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回家小说精选

“四更里啊~是咱俩进绣楼啊~”“二人上了呀床啊~”“解开我了香粉袋啊,露着了菊花香啊~”“一朵鲜花被郎采,那么嗨呀嗬嗨呀~”“你问郎君他妈香不香啊~”昨天大年,在公司又浪了几天之后,他终于等到要回去了,相对于前两年灰头土脸,兜里没捞着几个大子儿的回唱着黄色小曲儿,陆泽收拾几件衣服,从衣柜拿到行李箱中间的这点距离也是扭起秧歌,心中高兴的不得了。。

免费阅读

“三更里啊~是咱俩进绣房啊~”

“二人上了呀床啊~”

“解开了香粉袋啊,露出了菊花香啊~”

“一朵鲜花被郎采,那么嗨呀嗬嗨呀~”

“你问郎君他妈香不香啊~”

今天小年,在公司又浪了几天之后,他终于要回家了,比起前几年灰头土脸,兜里没捞着几个大子儿的回家,今年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些。

唱着黄色小曲儿,陆泽收拾几件衣服,从衣柜拿到行李箱中间的这点距离也是扭起秧歌,心中高兴的不得了。

出门在外没几个不想家的,陆泽虽然已经习惯一个在外地生活,但想着又要见到爸妈了,难免思乡之情会瞬间浓郁一些。

听说陆泽要回家了,沈靖寒帮陆泽定了机票,大过年的能订到经济舱也不是简单的事儿,陆泽也只能感叹沈靖寒的人脉真广。

收拾好行李后,下楼打了个车,临到过年花点钱陆泽也不心疼了,把行李托运,登机牌取完了,在候机室给手机充会电。

陆泽预计了一下,坐两个多小时飞机到省会奉天,然后再坐三个多小时的火车到吕华市火车站,从火车站坐一个多小时大客走国道,中途下车到镇上,从镇子坐半个点三驴蹦子就能到他们村了,交通还是挺便利的。

飞机这个交通工具陆泽也熟,头等舱都坐过自然丢不了什么洋相,叼着登机牌,找到自己的位置,把身上背的包放好,一屁股坐下,松了口气。

这大过年的,飞机上难免有几个孩子,陆泽也理解,就是陆泽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在飞机上的孩子就特么没有一个听话的!

前面孩子一哭,后面的孩子就跟上,陆泽坐在中间,享受了一把3D环绕音,飞机上配置的小耳机声音不大,带着还不舒服,陆泽只能忍受天籁,和旁边作为上的大叔互相耸了耸肩膀,表示无奈。

两个小时后陆泽下了飞机,取了行李之后又赶紧去了奉天火车北站,火车陆泽只买到了站票。

如果说在家里是天堂,在飞机上是人间,在火车上就是地狱!,前面根本上不去人,是后面的乘客托着陆泽的屁股硬往上挤的。

往年回家的时候陆泽都是从横店坐大巴到魔都,魔都有始发车路过吕华,一路上少喝点水二十来个小时忍忍也就到了。

现在仅仅三个小时的时间陆泽已经感受到了什么叫做jio望,别的不说,就他现在站在吸烟处,旁边一个老头二十分钟抽六颗烟已经快给陆泽闻吐了。

等到下车时陆泽已经基本宣告死亡,在吕华火车站的长椅上躺了一个小时才缓过劲来。

“老弟去哪啊?奉天去吗?奉天的!奉天的!还差两位啊,三十五一位,差俩直接走了。”

“海城的!海城的!有去海城的吗?并客二十就走啦!老妹儿上哪啊?海城去吗?二十,别往里走了,那不还得等嘛,我这马上就走了,就二十,走不走?妥了!你上车吧,哥帮你拿行李。”

汽车站门口总有那么些吆喝的,对于一帮五六十岁的老大娘叫自己老弟陆泽也没有什么心理波动。

“走303国道吗?走我就上车了,我在赵家梆子下车,你能给停一下吗?”

因为中途下车,拉人的少要了陆泽五块钱,陆泽上车后坐在位置上有些恍惚,今年坐的这个车是正儿八经的老式大巴,这还算好的。

前几年他坐的都是那种老式公交车退下来拿过来拉活的,那时候外面下大雨,车里下小雨,雨水噗噗从车窗子外面往里喷。

至于更久远的时候,那就得推算到陆泽的儿童时代了,那时候李玉梅经常跟陆卫国打仗,两口子打完仗李玉梅就拉着陆泽回娘家。

他还记得,那时候的大客车没有一个不超载的,母亲总是带着他在两旁的大座中间坐塑料小板凳,他坐在李玉梅的腿上,就那么坐好几个小时。

九几年的时候曾经也遇到过劫道的,两千年后坐客车也遇到过超载被查的时候,总之,对于客车,陆泽的心中还是充满着回忆的。

到赵家梆子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镇子上没有环卫工人,路面满是积雪,已经有一脚厚了。

听到乡音时陆泽的心情是激动的,旅程的疲惫都减轻了很多,他就是在赵家梆子上的初中、高中,那时候上学每天都要五点起来,李玉梅比他起的更早,给他热口饭,吃完就得到村口的桥头等一个老破面包车,给一村的四个孩子送到学校。

他初中时就开业的小饭店现在也没黄铺子,陆泽肚子有点饿了,走了进去。

“呀!这不是大泽嘛,多前儿回来滴?大财快看谁来了。”

“刚到家啊,婶儿你也没变样啊,财叔,给我炒个菜呗,再来杯白酒,我艹真是太特么冷了。”

陆泽已经板嘴上的毛病很久了,基本没有犯过,可是回到家乡,总是板不住这张嘴,乡下娃小时候就这样,跟村里老娘们学的骂人一套一套的,跟好朋友聊天上来就是一套素质三连。

“小国,还是认不认识我了?小时候老是拉着我去后屋干小霸王忘了?”

说是老板娘没变样,其实她和她丈夫大财也都老了,刚开业时带着的六岁娃娃现在都上了大学,见到陆泽后还是有些腼腆,没说话,只是笑了。

跟大财喝了顿酒,陆泽已经好几年没来过这家饭店了,一进屋话就拦不住了,说着各种各样的变化。

直到四点,陆泽才放下筷子准备离开,结账时两口子说什么都不要,陆泽还是坚决给了,在镇子上能挣几个钱?他现在也养家了,知道养家的不容易。

临走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眼,一家三口都笑着跟陆泽说过两天再来,只是真的再见,就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了。

坐上红色的三驴蹦子,吕华管这种车叫子弹头,给上油跑的也嗖嗖的,一个劲的突突,在国道上跑还好,毕竟是泊油路,而且积雪已经清扫干净了,跑到后半段就完了,直接往掺雪,冻的梆硬的土路上飞奔。

“哎我......师傅你慢点......我不着急回去,你慢点。”

这子弹头的车主都看样子四十来岁的,叼着烟头,踩油门的时候面部表情都狰狞了,像是要把这趟土路给吃了似的。

“坐过卡塔尔拉力赛的车没?”

“没......没坐过......”

“带你感受一下!”

那破车哪里有什么减震,陆泽给完钱下车之后感觉脚掌都是麻的,而且腿都已经软了,踉跄着打开后车座把行李拿下来,目送卡塔尔拉力赛赛车手离开。

“他吗的是不是虎逼!!!”

他站在桥头上,这里就是他曾经上学时等车的桥头,下面的河水已经结冰了,而且水流也比儿时小了很多,估计再有个十年八年的,就要干了。

但深度......还是十分值得考量的,小时候这里的水不深,只到脚踝,还有野生的小龙虾,基本翻开石头里面就能抓到,而且鱼苗也有很多,陆泽小时候经常抓小鱼给家里的鸡、鸭、鹅吃。

直到后来这条小河被沙场拿来挖沙子,水就变的很深,很浑浊了,人蹦下去直接就没影,陆泽少年时的玩伴,就有一个淹死在这条河里。

一回到家,所有的记忆就全都冒出来了,让他嘴角挂着笑,朝着村里走去。

村里的路荒的厉害,全都坑坑洼洼的,在夕阳下别提有多衰败了,毕竟村里的年轻人都走了,老人们也没那个能力修。

“大泽。”

陆泽突然听见有人叫他,原本低着头注意脚下的路,在这一瞬间头猛的抬起来,眼前陆楠搂着一个男人的胳膊,陆楠笑的开心,对陆泽挥了挥手。

男人头发已经白了,胡子也黑白掺了半,金黄的阳光让白发也染上了金黄色的光泽。

陆泽笑了,比在外面的每一个笑容都要笑的更真实,更开心,对着男人说道。

“爸,我回来了。”

“......”

连载

全球影帝

作者:黑心火柴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