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中

大宋梦一场

时间:2020-11-05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李梦彬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最近更新:更多章节

宋太祖赵匡胤开国之初,便为子孙立下之誓:‘严禁杀士大夫及上疏言事者’。正因为如此,大宋,是每个读书学习人梦寐以求想回的朝代,是我们每个读书学习人最受宠的时代。北宋被西方学者称作“东方文艺复兴时期”,不会产生了一大批文化名人。如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上部东京梦华第一回同学相聚游武当离奇迷路遇真人。

免费阅读

  自序余出身卑微,无权贵之亲戚,没土豪之友人,又遇拼爹之年代,虽努力打拼,不过苟延残喘。如今而立之年,依然一事无成。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一家外资工厂上班,这家企业做事很轻松,一天的工作几个小时就能搞定,其余时间都是在打混等下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起初还不适应,慢慢的竟已习惯。现在回头想想,我之所以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自己安于现状。虽然对现状不满。却从未付诸行动。如今,我想改变,可迷茫的我,不知路在何方?一天晚上下班后,我来到宿舍楼下小卖部,准备买点宵夜吃。正好看见几个同事,坐在小店外桌子旁,桌子中间放了些下酒的食物,一包花生,一包鸡爪,一包拉条,一人一瓶啤酒,边吃边聊。见我来,向我招手。我也要了瓶啤酒坐下。我们这些打工仔,业余生活真的很单调,要么上网看电影玩游戏,要么打桌球赌输赢,要么溜旱冰泡妹仔,要么像我们这样喝酒吹牛。大至国家政事,小到工厂花边,无所不谈。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瞎侃。而我在一旁听着,时不时还插上几句。聊着聊着。突然有人冒出一句“如果真能穿越,你们想回到那个朝代”?这一问,倒引起我的兴趣。只听有人答:“我当然想回到大汉朝,纵观历朝历代,唯我大汉强大,不是有句话嘛‘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活在大汉,那才叫舒坦。”有人不同意,争辩道:“你大汉朝虽然强,但有那么多儿皇帝,外戚专权,太监干政,不行不行,那有我盛唐厉害,蛮夷诚服,四方来贺,威名远播。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称我们为‘唐人’,可想而知,唐朝的影响有多大!”话语刚落,又有人不服道:“唐朝厉害个啥呀,一点都不好,你说那武则天,原本是李世民的女人,后来又做了他儿子李治的老婆,这简直是乱伦。还有那杨玉环,本是李隆基的儿媳妇,后来竟做了李隆基的妃子,这要是在我们那儿叫扒灰,脏,真脏!怪不得人家都说脏唐。还是我大明好。‘无汉唐之和亲,无两宋之岁,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真是一个有骨气的时代,想想都叫人佩服!”又有人抢着说:“哎呀,牛啥牛,依我看,最好的朝代是三国。”“嗯?”引来一片吃惊。纷纷问他为什么喜欢三国。他说是因为他喜欢赵子龙。众人大笑。笑过之后,有人问我想回到那个朝代。我不加思索告诉他大宋。大家让我说说理由。我想了想说:“大宋,是每个读书人梦寐以求想回到的朝代。当然也是我们每个读书人最得宠的时代。首先是因为他的政治比较开明,君臣共治。宋太祖赵匡胤立国之初,便为子孙立下誓约:‘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者’。正因为这样,宋朝言论相对宽松,大臣都敢直谏。包拯有一次直谏,吐沫星子都喷到仁宗皇帝脸上,皇上也拿他没办法,只好忍住。还有神宗朝,神宗想处置一位办事不利的大臣,派蔡确去执行,蔡确到了那里,拒绝执行,说‘从太祖以来,没杀过士大夫,我可不想从你这儿开个口子’神宗无奈,只好又下令刺面发配,宰相章惇进言‘你这样还不如杀了他,士可杀,不可辱。’神宗没法,叹了句‘快意事竟做不了一件。’谁知那章惇直接回了他一句‘像这样的快意事不做也罢。’你们说,这些事要搁在大清朝,不杀头才怪。”大家都笑了笑并点头同意。我喝了口酒接着说:“大宋的经济也是了不得,空前繁荣。我在网上看到,大宋GDP占世界60%以上,人口十万以上城市有40多个,百万以上大城市也有四五个。城市化率达30%以上,而‘康乾盛世’时,也不过9%而已。同学们,这可是在农耕时代。真的很了不起!大宋,也是中国陶瓷业最为辉煌的时期,五大名窑所烧瓷器更是闻名后世,只可惜传世之作实在太少。物以稀为贵,2012年香港苏富比拍卖行,以2个多亿港币拍卖出了一件宋瓷。牛吧!宋朝也有世界上最早的工厂,如造船厂、造纸厂、印刷厂、织布厂、火器厂、当然还有各地的窑厂,这些厂工人少则上百,多则上万。工人也和我们一样,按期领工资。经济如此发达,自然而然产生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我可以肯定的说,如果中国古代历史上真的出现过资本主义萌芽,那一定是在大宋。”众人又是点头。我猛喝了几口酒,有人递给我一个鸡爪,我边啃边说:“大宗的教育、文化、科技,在当时也是遥遥领先世界其它国家。宋词自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也都会背上几首。还有那四大书院,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大学。教育的兴盛,促进了文化的发展。产生了一大批文化名人。如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苏东坡、李清照、辛弃疾。陆游、朱熹等等,枚不胜举。唐宋八大家,宋朝就占六位。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新儒学——程朱理学,这种学说,是自南宋到元明清官方正统思想学说,深刻影响着人们的思想以及行为规范。还有宋朝的科技,北宋时期毕昇发明的活字印刷术,被列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北宋科学家沈括,在他的《梦溪笔谈》中就有宋人使用以及加工石油的记载。并且大胆预测石油会深刻影响和改变人们的生活。事实真的被他言重了。现在我们的生活真离不开石油。还有北宋天文学家杨忠辅编纂的《统天历》,比我们现在用的公历只差20几秒。厉害吧!”大家都点头称服。我又喝了口酒继续说:“宋朝也出现了夜市。宋人和我们一样享受夜生活。城市中也出现了最早的娱乐场所——瓦子,相当于现在的大剧院、电影院、戏院,人们在里面可以听戏、听说书、看杂技,和我们现代人生活没啥区别。所以我说各位,大家就是去了宋朝,生活也不会寂寞无聊。”讲完后,我又痛饮几口。大家还沉醉在我描绘的大宋世界中,许久,才醒悟过来。并纷纷称赞宋朝的伟大。但也有人不认同我的观点,问我:“听说大宋是一个积弱积贫的朝代,军事软弱,打不过周边小国,动不动缴纳岁币?”我听了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也是事实,但不全对。大宋的军事并不弱,据统计,大宋对辽、对西夏、对金、对蒙古,发动规模万人以上的战斗,胜率在70%以上。你怎么能说他弱呢?当年北宋灭亡之际,金国举兵南侵,刚刚建立的南宋,就能与之抗衡。后来岳飞率领的兵马,几乎打到他们老巢。还有大家都知道蒙古铁骑,所向披靡,可大宋竟与它抗衡快半个世纪。你还能说大宋军事弱吗?”众人无语。沉寂了一会儿,我还想接着说。突然有人喊了句:“开码了,大家赶快兑奖呀。”一下子,人全都跑走了。只剩下不买马的我。我又叫了瓶啤酒,边喝边用手机查阅关于宋朝的评价。日本文史家内藤湖南——“唐朝是中国中世纪的结束,宋代则是中国近代的开始。”英国科学院院士李约瑟博士在《中国科技技术史》一书中说:“中国科技发展到宋朝,已经是巅峰状态,在许多方面实际上已经超过18世纪中叶工业革命的英国或欧洲水平。”近代著名翻译家严复——中国之所以成为今日现象者,为善为恶,姑不具论,而为宋人之所造就,什八九可断言也。而说起对宋朝的评价,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那句“华夏文明历数千年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读着这些评语,我内心无比激动,自豪。待平静下来,见自己今日之处境,不免又有几分忧愁。解酒消愁愁更愁,我一边喝酒一边发泄着心中的愤懑。老板娘听我神神叨叨,以为我喝醉,催我走人,我也懒得理她。拿起酒一边喝一边走,到了宿舍,便倒头就睡。睡梦中,我梦见自己和大学几个好友。一起穿越到了宋朝,见到了岳飞、韩世忠、辛弃疾,也见到了赵构、蔡京、秦桧之徒。还在大宋闯出了一番事业。可惜美梦被闹钟吵醒。后来,一连几日我都沉醉在自己的美梦里不能自拔。突然有一天,我脑海里闪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要把自己的梦写出来。这不仅是一个梦,也是我年少时的梦想。于是我趁工作之余,写出了这部小说,如您有兴趣,可以抽空去看一看。多谢!公元二零一五年五月

  依稀记得那年蝉叫时,我们因缘相聚在一起。四年悄悄过,你我匆匆别。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把酒言欢实为难,豪言壮语非真言。吾敢言:聚散俩不愿。往事那堪再回首?悠悠!喜悲手中酒。离别又是一把难舍泪,休提。确是心中滴血,眼中泪流,别走!

  公元二零一零年八月初的一天,在武当山脚下大门外,孔文彬回忆起自己两年前写的这首词非词诗非诗的所谓新诗,颇有几分感触。叹时间太匆匆,转眼又俩年。可喜的是自己学有所成,终于可以实现人生抱负了。心理不免又有几分激动。要不那有这闲情逸致,邀上昔日几个同窗,畅游武当。可这几个人怎么现在还不到?正愁着,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扭头一看,哟!这不是司马俊嘛。你道此人怎样?山东大汉一米九,篮球场上好身手。外貌帅气又俊秀,生性仗义又风流。美女迎面过,挤眉弄眼来挑逗。美女前面走,必吹口哨来相留。再加上大学是学体育的,白天跑步打球,晚上喝酒泡妞,四年下来,吹嘘自己泡到的女人不下百人。十足情场浪子,人送外号花花太岁太子俊。未等孔文彬开口,太子俊先发话:“等多久了,少卿?”少卿是孔文彬的字,文艺青年好这个。少卿回答:“等好久了。怎么才来?”太子俊笑着说:“路上有事,耽搁了。”少卿又道:“我说太子俊,这么久不见,你又祸害了多少女同胞?”太子俊笑答:“看你说的,什么叫祸害,那叫拯救,我那什么拯救,当爱覆水难收。”说着还唱了起来。”正聊着,迎面又走过来一位,只见他边走边问:“聊什么呢,这么起劲?”问话的是武术专业的卢九龄。唯一的九零后。你看他浓眉大眼留小辫,短小精悍有威严。俩手相叉置胸前,俨然一副大侠样,当年在大学更是无人敢惹,人人都敬他“九哥”。太子俊先回话:“我们在说你,说你老人家怎么会来晚?凭你的身手,用轻功飞两步就到了。即便有什么原因飞不了,翻个筋斗云也就到了。是不是二师兄?”说着还朝少卿看来。话音刚落,便招来一顿骂声。“你骂谁是猴子?”“你骂谁是猪啊?”“我看你倒像猴子。”几人边笑边骂。正嬉笑着,侧面又来一位。只见他边跑边说:“抱歉各位,兄弟我来迟了,路上堵车。”众人回头看去。这不是金总金宗耀嘛。此人是和少卿一个专业,都学的是金融。但见他油光发亮额头宽,细眉高鼻眯缝眼。身体微胖皮肤白,中等个头有表戴。因是山西煤老板的儿子,人称“金总”“金富少”。不过,他更喜欢别人叫他“金少”。太子俊抢先说话:“金总就是金总,每次都最后到。”九哥也开口道:“金总可真是大忙人啊。不只最近在那发财?”金少连连说不好意思。那几个不依不饶。少卿劝了句:“人总算齐了。赶快走吧,都两点多了,再不走天都黑了。”边说边拉他们上山。这四个在大学便是死党,今天相聚上武当,一为庆祝少卿毕业,二为兄弟们当年大学情谊。四人边说边聊。金少问少卿:“少卿,研究生毕业了。今后有啥打算?”少卿回答:“能有啥打算,爹妈托关系都安排好了,就等回去上班。”太子俊问了句:“听你口气,好像不情愿?”少卿道:“我倒想留北京,为我,也为我家晓晓。”太子俊追问:“咦!说的那么伟大。那怎么不留?”少卿无奈回答:“爹妈同意我和晓晓在一起,条件就是回老家工作。否则一切免谈。”九哥叹了句:“听话的孩子!”少卿苦笑。太子俊又问:“那你家那母老虎会答应?”少卿笑道:“不答应又如何?先跟我回去过了这一关。领了证,我们再想办法。”太子俊又道:“没想到大学毕业,你俩还是在一起。”九哥插话:“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始乱终弃?”太子俊争辩:“我怎么了,我只是还没有找到真爱罢了。”金少笑着说:“是是是,还没找到真爱。”九哥少卿听了也笑,太子俊一脸无辜样。过一会,少卿问金少:“金少,听说你最近在上海混的不错,都开公司当老板了?”金少忙回答:“哪有哪有,小打小闹,不值一提。”少卿道:“说说。”金少不愿提。少卿不依不饶费让他说。太子俊也附和让他说。谁知金少话锋一转问太子俊:“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倒是你太子俊,最近又让多少少女变大嫂?”太子俊笑道:“呵呵,我呀,毕业这俩年一直在四川混,边玩边工作。说实在的,那边的美女真是如云。不是有句话说来着,中国的美女在四川,四川的美女在成都。你不到成都,你是真不知道美女长啥样。大街小巷,商场广场,酒吧KTV到处都是美女。不信,你到春熙路上去看看。不是我吹,少卿你若去了,保证把你家杜晓娟换掉。金少,你若去了,只恨身体不好。九哥。你若回去,老婆不愁找。”九哥骂道:“格老子,老子是找不到婆娘吗?只是不想找。老实讲。你在我老家搞了几个幺妹?”太子俊笑答:“没几个,也就几个足球队吧。”九哥一听就不爽,骂骂咧咧道:“老子咒你早死,不死也阳痿。活着就会害人。”太子俊乐道;“哎呀,不要嫉妒嘛。有本事你也搞去。告诉你。会泡妞那也是本事。”九哥又骂;“什么臭本事,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少卿见俩人有点火药味,赶紧打圆场:“九哥,听说你毕业后,一直在广州混,给老板做保镖。应该不错吧?”九哥听了,说:“还凑合,一个月万八块钱,管吃管住。但你们也是了解我的,也存不到多少钱。”太子俊插话:“都输了吧?”九哥气道:“输你妹,不会说话别说。没人把你当哑巴。”金少劝了句:“哎呀,你俩见面就吵,别吵了,好不容易见次面。”然后又对九哥道:“九哥,听说你打算在广东安家?”九哥叹了口气说:“我也想啊,当初来广东,只因身体里流淌着一半广东人的血统。听祖辈上说,当年湖广填四川时,祖先从岭南移民到四川。现在再想回来,却感觉力不从心。广州这地方,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混不下去还是要回去。”金少道:“是啊,混不好我也要回去。”少卿也附和着:“是是,那都不好混。”然后又说:“说起历史,我也想到了我祖先。我祖辈最早从山东迁到山西,后又从山西大槐树被迫迁到河南,到我这代已经第七十八代。说起来,我和金少、太子俊都算是老乡。”太子俊听了乐呵呵说:“怪不得我们这么有缘,既是同学,又是兄弟。”众人相视一笑。就这样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天都暗了下来,这几人连金顶都没上去。也不知走到哪里了。看看地图,此处也没标识。金少提议沿着眼前小路继续走下去。大家都同意,于是继续前行。走着走着,看到前面有一道院。门是开着,众人走了进去。院子里有几个小道士。见有人来,便都围了过来。有一年长的上前迎道:“无量天尊,各位施主,贫道有礼了。”少卿一边还礼一边开口说:“各位道爷,打扰了。我等四人,来宝山游玩,不想迷了路。还望指点一二。”那道士听了。答道:“各位施主,这里是后山,你们要回去,还要绕到前山才能回去。如此恐怕天黑也下不了山。”太子俊一听,嚷嚷道:“这可咋办,照他这么说,就是下了山,大门锁了。也出不去。”几人犯愁。突然从正堂房中传出一句:“什么事?”刚才和他们答话的道士听了,立刻进去。过一会儿出来,对四人说请他们进去。四人跟着他进去。到了房间。看见房中坐一老道姑。只见她满头白发。白发中又有几缕银发。瞧着样子,估计也有八十来岁。再看阵势,像是管事的。还没等他们四个开口。女道士先说:“无量天尊,各位施主,贫道起首了。”四人还礼。道姑又示意他们坐下,四人坐定,又有小道童奉上茶水。少卿扭头问刚才那道爷这道姑身份,才知是山主。忙开口道:“真人,失礼了。我兄弟四人迷路了,到此叨扰。还望见谅。”道姑回话:“施主客气,既然来我寒舍,那就是有缘。贫道自尽地主之谊。”说完又命准备斋饭斋舍。太子俊按不住内心的好奇,开口问道姑:“师太,您老今年高寿?”少卿一听脸皱了起来。忙开口道:“真人见谅,我这兄弟,不知道家规矩,冒犯山主,还望见谅。”师太笑答:“无妨无妨,他人也许忌讳这个,我不在乎。老尼我今年两甲子有三。”少卿大惊。太子俊小声问少卿,少卿低声告诉他一百二十三岁。太子俊也吃惊。忙问:“师太有何长生秘诀?”师太回答:“哪有哪有,只是一切顺其自然,无为而过,莫争莫恋莫贪,无欲则刚,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貌。道可有,又可无。莫强求,平时多注意修身养性。练练剑,打打拳,仅此而已。”众人点头。少卿接着说:“道德经有语‘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吗?”师太点头,又说:“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惰,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众人越听越晕。太子俊又问道:“师太,可服有丹药?”师太笑道:“呵呵,老尼也曾按古书记载,以及师傅传授,试着练过些。也服用过,但都不见效。个人认为还是要修身养性的好。”太子俊又问:“那如果真的没用,师太怎会返老返童?师太能不能赐我们几粒?掏钱买也行。”师太只笑不语。太子俊不依不饶。师太有些烦了。用眼神看了看刚才带他们进来的道士。那道士会意,开口道:“各位施主,今日天色已晚,早些用过斋饭歇息吧。”说完便要带他们出来。四人也只好出来。太子俊又问这道士尊号,才知他叫虚空。又问人家是否服过丹药,年龄几何?问个不停,那道士只顾带路,一句不答。安排好房间便走了,不久,有俩个道童送来饭菜。太子俊不见虚空道长,问他们:“你们虚空师兄呢?”一个道童答:“在斋堂吃饭哩。他嘱咐我们送饭菜过来。”太子俊又问:“他脾气是不是很古怪,怎么我问他,他一句也不答?”另一个道童道:“才不呢。我师兄平常话可多着呢,只是最近有心事,所以不愿多讲。”太子俊又问:“有何心事,说出来,看我们能不能帮上忙。”那两个道童犹豫了一下。其中一个说:“那我告诉你们,你们可不要说出去。”四人点头。道童见状接着说:“是这样的,我师兄出家前,俗家名讳李淳峰,家里还有一老母亲,如今老人家病重。做手术需要一大笔钱。我们师兄弟几个凑了些,但还差五六万。”金少插了句:“我以为多大点事呢。原来为钱发愁。”两个小道士感觉话多了,起身告辞。四人围桌吃饭。太子俊边吃边想。吃完饭后,少卿朝他问了句:“你怎么回事,看你魂不守舍的。是不是还想着吃仙丹?”太子俊反问:“难道你们不想尝尝这仙丹的味道?”少卿摇头。九哥也摇头。只有金少没做声。太子俊凑到金少旁边对他洗脑:“你也看到了,那位师太都一百多岁了。看上去顶多八十岁。我怀疑她肯定服用过丹药。如果咱们兄弟也能吃上一粒,估计也能延年益寿。最不济也能强身健体。”见金少没反对。又开始诉苦:“你们看,我今年才24岁,女孩子都说我像30。明显未老先衰。要是能吃上一粒,说不定也能重返年轻。再说咱们兄弟当年可是拜过关老爷的。说好要同生死,共富贵。你们不会看着兄弟我先挂吧?”九哥骂道:“我呸,你老的快,是你纵欲过度。身体透支严重,少玩弄些女人就好了。”太子俊道:“一边去,什么叫玩女人,那叫采阴补阳。”九哥又骂:“补你妹,你猪八戒想吃人参果,你自己弄去。”说完倒头就睡,不再理他。太子俊见状,也不理他。眼巴巴望着金少。金少想了下说:“要不咱也弄几粒尝尝?”没人答话。太子俊却不管,见金少动摇,就像黑夜里看见萤火虫一般。高兴道:“就是就是,我都想好了怎么弄。就朝虚空下手。跟他做笔交易。”少卿躺在床上,不屑道:“能行吗?”金少道:“没有谈不成的买卖,只有不合适的价格。”说完便要起身出去。太子俊也跟着,还附和着说:“对对对,金总就是金总,说的太对了。”其余二人不理他俩。依旧躺着。不知过了多久,少卿都快睡着了。二人从外面回来,面带笑容。刚进门就喊着搞到仙丹了。九哥不理他,太子俊硬把他拽醒。少卿问:“那仙丹在哪?”金少答:“等着吧,如果不出意外,半夜就会送来。”九哥又骂道:“奶奶的熊,把老子弄醒。睡不着了,斗牛斗牛。”太子俊嚷道:“你个赌鬼!一天不赌都不行,我今天心情好,陪你玩两把。”九哥从背包里摸出一副扑克。四人玩起牌来。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已经快一点了,有人敲门。太子俊赶紧开门。一看,正是虚空。赶忙问:“丹药弄到了吗?”虚空点头答:“嗯。”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葫芦。用手按着瓶口道:“不过,先把剩下的钱转过去。”金少道:“我们总的先看下货吧。”虚空深思了一下,便打开葫芦口,倒出一颗丹药来。只见一个鹌鹑蛋大小的结晶体,通身金黄发亮。这四人看了,也觉神奇。少卿自言道:也不知这丹药到底有没有用。虚空道:“还是有用的,要不我师父也不会这么长寿。”金少也不再多想。掏出手机。分分钟把钱转了过去。虚空收到短信提醒,便放心把丹药分给他们,一人一颗。自己也留了一颗。说道:“这仙丹需按时辰服用,效果更好。现在子时,时间正好,我先服了,”说完一口吞下。服完后又接着说:“我今日做下此等丑事。道院定不能容我。我要赶紧下山。各位就此别过。”说完行礼走人。剩下四人拿着丹药呆呆站着。还是太子俊先开口:“兄弟们,赶紧享用吧。”说完不等他人说话,便一口咽下。金少见状,也随后服下。少卿犹豫了下,还是吃了。九哥最后服用。吃完仙丹,四人上床休息。聊了会天便都睡着。也不知这仙丹药效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部东京梦华第一回同学相聚游武当离奇迷路遇真人

竹马是只笑面虎愿君笑金色绿茵回收商的万界之旅从精武英雄开始天痕封魔录蜀山之玄门正宗边关战神重生之大学霸超能仙医


大宋梦一场小说章节

查看全部目录

大宋梦一场小说资讯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宫斗宅斗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 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