫,公子子堤略怔了怔,他眨了眨眼,才想起玉紫现在是玉姬了。

瞟了她一眼,公子子堤低声问道:“玉姬?”

“然。”

“流落异乡滋味如何?”

玉紫呆住了。她痴痴地望着夕阳西下的地方,好半天才喃喃说道:“形只影单,状如孤雁,不知该往哪里去。”

公子子堤沉默良久。

好一会,他低低地叹息一声。

转过头,他又开始抚起琴来。这一次,他的琴音更悲了。

不过,玉紫对这琴棋书画之类,是一概不通,她听来听去,只是觉得公子子堤弹的琴还中听,至少不让她打瞌睡。当然,至于这提神的是琴声,还是美人,就有点分不清了。

汨汨的琴声中,公子子堤低低地说道:“天下诸妇中,鲁女最多才。”顿了顿,他又续道:“玉姬,为我奏上一曲吧。”

叫她弹琴?

玉紫的脸有点白了,她笑了笑,发现咽喉有点干。直到公子子堤回头盯向她,她才低下头,喃喃说道:“自离开家国后,妾便发誓不再碰琴瑟了。”

公子子堤盯着她,皱眉说道:“纵使是贵女出身,不碰丝竹,怎能取悦丈夫?”

丢出这句话后,公子子堤淡淡地喝道:“退下!”

“诺!”

相比公子子堤的不悦,玉紫的这个回答太过干脆利落,简直是有点高兴。

公子子堤抬起头来,狐疑地盯着她,在玉紫退出五步远后,他又问道:“玉姬有何才艺?”

玉紫脚步一顿。她抬起眼睫毛,朝公子子堤悄悄地瞟了一眼,低声说道:“妾,识字,能算帐。”

公子子堤摇了摇头,道:“此是食客之事,你身为妇人,可有取悦丈夫之术?”这是他第二次提到让玉紫‘取悦丈夫’了,玉紫直是听得胆战心惊,她摇着头,羞愧地说道:“妾无长处。”

。。。。。。“退下吧。”

“诺。”

一直退出了四五十步,玉紫的心,还在砰砰地一通乱跳。公子子堤,可是话中有话啊,他那语气,分明像是一个招聘人才的上司。难不成,他想把自己做礼物送给某个人?

玉紫越想越是心惊。

不知不觉中,她已来到了队列中,远远地便可以听到宫的笑声。玉紫抬起头,看向笑得皱纹都开了的父亲,慢慢地拧起了眉头:不行,得逮个机会悄悄离开公子子堤才好。只是父亲似乎很愉快呢,也不知他愿不愿意与我一道离开?

这天晚上,玉紫第一次吃到了一碗干干净净的,连一粒糠壳也没有掺的粟米粥,同时,还吃了一块狗肉。不过,她心里有事,这难得的美味入肚,却是心不在焉。

走了几天,车队终于要进入临淄城了。而玉紫,一直没有找到逃跑的机会。

齐国的临淄城,是天下财货的中心,这里聚集了这个时代最多的商人,最多的财富。

整个城池,约有五十华里方圆,城墙如长城一样,把它牢牢圈住。

还隔个四五里,玉紫望着那一眼看不到边的巨大城墙,便倒吸了一口气。

饶是见过现代社会的繁华,可玉紫此时此刻,还是有一种乡巴佬进城的感觉。

而走在后面的宫,已经是痴痴而望,双眼含泪了。

车队的速度更慢了。很明显,公子子堤,连同他身边的剑客们,都不想太快进入那片城门。

玉紫只是朝公子子堤的马车瞟了一眼,便转过头,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四周的景致。

这临淄城外,以前显然也是繁华的集居地。到处都可以看到一座座土堆,以及一幢幢破落的木屋。

是了,父亲曾经说过,以前,大城四周,都会有聚城而建的郊呀什么的,现在战争频繁,那些聚居在城外的百姓们,都想尽千方百计地入了城中。

城门越来越近了。

临淄高达六丈,由厚厚的,如小山一样的巨石筑成。看着那巨大的石门,以及石门两边,因为战火而留下来的沆沆洼洼,以及那被血染成的一片片的酱红色,玉紫可以想象,这几百年来,这座大城所经历的累累战火。

车队离城门约有二里远时,走得更慢了。

无数的车队,路人,骑着驴和牛的剑客,贤士,从城外的四条要道同时涌来。人实在太多了,可容三辆马车并行的官道上,已是拥挤不堪。

这是玉紫来到贵地后,第一次看到一个地方,有着后世常见的水泄不通的拥挤。

完本

玉氏春秋

作者:林家成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