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浆小说精选

公子出玻璃窗车帘缝,望了几眼呆若木鸡,脸色铁青的玉紫,双手一合,哈哈哈哈大笑,这一笑,他那琉璃般的双眸,在阳光映照下,看起来神采熠熠,波光流动。他这笑声,清悦,爽直,却与他平日那薄唇一扬的嘲讽完全相同。几个剑客听了,也是开怀大笑一笑,他们怜悯地回过头看了他这笑声,清悦,爽朗,却与他平素那薄唇一扬的嘲讽完全不同。。

免费阅读

公子出透过车帘缝,望了一眼呆若木鸡,脸色铁青的玉紫,双手一合,哈哈大笑,这一笑,他那琉璃般的双眸,在阳光照耀下,显得神采熠熠,波光流动。

他这笑声,清悦,爽朗,却与他平素那薄唇一扬的嘲讽完全不同。

几个剑客听了,也是开怀一笑,他们同情地回头看了一眼玉紫,暗暗想道:这个小儿甚是重利,怪不得被公子戏弄了。

玉紫垂头丧气地向杂工队中走回。

她一走近,宫和亚等剑客,便策马围了上来。

亚一马当先地堵上她,头一低,呼地一声,大脸凑到玉紫眼前。玉紫正低着头行走,突然眼前一暗,便把头一抬。嚯!当下她便对上了一对幽亮幽亮,直如捕食的野狼一样的眼睛。

玉紫向后一侧,与亚稍稍分开后,皱着眉头瞟了亚一眼,转向他的身后叫道:“父亲。”

宫瞪着亚,策马靠近玉紫,呵呵笑道:“我儿,公子出有何赏赐?”

说这话时,宫的皱纹都绽放开来,显得很愉悦。

玉紫对上父亲这样的表情,嘴一抿,正准备向他控诉公子出的小气。转念一想,那公子出毕竟是一件大贵族,这种抱怨的话,还是少说为妙。

于是,她在众人的盯视中,嘴皮子弯了弯,笑了笑,“公子出赐儿一些刀币。”

宫呵呵一笑,满脸的皱纹都绽开了花。

众剑客只是朝她看了几眼,毫无羡慕。如他们这等年轻力壮的人,连玉佩绸缎等赏赐都经常得到,并没有把刀币放在眼中。

看到众人散去,玉紫向宫扁了扁嘴,郁闷地说道:“父亲,公子出赐儿十个刀币。”

她的声音闷闷的,有点塞。她对赏赐的期待是如此之高,突然落了空,心里很不是滋味。

宫却是呵呵直笑,他开怀地说道:“我儿,公子出可是中原的大贵族,他的赏赐,儿不必在乎多少。”

玉紫抿了抿唇,决定把这件事抛开:我就不信,以我的能力,还混不到一顿好饭!

车队放慢了。

进入了鲁国的贶城。

这贶城,与曾国完全不同。这里的街道两侧,店铺很少,就算有店铺,也只是销售贶城本地的产品。在这里,根本看不到曾城那种各国都有的物产,街道上,也没有川流不息的人群。

玉紫一问,才知道,鲁国人普通轻视商业,在这里,商业很难得到发展。

这时,玉紫看到一家店肆前的旗帜上,飘着一个大大的盐字。

她提步走了进去。

守在店肆里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她披着长发,额头系着一根染成青色的丝带,也穿着那种上襦下裳的深衣。

店肆里,所有的盐都封在陶瓮里。玉紫看着一个陶瓮,问道:“此盐怎地售买?”

那妇人并没有因玉紫麻衣灰脸的看她不来,彬彬有礼地回道:“一筒五个刀币。”

她拿出的,是一种竹筒,筒身约两个拇指大小。

这时的称量工具,各地都不一样。也不知这竹筒里的盐,大概有多重。

玉紫估计了一下,如果在曾城的话,这点盐,约二个刀币,果然利润可观。可惜,她的盐没了。哎。

玉紫走出时,见到众杂工剑客都跑到旁边的店肆中,喝起那种白白的浆来。

浆,是这个时代最主要的饮料,不管是在曾城,还是在有宽城,街头小巷,到处都有贩浆的地方。

这种由米粮发酵而来,微带酸味的饮料,十分的解渴,在这种一天比一天炎热的时候,难怪它成为众人的第一选择了。

玉紫跑到父亲面前,见他满头大汗,嘴唇发干,不由说道:“父亲,喝一剽浆去。”

她晃了晃手中的刀币,笑嘻嘻地说道:“这可是公子出所赐的哦,用它喝浆,定分外可口。”

宫呵呵一笑,摇了摇头,抚上玉紫的额头,说道:“我儿要饮,便去饮罢。”

玉紫嘻嘻一笑,跑到一家店铺里。

这店铺,是木制而成,显得单薄而矮小。店主人正用葫芦做成的瓢,给每一个陶碗盛上浆。

浆很便宜,一个刀币可以喝五六碗。玉紫拿了一碗,往口里一倒,差点喷出来。

什么嘛,这分明便是洗米水的味道,只是发了酵,有点酸。

当然,她只是差一点喷出来,不管如何,这浆还是挺解渴的。一入口,口里便不那么干涩了。

宫喝完浆后,回头见到玉紫低着头,嘴里喃喃不休,不由问道:“我儿何所思?”

玉紫抬起头来,她双眼发亮地说道:“儿知道有一种浆,味道甚美。”

宫却不信,他问道:“比甘浆更美?”

甘浆,是由甘蔗和米制成的浆,清凉甜美,是贵族们消暑的饮品。

玉紫怔了怔,说实话,她也不知道甘浆是个什么味。想了想,她老实地回道:“比刚才所喝的浆,美味甚多。”

她说到这里,双眼炯亮地看向父亲,“孩儿今晚试制一些,父亲明日便可尝到。”

宫呵呵直笑,不置可否。他看着玉紫那灰朴朴的小脸,对上她明亮的双眼,隐隐有点诧异:我这个孩儿,怎地有这么多主意?

打定了主意,玉紫但忙碌起来。她用七个刀币,购了一点大豆和米。在这个时代,大豆是庶民们常用的食物,很便宜,一个刀币可以买上一斤。大米,却是楚国等少数地方才生产,是贵族们才享用的食物。一个刀币,只可以买到一两。因此,玉紫购买大豆,只用了一个刀币,买米,却用了六个刀币。

商队是在贶城过夜的。

虽然是在城中,可是,如玉紫和宫这样的身份,也只能睡在人家屋檐上,或把麻布铺上街道,睡上一晚。

吃过一顿商队提供的大杂粉后,玉紫把买来的大豆用樽装起,泡上温水,便入睡了。

第二天,她一大早便醒来了。

玉紫把樽里泡得鼓胀的大豆拿出,来到城里的井水旁。

这井水旁,有一个石磨。自从鲁班发明石磨后,因它十分适用,这大街小巷,到处都有石磨存在。

玉紫把豆子放在石磨里,便推起磨来。

随着磨盘转动,乳白色的豆浆汩汩流入了下面洗净的石管中,再顺着管道,流向了青铜樽。

把豆浆带回后,玉紫就着火堆,把水烧开后,把洗净的大米放在里面。

不一会,水烧开了,她连忙把豆浆加入,继续烧煮。

不一会,一阵浓郁的清香传来。这种米浆,既简单易做又微甜爽口,含有的豆香特别好闻,玉浆以前弄过一二次。

这时,众人都已起塌,一个个忙着寻井水洗漱。

宫一回来,便看到玉紫盛起一碗浆,送到他面前,笑嘻嘻地说道:“父亲,请饮。”

宫呵呵一笑,端过浆,慢慢地抿了一口。

玉紫紧张地看着他。她知道,这个父亲看起来不起眼,实是见多识广。

宫砸巴砸巴嘴,半晌才说道:“这浆,甚是怪异,然,甚是可口。”

玉紫急急地问道:“比之常浆如何?”

宫还没有回头,几个曾城的剑客围了上来,他们拍着腰间的剑鞘,笑道:“小儿,怎地与你父吃起独食来了?”

玉紫双眼一亮,转向几人笑道:“今有美浆,请诸君一品。”

说罢,她跑到驴车中拿出几个陶碗,一人盛了一碗。

众剑客可不客气,一仰头,便把只是半温的浆一饮而尽。

“好浆。”

“怪哉,此浆怎地不曾吃过?”

“善哉此浆。”

一阵赞美声中,玉紫眼珠子一转,她朝前面眺了眺,眼见前方络续有马车在走动。

当下,她盛起一碗浆,快步向前面走去。

不一会,她来到了那辆熟悉的马车前。马车旁,高冠博带,长袍飘拂的公子出,正在众人的筹拥上,缓步走来。

饶是来时,玉紫鼓足了勇气,现在一见到他,她却是一阵心虚。

刚想向后退去,玉紫一咬牙,还是从马车后走了出来。

她慢慢地蹲下来,把浆碗置于头顶,以一个庶民对上位者最为尊敬的姿势,朗声说道:“小人制得一浆,美味也,愿奉于上君。”

公子出缓缓转过头来。

一对上他的目光,玉紫便反射性的低下头去。这时,她的心,在砰砰地跳。她的手心,已经汗透。

她,实是有点紧张。但是,她不是担心公子出会怀疑她下毒。这时的人,对毒物的了解并不多,所有的毒经,都珍藏在世家大族里,束之高阁,不敢示人。因此,毒,对于时人来说,还是有点遥远的概念。

而且,玉紫知道,这时的上位者,对于百姓随意奉上的东西,也没有后世那种防备拒绝的习惯。

她只是一面对这个人,便习惯性的紧张。

公子出盯着玉紫,薄唇一扬,笑了,他的笑声很低沉,很恶劣,“是你小儿?又想得赏?”

玉紫继续低着头,面对公子出的嘲弄,她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很是憨厚地说道:“然。若公子满意,请赐小人一百刀币。”

她这话一出,众人同时哈哈大笑,连站在公子出身后的那贤士,也笑了起来。

公子出慢慢收住笑,他朝着玉紫招了招手,道:“奉上来。”

比起平素,公子出这动作有点轻慢。

玉紫朗声应道:“诺。”

玉紫上前几步,继续把浆置于头顶,双手奉上。

一只冰凉的手触到了她的指尖。

玉紫反射性地一颤。

那冰凉的手,接过了陶碗。

公子出抿了一小口。

玉紫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公子出慢腾腾地放下陶碗,他瞟了一眼玉紫,道:“微甜利口,香气甚浓。却是好浆。”

玉紫已是眉开眼笑。

公子出见她如此,薄唇又是一扬,长袍一甩,大步走来。

他越过她,径直走上了马车。

看到公子出上了马车,玉紫那一脸的期待,在慢慢的,慢慢的变得平静。

咬了咬牙,玉紫跑到了马车旁。

她朝着马车里的人施了一礼,朗声道:“敢问公子满意否?”

在一众剑客摇头苦笑中,公子出低沉的笑声传出马车,“甚是满意。”

玉紫瞪大了眼。那,那奖励呢?

马车里,再也没有传出声音。

一声令下,马车启动。

直到马车走出老远,玉紫才咧了咧嘴,小嘴一扁,拿起陶碗,向回走去。走了几步,玉紫朝着地上重重一跺脚,恨恨地想道:公子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大大地出一次血的!

完本

玉氏春秋

作者:林家成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