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什么戏?小说精选

“真夺目啊……”站在窗边望着外面天空上的非常大金字儿,泯然都忍已发出了感叹。这会儿天了黑了,泯然等人也休整了会儿,正自己的房间里到处四处走动活动筋骨。当外面那些金字的光芒洒到房间里的时候,泯然都忍凑到了去看。因为是夜幕降临时,因为这光芒比白日里还这会儿天已经黑了,泯然等人也修整了会儿,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四处走动活动筋骨。当外面那些金字的光芒洒到房间里的时候,泯然忍不住凑近了去看。。

免费阅读

“真耀眼啊……”

站在窗边看着外面天空上的巨大金字儿,泯然忍不住发出了感慨。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泯然等人也修整了会儿,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四处走动活动筋骨。当外面那些金字的光芒洒到房间里的时候,泯然忍不住凑近了去看。

因为是夜晚,所以这光芒比白日里还要清晰,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一个又一个的名字,泯然盯了一会儿,眼圈儿渐渐发红。

“泯然?”

见状,庄芯妍忍不住上前拍了一把她的肩膀,有些担忧。自从出来,泯然就一直是这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一点儿都没以前的灵动,看的她很是担忧。

“……我没事儿。”

其实这会儿,谁心里会高兴呢?死了那么多人……

想起天还未黑的时候站在城墙上见到的满城缟素,泯然忍不住默然。

这座都城的百姓啊,眼巴巴盼到了最后,还是没能盼回自己的孩子。下午的时候,整座城,不知响起了多少人们绝望的哭泣。

那些泪水统统化为了无尽的思念,在夜晚寂静无人处渐渐缠绕升腾。

一朝国碑会荣耀璀璨,却终究,无人生还。

作为仅有几个完好出来的人,泯然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在众人面前露出伤春悲秋的表情,毕竟那些人都化为虚无,她却活着出来了。

耳边还能听到细细的哭泣声,泯然轻轻叹了口气。

“三婶子还在哭吗?”

庄芯妍手上的动作一顿,冷清的脸上露出一点儿伤感来。

“菲儿,是她最小的孩子,一直都比较疼宠,如今……”

泯然明白,可正是因为如此,才更加难受。

百人去,三人还。

这一夜,庄家人也不好过。

“好了,”毕竟比泯然大一岁,庄芯妍再抬起眼时已经是一脸冷清沉稳,“你先休息一会儿,半个时辰后去参加晚宴。”

说起这个,泯然就忍不住皱眉。

“大魏皇帝为什么这么急着庆祝?如今大家这个心情,并不适合这么快就开欢宴吧?”

对这个问题,庄芯妍也不能理解。那个皇帝好像也有几个孩子死在里面,却一点儿都不在意,反而对还没到来的接引使十分期待。

再说那些肯定要进宫的王公贵族,肯定也有亲人死在国碑会里,这种时候,他们怎么可能会有心情参加别人的盛宴?

而且,作为存活下来的人,她们真的只想好好休息一整天,因为之前拼杀太过的原因,即使已经有了短暂的休息,可这会儿浑身上下的骨头还在叫嚣着疲惫。只是,他们如今还是大魏国民,一国之主发话了,日后庄家还要在这片土地上生存,她们不得不给点儿面子。

“这种事,看着就行了,反正也是打个过场。”

到最后,庄芯妍也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泯然叹口气,正准备再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门再次被敲响,忍不住皱了皱眉。

“谁啊?”

门外之人顿了会儿,然后再次锲而不舍的敲了起来。

泯然顿时警觉。

拎起长剑靠近门边,泯然深吸一口气,就要刺出去!

“泯然,不知道本宫能不能进来?”

刺出去的剑尖猛然顿住,泯然愣了一下。

本宫?

能用这个称呼的人……

缓缓拉开门,门外那个高大的黑影嫣然一笑,抬脚走了进来。

“等,我还没答应让你进……”

“哎呀,不要这么见外嘛,咱们都这么熟了是吧?”

“……”

谁跟你熟啊!

之前根本都没和你说过话行吗?

低头看一眼这位锦衣华服的公主脚下,泯然果然在镶嵌着东珠的鞋子上发现了‘轻音’符文,怪不得刚刚走过来的时候没什么声音来着。

要不然,以这位九公主的体型,泯然应该早就听见脚步声了才对。

这位九公主在泯然的房间里闲闲的四处走动,浑然不在意泯然警惕的视线。最后觉得已经逗弄的差不多了,才笑眯眯的回身低头看还不到自己脖颈高的泯然。

当看见泯然脸上带着些许冰冷肃杀的表情时,九公主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

啧啧,那些个上界之人可真是害人不浅啊,瞧瞧这小姑娘,国碑会开始之前也是个天真可爱的小家伙,这一出来,整个人都变冰雕了!

嘛,可能再过段时间会好点儿吧。

“泯然道友,你知道我是谁吧?”

“……知道。九公主殿下。”

不情不愿的说出这句话,泯然顿时把嘴闭的跟蚌壳子一样,任凭九公主如何逗弄,都不肯再开口。

“你这小家伙,真是无趣。”

用手扶了扶发髻上别着的华美头饰,九公主漫不经心的笑了笑,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来之前舅舅给了你一支簪子吧?给我。”

眼睛微微一眯,泯然故作疑惑。

“什么簪子?”

九公主顿时笑了。

“你这孩子真有趣,难道是怕我骗你?你也不去问问,这大魏公主里有哪一个敢承认自己是洛羽生的外甥女?我那个父皇啊,只怕是想洛家所有人都死个干净才是。”

见九公主眼中闪过一抹浓烈的讽刺,泯然心中就想将洛羽生狠狠揍一顿!那人果然把簪子给她的时候就不怀好意!还说什么普通簪子!

普通了九公主还会来找她吗?

“好了。”

也许是因为没时间了,九公主脸色一变,浑身上下哪里还有之前的的半点儿蠢笨痴愚?

完全像是变了个人!

“那只簪子上雕的有一只凤,是我母亲的遗物。给我吧。”

这回泯然终于确定,将那支簪子拿出递给九公主。

九公主深深地吸了口气,手指微颤的接过来,眼泪瞬间大颗大颗的落在簪子精致的图案上,然后顺着精致的纹理掉下去。

末了,九公主粗鲁的一擦眼泪,看看时间,重新神采飞扬起来。

“时间差不多了……泯然道友,作为谢礼,我请你去看场戏吧,保准精彩!”

“戏?”

泯然还没回答就被九公主捉小鸡似的提溜起来往外走,顿时急了。

“什么戏?我待会儿还要去参加宴会!”

九公主回过头来嫣然一笑,虽然脸上的肉多了些,可这一笑,隐约有种别样的风华流露出来,十分自信飞扬。只是说出口的话让泯然结结实实的呆了。

“谋反。”

谋,谋反?!

这么刺激的吗?

连载

我靠谨慎修仙

作者:言如许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