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只能靠自己小说精选

这惨嚎声在静寂的半夜里真的是太尖厉,再再加这些修士们都耳聪目明,基本上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钻了出。“怎么了?”泯然的房间旁边住的是庄芯妍等连同庄家人,大家聚在一起,彼此意外发现都没出事了,才有心思去找究竟突然发生了什么。四海驿站挺大,这会儿所有的灯都“怎么了?”。

免费阅读

这惨叫声在寂静的深夜里实在是太刺耳,再加上这些修士们都耳聪目明,几乎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钻了出来。

“怎么了?”

泯然的房间旁边住的就是庄芯妍等一并庄家人,大家聚在一起,彼此发现都没出事,才有心思去找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海驿站挺大,这会儿所有的灯都陆续亮起,将周围照的如同白昼。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混在一起形成一股人流,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排查过去,很快,前方就传来一阵惊呼。

“啊!这里死了个人!”

“真的!怎么又死了!这都是第几个了?”

庄父几人对视一眼,他们可不是什么溺爱孩子的长辈,这会儿干脆就带着孩子们凑了过去,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几个庄家的孩子探头探脑的跟在自家长辈身后,看见了位于人群中心倒在地上满身血腥的人。

只见那个十几岁的少年脖颈以一个极其古怪的姿势扭曲着,心脏部位多了一个大洞,丹田也向外翻滚着血肉,淌了一地的血。格外令人瞩目的是那张脸上的表情,极度的震惊中夹杂着不可置信,只是再多的情感都被死亡隔绝在这具已经冰冷的尸体里了。

“……呕!”

有几个孩子包括泯然在内,忍不住干呕了一下,但是在庄父等人的逼视下都努力克制住干呕的冲动,昂首挺胸!

这个年纪的孩子,最是要脸面,尤其是在长辈们面前,一点儿都不想露怯!而且这会儿聚集的这么多人来自五湖四海,他们出来,可是代表着北屿府的!怎能因为一点点小事儿就……呕!

这事儿,还真控制不住。

泯然趁着大家干呕不已的时候仔细看了一眼,她才刚回来,自然不认识地上的少年,但既然住在这里,肯定也是要参加明日国碑会的人。这个时候遇害,是仇杀,情杀,还是被人暗中下手排除障碍?

“让让!让让!”

就在现场一片混乱的时候,一队大魏官员挤了进来,当对照名册找到死者身份的时候,脸色不由得难看起来。

死者是个地方小士绅的孩子,虽然身份不显,可天赋不错,这才十四岁,就已经炼气九阶。

这些日子,不少达官贵人都在暗中调查这种家世不显但天赋不错的少年。谁都不会嫌弃自己家的天才多,要是在国碑会上能得到上人们的青睐,能得到的奖赏不可估量,所以不少人都赶在国碑会开始之前拉拢这些有潜力的少年天才。

只是,人一多,是非就多。

加上今晚这个少年,被杀死的就有十数人之多!其中大多数都是同一驿站里的人所为!

作为国碑会的举办方,这简直是把大魏的脸面往地上踩!

这回也不例外,为首的驿站官员拿出秘宝“回朔镜”,几乎没耗费什么力气就在另一间房里找到了瑟瑟发抖的凶手。

将那个脸色惨白的少年捆起来带走,剩下的驿站官员们好言劝说看热闹的修士们回去,这些大魏官员们简直浑身是汗,作为夹杂在修士与凡人之间的那波人,他们不敢得罪修士,但另一方面却又想死撑着作为一国官员的脸面,可真是难得不行。

跟着庄父等人走在回去的路上,泯然奇怪的看一眼沉默的庄芯妍等庄家少年,“芯妍,今晚的事以前也发生过?”那那个凶手肯定知道自己会被发现吧,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这正是庄父等人想告诉泯然的,趁这个机会将泯然一干小孩子都带到自己房间,庄父在确认外面没人偷听之后,语重心长的安慰起自家小孩子们。

“泯然之前没回来,不知道也情有可原。你们几个说说,凶手的动机是什么?”

呃,这是在考验他们的办案能力?

泯然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教导,顿时来了兴致。

庄铁闫挠了挠头,见小伙伴们没人吭声,自己干脆的做了那只出头鸟。

“我觉得,凶手应该是想提前杀掉有竞争力的对手吧?”

其实,庄家几个孩子想的都是这个回答,只是在帝都待了这些天,修士们彼此之间都是和和气气的,挺有臆想中和谐共处的意味。尤其是之前亲眼见过死者跟凶手在一起进出谈笑的场面,突然之间弄出这种事,大家都有些幻灭。

“铁闫说得很好,”庄父一改平日里的和气,表情冰冷的盯着这几个被帝都和平假象盖住双眼的孩子,语气冷酷,“不要相信任何人!明日国碑会开始,临时改了规则,没人知道究竟要怎么比试,谁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自己组队。所以,就算明日你们被分开,有了自己的道友,也不要忘记!当你对同行之人的信任达到顶点的时候,是别人对你下手的最好时机!”

说完,见众人还是有些不在状况,庄父狠狠心,提起了三年前的事。

“不要忘了三年前的事!要是真死了,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在这里,我也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修士,没有三头六臂,救不了你们。”

“明天,你们只能靠自己!”

“国碑会参加的少年人有数十万人,最终只会选出五百个送入上界。这五百个少年,包括他们背后的家族都会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每一次国碑会后,就是家族更迭之时。为了这些好处,无数人都会疯狂!今晚的事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插曲!”

当这些话落地,几乎所有庄家少年都白了脸,纷纷收起了之前的轻松写意。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今天还在跟他们热情打招呼的人会不会在明天背后捅他们一刀!

泯然对死者和凶手都不太了解,因此没有庄铁闫他们那种强烈的感情,她看一眼庄芯妍惨白的脸,觉得庄父这话说的是不是有些过重。

前半部分都没什么问题,可提及三年前的事,真是戳中庄芯妍的肺管子了。

提及伤心事,庄父心里也不太好受,但是为了这些孩子在国碑会中有更多人存活下来,他只能狠下心肠!

“今晚就暂且一起睡吧,出了这种事,你们自己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之前是为了锻炼他们,但明天国碑会就要开始,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众少年彼此对视一眼,大家都是一家人,这会儿也没那么多讲究,纷纷聚在一起,你贴我我贴你的睡在了地面的铺盖上。

虽然明日的国碑会可能会非常残酷,但至少在今夜,在战斗前夕,他们还是能从彼此的体温里汲取这残酷世道为数不多的温暖……

连载

我靠谨慎修仙

作者:言如许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