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年代文里躺赢 第2章 呆子,扶我起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后面那家被人征走了,里面住着一个大佬,《九薇》的最重要的男配之一凉以谦。他来村子里是为了找寻被被拐卖多年的外甥,书中的男主解子诚。凉以谦有病,她正好能治他的病。凉以谦有钱的人,她正好不缺钱!沈初念突然有种自己回到这里是被老天爷抓了壮丁的既视感。《九薇》他来村子里是为了寻找被拐卖多年的外甥,书中的男主解子诚。。...

后面那家被人征用了,里面住着一个大佬,《九薇》的重要男配之一凉以谦。

他来村子里是为了寻找被拐卖多年的外甥,书中的男主解子诚。

凉以谦有病,她刚好能治他的病。

凉以谦有钱,她刚好缺钱!

沈初念突然有种自己来到这里是被老天爷抓了壮丁的既视感。

《九薇》中没有自己,凉以谦三年后就疯了自杀谢世。

天不生我沈初念,九薇万古如长夜……

“啊——”一声尖叫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滚到了沈初念脚边。

沈初念还没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一个高大挺拔五官深邃,神色冷峻却眼神癫狂的年轻男人冲出来掐她的脖子。

上来就锁喉,过分了哎!

这就是凉以谦啊,帅得很具体,病得真严重!

凉以谦目光一闪,双手掐住沈初念脖子那刹那闭上眼睛沉沉睡去,手垂了下去,人往地上倒。

沈初念搂住他的腰,整个人都不好了,狗男人好重。

她的小体格扛不住扑通摔在地上,凉以谦压在她身上把她的灵魂快压出来了。

金助理,就是滚到沈初念脚边的不明物体脑子里轰的一下,老板又会犯病,这穷乡僻壤的连个像样点的医生都没有……

沈初念抬脚踹在躺在旁边眼神发直的金助理身上,“还看什么,赶紧把你老板搬开!”

噢,对对对,金助理连忙爬起来把凉以谦抱起来,扶进屋里安顿好赫然发现凉以谦居然没犯病,怎么肥事?

他出去发现沈初念还躺在地上,“你,你没事儿吧?”

“老娘全身上下都写满了老娘快被男人压死了,你觉得有没有事儿?”

金助理嘴角一抽,低眉顺眼的小媳妇思想还挺开放,“地上都是水,你怎么不起来?”

老娘要起得来怎么会不起来?沈初念丢给金助理一个大大的白眼,“呆子,扶我起来!”

其实这真不怪他!内地民风保守,他哪敢上手扶人家小媳妇,金助理一把把沈初念薅起来。

沈初念起来得又快又猛,头晕目眩,跌跌撞撞。

金助理手足无措的解释,“我,我没想到你这么轻。”

所以怪她咯?沈初念懒得跟个呆子计较,她身上都湿透了,还是赶紧算完账回去换衣服吧。

现在虽然是夏天,穿着湿衣服也容易感冒,毕竟沈大妹这身体战五渣都没有。

她跟着金助理进门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刚才我给你老板治病了。”

“你是咋做到的?”老板每次发病都是一次特大灾难,他就是灾难最大受益者。

今天刚开始就结束了,简直跟做梦一样。

而且她碰过老板,老板居然没事儿,这是个奇迹!!!

沈初念朝金助理伸手,年轻人知道越多死得越快,“诊疗费封口费,五百块人民的币。”

“哎,好!”金助理颠颠儿的翻出钱包,数了五百摩挲了半天,递给沈初念。

割肉一般舍不得,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钱是他生的呢,沈初念弹了几下确定是真的,收起票子扶着墙离开,搞路费get√。

“让你老板少吃点,回头把媳妇压死了可没地方哭去!”她想起凉以谦没结婚,遗产全留给了他外甥,好吧,告辞。

“先生吃得很少!”金助理想控制抽搐的嘴角,没控制住。

她忽略这茬了,凉以谦不但有躁郁症,还有厌食症,长期失眠,他能活到25岁是个奇迹。

今天先走为敬,他日等他们上门求医。

沈初念对钱不感兴趣,主要是年纪越大越喜欢钱上面那四个男人。

想她上辈子视金钱为粪土,一不小心就成了熊猫级别的,功成名就父母却双双离开了她。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待,人生最最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人没了,钱还在银行里,遗产无人继承,不知道会便宜谁。

沈初念回到尤家换了一身衣服,依然觉得浑身发冷。

连心都凉了!这身体基本算是废了……

还好她来了,可以抢救一下。

她炖好鹅,给自己盛了一碗汤先抢救一下自己的胃。

鹅肉就算了,现在的她要不起!

作为吃货,看到美食吃不成实在太糟心。

沈初念移开视线,收拾好残局,操起一个补了十几个眼的搪瓷盆子连汤带鹅舀起来,端到外面的大桌子上就听到了脚步声。

“啊,今天有肉吃!”一个七八岁大小的男孩钻进来,小黑手上去撕了一个翅膀就往嘴里塞。

靠在椅子上的沈初念扫了他一眼,这孩子今年八岁,尤大伟才二十,肯定不是亲生的,天晓得从哪抱来的。

尤大伟乐意喜当爹,沈大妹愿意喜当妈。

她,沈初念不愿意!

上辈子是成功人士,累得昏天黑地不知今夕何夕才会让吕茶茶那婊砸钻了空子。

这辈子她就是来度假的!!!

尤家全员恶人,尤老大脑子还算清楚,离开的事情着落在他身上。

说曹操曹操到,尤老大走进来看到桌上的鹅翅啃得满嘴流油的小侄子,“这鹅哪来的。”

沈初念听而不闻,闭上眼睛养神,准备应付接下来的大战。

尤老大觉得沈初念哪里有点不一样了,铁锅炖大鹅实在太香了他顾不上细想,走到桌边伸手撕下一条腿啃起来。

其他人闻着香味儿进来把大鹅分来吃了,防备的目光一直溜着躺在椅子上的沈初念。

沈初念:这一家子脑子都不太聪明的亚子,倒是给她省了不少力气。

尤家人风卷残云一般吃完大白鹅,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屋子。

尤老大没看到尤菜花,对自己媳妇努努嘴,“你去看看妈。”

尤老大媳妇爬起来去尤菜花没看到人,“妈不在房里。”

村子里也没有,她老人家……

尤老大有点慌了,连忙招呼一家子去找人。

很快在尤大伟房间里找到了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尤菜花,七手八脚的把她扶起来送回房间。

尤老大领着两个兄弟去外面找沈初念兴师问罪。

“妈为啥会睡在地上?”

“妈身上的伤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你居然敢打我妈,看我捶不死你!”



乐善小财女(上)反派老公在线养参巨星闪耀时凤妃凰王诸天万界神龙系统人间归晚氪金女仙问鼎玄术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动我点石成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