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楼主小说精选

宝锦匆匆忙忙赶往翠色楼时,那贯用的小楼之中空无一人。也不是沈浩约自己于此秘谈吗?宝锦秀眉一凝,心中生起狐疑来。小楼之上,玉帘轻卷,月如莹霜,两盏热茶静静地耐心的等待,一室宁谧中,隐约听到下沉式广场的更漏残声。宝锦屏息凝神,坐定静静地耐心的等待,稍稍冰冷的手端起茶盏,只觉一不是沈浩约自己于此密谈吗?。

免费阅读

宝锦匆匆赶到翠色楼时,那惯用的小楼之中空无一人。

不是沈浩约自己于此密谈吗?

宝锦黛眉一凝,心中生出狐疑来。

小楼之上,玉帘轻卷,月如莹霜,两盏热茶静候,一室宁谧中,隐约听见中庭的更漏残声。

宝锦屏息凝神,坐下静静等待,稍微冰冷的手端起茶盏,只觉一阵暖意。

她并不就饮,仔细端详这清馨怡人的茶针,只见银雪一色,上下翻滚,仿佛晴雪初霁,更兼有奇香袭来,不觉叹道:“这是什么茶,竟香成这样?!”

“你喜欢这茶吗……”

幽幽一问,自木梯上传来,空灵飘渺,仿佛自九天传来。

宝锦猛地抬头,却见一袭黑衣映入眼中。

木阶之上悄无声息,这突兀一眼,却仿佛让满室都陷入森寒之中。

来者身影瘦削,全身上下由黑袍裹得细密,只有那纤细的雪颈,显出她的性别。

宝锦凝望着她,却正看入她的眼中——

凝粹着冬日冰雪的黑瞳,深不见底,间或的一轮,却仿佛有火焰卷过——

就象地狱的红莲业火,燃尽一切,归为虚无……

鬼使神差的,宝锦的脑海中掠过这样一个诡异的念头,她站起身,沉声问道:“阁下是谁?”

“你不奇怪吗——为何沈浩迟迟不见?”

那人轻笑道,声音带着奇异的嘶哑,仿佛音乐一般的魔咒。

“如果是他有急事商谈,定会早早等候——我毕竟是他的主君,哪会如此失了礼数?”

宝锦并不惊骇,只是静静答道。

然而外表的沉静只是假象,她望定了黑衣人那双眼,只觉得寒意浸肤,不可逼视。

黑衣人闻言,发出一阵低笑,莫测地听不出喜怒,“你暗中联络这些前朝旧臣,倒真是做出诺大的事业了!”

“不过是时势所迫而已……”

宝锦淡淡带过,又道:“阁下对我知之甚深,我却对你一无所知……今日你伪托手书,将我邀到这里,究竟意欲何为呢?”

黑衣人闻言又笑,声音有如断裂的琴弦,嘶哑生涩,听入宝锦耳中,却是空落落的无边寂寞,平空竟生出凄凉之感。

“宝锦殿下呀……你可真是贵人多望事,先前,可是你念念不忘地要见我,如今,却怎么问起这话来?”

黑衣人调侃地笑道,却好似并无恶意。

宝锦先是一头雾水,凝神一想,眼前一亮,有些迟疑道:“你是……辰楼主人?”

辰楼主人……这个称呼,在江湖和朝堂之上都起不了半点波澜,唯有元氏皇家的人,才深切地知道这个名号所代表的意义。

辰楼的初代主任,乃是惊才绝艳的奇女子,三百年前,她远走北疆,麾下的辰楼也在那里落地生根——虽不显山露水,却隐隐已是号令北疆的地下魁首。

她与当时的祈帝之间纠葛复杂,却曾应允替他靖平北疆,有此一言,皇家便与辰楼结下了深长渊源。

数百年时光流逝,到宝锦这一代,辰楼与皇家的联系几乎中断,这个名号,好似已成为故纸黄笺中的掌故,被后人所遗忘。

然而这次入京,经历了诸多变故,尤其是翠色楼那一场大火,却让宝锦看到了冰山下隐藏的庞大黑影——

以相邻的翠色楼和慕绡院为京城的据点,辰楼的势力虽是韬光隐晦,却实在是非同小可。

宝锦多次来翠色楼中,也曾旁敲侧击,想要与楼主商谈一二,此间主事却都含糊以对,让她颇为头疼。

这许多念头在宝锦心中只是一闪,她随即便霁颜笑道:“楼主亲至,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听这里主事说,您远在北疆,却没曾想不期而至,所以一时没有想起,实在惭愧!”

黑衣人听着这半调侃半恭维的话,微微一笑,眼中冷意也消退不少,一时之间,秀丽无双,宝锦的心中,竟涌起一道荒谬的熟悉感——

只听那黑衣楼主道:“你也不用这般客套,他们未得我允许,只是虚言敷衍而已,至于北疆……”

她嘿然冷笑,声中带出锋刃一般的犀利——

“我当时若真在北疆,绝不会坐视大军肆虐横境。”

这话虽然狂妄,从她口中平静而出,却是不容置疑地可信。

宝锦想起九泉下的姑墨王一家,心中不由黯然,忍不住开口道:“楼主既然有此大能,却为何忍心看着姑墨沦陷?!”

(求4月月票,明天起一天两更,正在被编辑逼稿中,所以大家不用担心我跳票)

4月的PK,想替两个人广告一下:

可爱的冬瓜是我朋友,她写的《未央歌》也算是女频老书了,这一次魅冬隆重推出《胭脂凉》

大家有PK票的支持一下

PS:冬瓜的手骨折刚好,很不容易呢

其次是一位可爱的读者写的《异族皇后》

喜欢的可以支持投票

完本

帝锦

作者:沐非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