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坦白小说精选

玉紫向后退却。他的背影着公子子堤的马车,不疾不缓地往前驶向。玉紫低着头,思忖出来。不一会,宫嘶哑的声音在她的身后传来,“我儿何寂寂独思?”玉紫快速地回过头,她跳上驴车,坐到父亲的身边,朝着前面看了看,见也没人特别注意到自己,便凑到父亲低低地地说:“父目送着公子子堤的马车,不疾不缓地向前驶去。玉紫低着头,寻思起来。。

免费阅读

玉紫向后退去。

目送着公子子堤的马车,不疾不缓地向前驶去。玉紫低着头,寻思起来。

不一会,宫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身后传来,“我儿何寂寂独思?”

玉紫迅速地回头,她跳上驴车,坐到父亲的身边,朝着前面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便凑近父亲低低地说道:“父亲,公子子堤令我洁面后见他!”

“啊?”

宫惊住了,他脸色一白,急急地说道:“这,这可如何是好?万一他见到你是女儿,会不会以为你我欺骗于他?”

这时的人,骨子里便认为信诺是一个人最重要的几种美德之一。对于欺骗的反应相当的剧烈。玉紫知道,宫是担心公子子堤一怒之下,会杀了她!

她抿了抿唇,半晌后,才低声说道:“或能得脱。”

她的话中,没有多少自信。

宫闻言,长叹一声。

玉紫低头寻思了一阵后,抬头看向宫,说道:“我观公子子堤,似是温和之人。”

宫点了点头,道:“若不是暴虐之人,便不会因此事轻易责杀。”他说到这里,看向玉紫的眼神闪了闪,暗暗想道:玉相貌甚美,许能合得公子子堤心意,被他纳入后苑为姬。

这样一想,他的心倒有点热了。

对于老人来说,女儿长大了,终究是要嫁人的。玉紫如此能嫁给一位公子为姬,虽然这位公子只是质子,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姬,可至少也是一个归宿。

车队经过溪流旁时停了下来。玉紫跳下驴车,找到溪水的上流,见左右没人,便把自己清洗一净。

她低着头,对着水中的倒影瞅了又瞅。

水中的人,已不复初见时那般红润饱满,这几个月的风餐露宿,使得原本圆润的脸变得削瘦了,原本白里透红的小脸,变得苍白了。

玉紫这个身体,五官只是清丽,最大的长处是肌肤雪嫩,眼神清澈,举止从容镇静有贵族风范。现在脸色一差,便逊色了一分,又身着破旧的麻布衣,不加修饰,更是逊色一分。现在的她,比之刚到贵地时的面容,直是逊了一筹。

只是,左瞧右瞧,水中人,娉娉婷婷,分明是一个妙龄好女。哎,这个样子,真的很难冒充少年啊。

这可如何是好?

玉紫咬着唇寻思起来。

她的身后,是一众喧嚣的剑客。车队行走,每靠近溪河,便会停下来休息一番。现在众人又在休息,有几人还在下游取水洗刷。

玉紫把泥土在脸上涂了又拭,拭了又涂。那泥土涂在脸上,太显形了,根本不是本来肤色。

弄了二刻钟,眼见那边传来了催促声,玉紫一咬牙,暗暗想道:这个公子子堤内心忧结,外表虽然冷漠,实际上是个温柔和善之人。这样的性格,若是利用得好的话,完全可以不被怪罪。

想到这里,她狠狠地在地上跺了跺脚,身子一转,大步朝着车队众人走去。

一个剑客远远地看到她走近,右手一挥,叫道:“小儿,公子唤你前去。”他说到这里,挥舞的手不由定在了半空。

伸手揉了揉眼,那剑客愕然转头,朝着左右问道:“这,这,他?我眼花矣?”

没有人回答他地问话。

众剑客都张着嘴,错愕地看着低头走来的玉紫。

直瞪着她走向公子子堤所在的榕树下,一个剑客才吃吃地说道:“这,这便是那脏污小儿?”

。。。。。。

玉紫低着头,缓步来到了公子子堤面前。

俊美绝伦的公子子堤,正跪坐在塌上,慢条斯理地饮着酒水,高大的榕树,挡住了投向他的太阳光。斑斑驳驳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映着他那俊挺的五官,忧郁的眼神,直是美得难言难画。

公子子堤的左边,跪坐着那个须发苍白的老人。而众剑客,则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嘻笑打闹。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玉紫地走近。

玉紫悄悄地抬眸瞟了瞟,见到没有人注意自己,又是松了一口气,又是想苦笑。

她大步走到公子子堤面前,在离他约五步的地方跪下,双手扒在地上,额头点地。

宫远远地看着这一幕,紧张地站了起来。他向玉紫冲出几步,却又急急地刹住了脚步。

玉紫五体投地地跪在那里,哑着声音说道:“我,有罪。”

玉紫的声音,惊醒了低头品酒的公子子堤。

他抬起头来。

公子子堤皱起轩眉,奇道:“小儿因何施此大礼?”

刚说到这里,他的目光一转,瞟到了玉紫白嫩外露的小手,又看到了她白皙的颈项,声音便是一顿。他徐徐问道:“小儿何罪之有?”

玉紫嗫了嗫,讷讷地说道:“小人,小人,小人。。。。。。”她有点说不下去。

一咬牙,玉紫抬起头来,直接让自己的面容呈现在公子子堤的眼前。

一见到她的脸,公子子堤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瞅了一眼玉紫,转向身边的老人问道:“公叔,此儿,颇似好女?”

公叔正瞪目结舌地盯着玉紫。

他可没有公子子堤这般镇定。公叔伸出手指,直直地指向玉紫,好半晌才发出声音来,“小儿,你,竟是妇人?”

公叔喘了一口粗气,又重复道:“你,你竟是一妇人?”

玉紫重重地叩了一个头,哽咽地说道:“妾是鲁国贵女,族中生变,得家臣相护得以逃脱。一岁来,辗转流离,因家教甚严,不敢落入女馆,污及先人,便以泥灰涂面。后遇得宫,得他照顾,认其为父。现如今,被曾城强梁识破妇人之身,欲迫而得之。”

她说到这里,额头重重地抵在泥地上,颤声求道:“妾虽是妇人,却真识得字,亦真得赵公子出之赏。”

西西索索的,她从怀中掏出那只木盒来。双手捧着木盒置于头顶,玉紫抬起头来,苍白清丽的脸上,已是珠泪盈盈,“妾以妇人之身求荐于公子,实有欺上之罪。公子询问时,又有隐瞒之过。然,妾一妇人,不如此不足以保得清白。求公子宽恕!”

在她痛哭流涕时,宫从旁边一冲而出,他伴着玉紫跪下,也是五体投地,朝着公子子堤重重一叩,苍老的嗓音沙哑地响起,“先齐王曾言:过错如果是情有可原的,便算不得过错。求公子宽恕小女!”

父女俩的殷殷相求中,公子子堤皱着眉头,静静地盯着玉紫,静静地盯着。。。。。。

完本

玉氏春秋

作者:林家成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