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齐鲁边境小说精选

众人舞得兴起,旋转的到火堆旁时,脱掉麻布衣,对着焰火呼呼地直甩。越发多的人脱掉了上裳,越发多的人跟随放声高歌。这一场避邪之舞,始终沿续了一个时辰。玉紫身上的衣服,早被火堆低温烘干,接着,再湿透,再又低温烘干。当鼓声止歇时,众人已跳得疲了,累了,杂工们越来越多的人脱下了上裳,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高歌。。

免费阅读

众人舞得兴起,旋转到火堆旁时,脱下麻布衣,对着焰火呼呼地直甩。

越来越多的人脱下了上裳,越来越多的人跟着高歌。

这一场驱邪之舞,一直延续了一个时辰。玉紫身上的衣服,早被火堆烘干,然后,再汗湿,再又烘干。

当鼓声止息时,众人已跳得疲了,累了,杂工们把火堆移到外围,让大伙可以在烘干的地面上休息一会。

玉紫挨着父亲坐下,腾腾的焰火照在她的脸上,身上,红朴朴的,热哄哄的。

父亲显然心情大好,他一边开怀而笑,一边与旁边同样来自曾城的剑客们饮着商队提供的热浆。

玉紫嘴唇张了几次,想要坦白食盐的事情,可话到了嘴边,又给她咽下了。

她实在有点愧对老人。这次的事,纯是她思虑不周,当时她要是把食盐装进竹筒里,再用木头或碎牛皮塞好,也不会出现二百刀币化为乌有的事。

就在玉紫几次欲言又止时,被火映得脸上红通通的父亲转过头来。

老人看着玉紫,突然说道:“玉,盐没了就没了,休要介怀。”

玉紫愕然地抬头看向老人。

老人看向她的眼神中,真是一片平静。

玉紫嘴唇动了动,喃喃地说道:“女儿,思虑不周。。。。。。”

老人不以为然,他温和地说道:“父亲年少时,数百上千金也损失过,何况这二百刀币?孩儿,休再想了。”

他伸手抚向玉紫的头发,慈爱地说道:“到得鲁城,我们还会有二百刀币,这些刀币依然由孩儿处置。”

听着父亲这贴心的话,玉紫的心,真是暖哄哄的一片。那埋在心里的自怨自艾,沮丧失落,顿时一扫而空。

她抬头看着老人,嘴一扬,绽开了一朵灿烂的笑容:有这样的父亲,她是何等的幸运?

喧嚣了一阵后,众人彼此相偎着,再次进入了睡眠。

玉紫倚在父亲的肩头上,也睡着了。这一次,她睡得很沉。

她是在一阵呼喝声中醒来的,“起塌,起塌!日头已出,雄鸡已鸣,不可再睡!”

“起塌,起塌!日头已出,雄鸡已鸣,不可再睡!”

又一天的奔波开始了。

昨晚那场暴雨,显然对商队没有任何损伤。喧嚣的依然喧嚣。

接下来的行程,却是很顺利,一连十天,都没有下雨。

商队来到了有宽城。这有宽城,是曾国与鲁国相邻的一座城池。

因为齐鲁相仇,这与鲁国相邻的有宽城,不但建得极其高大宏伟,而且检查十分严格。齐国的一些特产,如食盐,如麻布,如各类纺织品,是见一样便封一样,摆出的架式,完全是禁止运载。

正如父亲所说,蛮君有着不错的关系网。商队停顿了半个时辰后,玉紫看到商队中,走出了一辆马车。那马车的主人探出头,跟着城门小官说了几句话后,商队便被放行。

有宽城城门两旁,手持长戟,面无表情的武士们,在对上那辆马车时,同时举着戟,朝空中一举,竟是朝那马车的主人行了一个礼。

玉紫瞪大了眼,好奇地想道:那是谁,居然这么大的面子?

她刚刚想到这里,脑海中,不知为什么,竟浮现出昨天晚上,那个领着众人跳驱邪之舞的俊美青年来。

在玉紫的认知中,这个商队,是属于夷狄之国的蛮君的。可那个青年,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中原大国的权贵子弟,绝对不是夷狄小国所能出产的。

商队进入了有宽城。

出乎玉紫意料的是,商队并没有在有宽城中停留,而是继续前进,下午时,车队从南城门离开了有宽城。

可是,就在商队离开南城门时,玉紫突然发现,前方的马车队中,多了一些车辆。

那些车辆,车帘盖得严严实实的。可是它们一加入,玉紫隔得这么远,都可以闻到一阵阵香风飘来。

一个剑客昂着头,紧紧地盯着那些马车,他咽了咽口水,骂道:“咄!不过一叛国公子!竟有人赠送二十美婢!”

另一个剑客在旁边摇了摇头,道:“富贵者,苍天所授。我等贫贱之人,还是慎言为是。擅自唾骂贵人,会得罪苍天的。”

第三个剑客昂着头,眼巴巴地看着那些马车。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香风,闭上眼睛喃喃说道:“虽说这二十美婢,只是借给公子出玩上一年。可这一年,夜夜笙歌,那快乐堪比神仙啊。”

就在众剑客,众杂工,所有的男人们都在对着那些马车流口水时,一个骑士策马而来,他右手拍打着腰间的小鼓,在令得众人注意后。那骑士高声喝道:“由此四百里,为齐鲁交境,地多盗匪,民风悍勇。诸位警戒了,诸位警戒了!”

“咚咚咚”的鼓声中,那骑士策着马,在商队左侧说了一遍后,又转向商队右侧,重复了一遍。

那骑士的声音一落,众杂工收回目光,忙碌起来。

玉紫回过头,愕然地看着他们打开包袱,把包里的麻布衣,一件又一件,全部穿在身上。有一些杂工,甚至从旁边的树林中捡起一些粗糙的厚树皮,把它贴着胸口绑好。

剑客们也是一样,一个又一个的剑客,把竹甲拿出来穿在身上,有的还拿出长戟,严阵以待。

一阵马蹄声响起。

宫的身影出现在玉紫的眼前。

他从马背上拿出一个包袱来,取出一件竹甲递到玉紫手中,慎重地说道:“孩儿,速速穿上它。”

玉紫看着父亲,问道:“父亲呢。”

宫呵呵一笑,他慈爱地说道:“愚儿,父已年迈,死不足惜。”

玉紫摇着头,想道:父亲是个剑客,真有盗匪来了,他们肯定是冲在最前面的。这件竹甲,他才是最需要的。

她看着父亲,认真地说道:“父若不在,孩子也难生存。请父亲穿上竹甲。”见到老人犹豫,她连忙加上一句,“若有盗匪前来,父可护得孩儿周全。”

老人看着弱不禁风的玉紫,想了想,点头道:“也罢,若有盗匪前来,父定当护全我儿。”

说罢,他开始穿上竹甲。

这竹甲,薄薄的一层,上面好似淋过牛油。玉紫看着它,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就凭这么轻飘飘的竹甲,难不成还能挡住长剑,挡住戟尖?

她不知道,这种竹甲,抵挡的是对方的乱箭。

完本

玉氏春秋

作者:林家成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