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解祸小说精选

众人摆出警戒的架式后,再次往前驶进。走了将近一个时辰,玉紫的身后,传来了一阵骚乱声。她回过头来去。却驴车队中,一辆驴车撞上了两块石头,撞翻在地,满驴车的货物都被撒落,滚得四处都有。玉紫急忙跑过去的,和众杂工几道,把被麻布捆得扎扎实实的,有点儿厚走了不到一个时辰,玉紫的身后,传来了一阵骚动声。。

免费阅读

众人摆出警戒的架式后,继续向前开进。

走了不到一个时辰,玉紫的身后,传来了一阵骚动声。

她回过头去。

却是驴车队中,一辆驴车撞上了一块石头,翻倒在地,满驴车的货物都被洒落,滚得到处都有。

玉紫连忙跑过去,和众杂工一道,把被麻布捆得扎扎实实的,有点厚,有点软的货物堆在一起。玉紫把这货物按了又按,觉得这东西多半是绸缎麻衣之类。

在她的前面,几个人正在把驴车扳正。

众人做事慢腾腾的,有气无力的。

这也是正常的,谁也不能指望这些奴隶占了大多数的杂工们,做起事来很积极。

一阵马蹄声传来。

一个人喝骂道:“怎地又有车翻覆?”

喝声中,一柄长戟“啪啪”地击打在空气中,“谁人看管不当?”

沉默中,一个玉紫极为熟悉的年迈沙哑的声音响起,“此错在我。”

是父亲的声音!

玉紫一惊,迅速地抬起头来。

这时的父亲,正低着头,朝着那管事双手微叉。

那管事重重一哼,恼怒地喝道:“你耳聋否?此地多匪,多耽搁一刻,便多危险一刻!”

父亲的头更低了,他再次说道:“实是惶恐。”

那管事青着脸,瞪着他,道:“咄!观你年迈衰老,若枝头黄叶,摇摇欲坠。自是无用矣!”

这一下,父亲有点恼了。他抬起头来,瞪着这个管事,声音一提,凛然地说道:“君言差矣。老夫虽老,仍舞得长戟,杀得盗匪!”

他瞪着这管事的眼神,隐隐带着戾气,似他再出言不当,便会上前拼命。

那管事重重一哼。他手中的长戟朝着父亲鼻尖一指,脸露冷笑,便要再出口喝骂几句。

随着管事的长戟一指,父亲额头上的青筋暴了暴,眼睛一眯,整个人已带上了一抹杀气。

那管事也是,他盯着父亲的眼神中,隐隐含着一股血腥!

就在那管事张开嘴,便要引发一场血腥厮杀时,一个清脆的叫喊声从他身后朗朗地传来,“噫!莫不是蛮君过来了?”

蛮君过来了?

那管事一凛,他迅速地转过头看去。

前方,灰尘滚滚,到处都是奔走的剑客,根本看不清蛮君的马车有没有过来。

虽然如此,那管事却记起蛮君的脾气,隐隐有了不安。

他已没有了与宫计较的心思。

当下,管事按下长戟,朝着众人一喝,“还愣着做甚,速速把货物搬上去!”

喝完后,他策马便向商队前方奔驰而去。

那管事一走,玉紫便急急地跑到父亲身边,与他一起,把驴车抬正。

父亲瞪着玉紫,半晌后,他哑着嗓子闷闷地说道:“士可杀,不可辱。”

玉紫目光明澈地看着父亲,认真地说道:“父亲,你若不在了,我可怎么办?”

宫有点惭愧了,在玉紫的目光中,他低下头去。

这时,一个笑声传来,“咄!宫生得好儿,区区一言,便免去了一场拼斗。”这声音,是亚身边的那个黄脸瘦长的汉子所有。

同时,玉紫身周,光线一暗。

她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她便对上了五六个剑客。

这些剑客,有几个是亚身边的曾城勇士,另有两个,却是那天晚上,打她主意的齐国剑客。

这些剑客都在盯着玉紫打量,那黄脸瘦长的汉子遗撼地拍了拍剑鞘,叹道:“本来,我等还想作赌,看谁先血溅五步。哪里知道,被你这小儿一句狡诈之言,给搅了趣事。”

玉紫理也不理这些人,她低下头来,双手抬着驴车辕,咬着牙,用力向上举起。

旁边,宫一边用力,一边回头怒瞪着众人,喝道:“尔等速速散去!”

几个剑客嘻笑起来,出乎玉紫意料的是,他们还真的策马退去。直到他们退得老远,玉紫都可以瞟到,这些人还在对着自己和父亲指指点点。

几个人同心协力,终于把驴车给摆正了。

杂工们搬起货物,一捆一捆地扔上驴车。

这时,玉紫已经知道,每一辆驴车前进时,除了驭夫要眼观四路外,还各安排一个剑客排除车辆前方左右的障碍物。父亲年老了,眼花得厉害,没有看到路旁的一块石头,没有抢先排除,让驴车生生地撞上了。

驴车重新启动了。

父亲策着马,嘶哑着嗓子开始高喝,“继续行进,继续行进!”

他的喝叫声越来越远,当他那叫声出现在商队最前面时,商队动了。

坐在一旁瞎聊天的众杂工们,跟着驴车慢慢向前走去。

玉紫紧走几步,跟在策马而行的父亲身边。

父亲显然还是闷闷不乐,他盯着那驴车,认认真真地注意着它的前面和左右的路况,半晌后,他悄悄地朝玉紫看了一眼。

玉紫知道父亲有点不自在,当下退后几步,慢慢地混入了众杂工当中。

昨晚与父亲共饮浆水的剑客策马前来,他朝玉紫瞟了一眼,呵呵笑道:“宫老此儿,颇有急智啊。”

宫老闷闷的脸上,迅速展开一朵笑容来。

他得意地抬起头,说道:“我儿识字,当然聪慧。”

他说到这里,脸上的皱纹一抖,恨恨地说道:“然,我若出剑,未必赢不了那匹夫!”

这个剑客,也是曾城来的,他与宫老交情颇深。在听得宫老这充满郁闷的低喝后,他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在时人的眼中,尊严是要用血来维护的。那个管事对宫老说话时,语气中有不尊重,而他用戟尖相指的动作,更是一种挑衅。宫老怒而拔剑,是为了维护他剑客的尊严。

虽然每一个剑客,都隐隐感觉到,这样怒而拔剑,一言不合便血肉相拼不是很好,可时人以此为勇,他们习惯了。

走了一个时辰后,商队停了下来,准备扎营夜宿了。

这次扎营的地方,是一条小河旁。河水约有五十米宽,十分清澈,可以看到河底和里面的游鱼。

小河两岸,长满了茂盛的杂草和一些野花。玉紫与众杂工一道,刚刚把货物摆好,把牛,马,驴圈好。便听得一阵马蹄声响来。

那马蹄声在离她二十步处停了下来。

一个白脸剑客扫视过众人,问道:“听说有一小儿识得字,他是何人?”

众杂工面面相觑中,玉紫站了起来,清脆地应道:“是我。”

众杂工嗖嗖嗖地,同时转头看向玉紫。这时刻,他们的眼神中,齐刷刷地露出了佩服和尊敬。

连刚才取笑过她和父亲的几个剑客,也错愕地转过头来盯着玉紫,他们的表情中,竟也带上了一分震惊和敬意。

玉紫知道这个时代,识字是贵族的权利,却从来不知道,拥有这个权利,竟会博得这么多人的另眼相看。

这样的目光,可以使得任何人感到飘飘然。

不知不觉中,玉紫挺直了腰背。她才昂首挺胸,便苦笑起来:好在我也读了十几年书,怎么因为识几个字,便在这里得意起来了?

当然,玉紫知道,自己在现代读的书再多,也识不得现在的字的。她之所以识字,还是因为这个身体的缘故。

完本

玉氏春秋

作者:林家成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