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剑客小说精选

转眼,便到了商队出发到达的日子。父女俩重新整理了一下包袱,简言之包袱,但是是几身衣鞋。但是这一次,玉紫的行李中,添了二百刀币的盐,背在身上,还挺有点儿份量。父女俩回到商队时,商队了整装待发,只准备好出发到达了。呈现出在玉紫眼前的,是一个有着十六辆马车,二父女俩整理了一下包袱,所谓包袱,不过就是几身衣鞋。不过这一次,玉紫的行李中,添了二百刀币的盐,背在身上,还挺有点份量。。

免费阅读

一转眼,便到了商队出发的日子。

父女俩整理了一下包袱,所谓包袱,不过就是几身衣鞋。不过这一次,玉紫的行李中,添了二百刀币的盐,背在身上,还挺有点份量。

父女俩来到商队时,商队已经整装待发,只准备出发了。

呈现在玉紫眼前的,是一个有着十五辆马车,二十辆牛车,三十辆驴车的大型车队。

这个车队中,光是如宫一样的剑客,便有三百人。这三百人中,只有五六十人是商队临时雇佣的,其余都是商队伺养的。

浩浩荡荡的队伍,摆在官道上,足足延绵了二里远。

“此子,便是宫老所捡的乞儿?”

十几个骑马的剑客,都在灼灼地盯着玉紫,朝着她上上下下打量。这些人,都是曾城附近,与宫老有过交往的被雇剑客。

盯着盯着,一个二十五六岁,脸黄而长的青年人伸出手,在玉紫的肩膀上重重拍去,笑道:“小儿虽黑,肤却细嫩,五官更好,颇类处女。”

青年的声音一落地,众剑客便是一阵哈哈大笑。

哄笑声中,另一个剑客大笑道:“然也,如此人物,真不似乞儿。莫不,是哪位贵人的后苑逃出来的童男?”

这人的话,便带上了几分猥亵了。说玉紫是贵人后苑的童男,那可是在笑话她是贵人的**啊。

哄笑声更响了。

这时,一个青铜色皮肤,双眼狭长,五官颇为阳刚俊郎,却刻意留着一把络腮短须,于俊朗中透着一股沧桑的青年剑客歪着头,朝着玉紫盯了一眼后,突然间,他右手闪电般地伸出,竟如老鹰博兔一样,紧紧地扣向玉紫的下巴。

而这时,宫老远在百步之外!

玉紫大惊,迅速地向后退出一步。可她手无缚鸡之力,这一退又能退出多远?转眼间,她的下巴便被这青年牢牢地锢制在掌心!

哄笑声更响了。

宫老的愤怒的喝声传来,“亚,你欲何为?”

宫老的愤怒,众剑客一点也不在意。剑客亚抬起玉紫的下巴,朝着她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后,朝着左右众剑客嘿嘿一笑,道:“宫的儿子,娴静若处子,又生得好细白牙齿,浑不似我等汗臭丈夫,真是让人心动。”

亚的声音一落,众剑客更是呼啸连声,大笑不已。

哄笑声中,宫老气急败坏地向这边赶来。

哄笑声中,玉紫静静地盯着亚。

她的目光平静中带着一种冷意,直直地盯着亚,玉紫伸出手来,慢条斯理地把他的大掌扳开,说道:“君堂堂丈夫,还请慎言。”

亚和众剑客还在哈哈大笑,也许是被玉紫的冷漠所镇,他的笑容一怔,眉头一挑,竟是任她扳开了自己的手掌。

玉紫一得到自由,理也不理笑得正欢的众剑客,径自转身,朝着宫老走去。

她迎上了急急而来的宫老。

挡在宫老面前,玉紫伸手按在宫老挥舞着的青铜剑上,微笑道:“父亲不必动怒,亚不过是与孩子玩闹。”

宫老一怔,对上了玉紫的双眸。

这双眼睛,清澈如水,明净无波,让人一见心静。

宫老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他盯向亚,又盯向哄笑声兀自响亮,还在盯着玉紫唿哨连连的众剑客,声音一提,沉声喝道:“诸君,宫虽老,为了我儿,不敢怕死!”

这是警告!

众剑客对上宫严肃的表情,声音一静。这时,一剑客嘻嘻笑了起来,“宫老虽然不惜死,可你儿懦弱好欺,我等。。。。。。”

他只说到这里。

一旁的亚,缓缓摇了摇头。

亚显然是这些剑客的首领,他一摇头,那人的话便戛然而止,嘿嘿直笑。

宫老喘了几口粗气,他瞪着那开口的剑客一会,回头看到玉紫,终于按下怒火,把手中的剑,缓缓归鞘——若玉紫真是儿子,受了这样的侮辱,自是不死不休,可她毕竟是一个女子,众人所言,算不得太过份。

宫牵着玉紫的手,沉声道:“儿随父来。”

目送两父女远远离去后,亚低下头,瞅着自己的手掌,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目光来。

这时,那脸黄而长的青年笑道:“亚,莫非你相中了宫老此子?宫老虽勇,终已老朽,你若相中,将此儿弄来玩耍一番,也不是不可。”

那青年说到这里,冷冷一笑,“宫老仗着武勇,管了不少曾城的闲事。真想知道,他的儿子若成为兄长胯下**,他舍不舍得一死以谢!”

亚静静地瞅着自己的掌心,微微一笑,晒道:“此事以后再议。”

那脸黄而长的青年有点不甘心,他望着亚,见他表情坚定,当下扁了扁嘴,应道:“诺。”

宫牵着玉紫,一边在人群中穿行,一边说道:“我儿,剑客皆是悍勇之士,你不可轻易服软。”

宫说到这里,长叹一声,补充道:“幸我儿识字,以后可躲之避之。”

玉紫笑了笑,她看着为自己忧心不已的父亲,轻声说道:“父亲,儿可以应付,你不要忧虑了。”

她不是宫,不是这个时代的血勇之士。这时的人,会为了尊严,轻易地用命去博。她不会,她信奉韩信,认为人处于弱势时,是应该忍受跨下之辱的。何况,这些人只是口头上戏弄她,又没有实质的伤害她,不算什么。

宫老看向她,呵呵一笑,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一脸慈爱欢喜。

两人来到一个脸白而瘦,生得又瘦又长的管事前。

这个管事,已不是昨日雇用玉紫之人。

他盯着玉紫打量半晌,问道:“你识字?”

玉紫叉手应道:“然。”

“善。”那人点了点头,朝玉紫身后一指,道:“从今日起,你归于驴车队中,份同杂工。”

“份同杂工?”

宫老一急,上前便想争辩。玉紫扯住父亲,摇了摇头。

这时,那管事盯了宫老一眼,从鼻中发出一声冷哼,又瞟向玉紫,说道:“然,众人若有疑惑,你需解之。”

玉紫低下头来,叉手道:“然。”

那管事扬长而去。

宫老看向神态自若的玉紫,干巴的唇蠕动了下,却只是叹息一声。

这时,一个吆喝声响亮地传来,“起行——”

声音一落,百步外,另一个剑客策马上前,接着高喝,“起行——”

“起行——”

“起行——”

一个声音落下,百步外的另一个剑客马上跟着高喝,于是高喝声连续而起,不一会功夫,二三里长的队伍,便都传遍了。

商队开始动了。

宫老看着玉紫转身步入驴车队后,才转头走向他自己的位置。

宫老毕竟年迈,虽是有名的武勇之士,可他也只是驴车队中的一个普通剑客。地位虽然不高,但父女俩能呆在同一个车队中,心里也是很高兴的。

完本

玉氏春秋

作者:林家成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