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章 野菜糙米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郑老爷子名郑大福,在兄弟中居长,他更年轻时在外面跑过几年行商很是见了些世面,只不知道为何没几年就回了老家,后与继母赵老太太和弟弟郑二福分了家,接着带着一大笔银子,兴建老宅又置备了田地,婚娶生子。最富足的时候,郑大福名下有良田三十二亩,家中人口最富裕的时候,郑大福名下有良田三十六亩,家中人口也不过他们两口子,全由他当家做主,还养了两个长工,在整个白水村都是排得上的人家。。...

郑老爷子名郑大福,在兄弟中居长,他年轻时在外面跑过几年行商很是见了些世面,只不知为何没几年就回了老家,之后与继母赵老太太和弟弟郑二福分了家,然后带着一大笔银子,修建老宅又置办了田地,娶妻生子。

最富裕的时候,郑大福名下有良田三十六亩,家中人口也不过他们两口子,全由他当家做主,还养了两个长工,在整个白水村都是排得上的人家。

不过随着长子郑丰年入学读书,之后考童生考秀才,家中的花销也紧随着一路猛增,且家中人口渐多,又要娶儿媳嫁闺女的,这些年逐渐的卖了十来亩良田,长工也早已经辞退。

但所有的付出都是有回报的。

郑丰年十八岁考上童生,在而立之年终于考中了秀才,成为整个白水村唯一的秀才,现在镇上与他的两个同窗合开了一间私塾,教书之余也不忘温书学习,欲要再下场参加明年秋天的乡试。

不仅如此,郑家小大房的长孙,郑丰年的长子郑文杰年仅十六岁,就已在去年通过县试、府试考中了童生,比之他父亲似乎还要更聪明些。

现在,他正在镇上的书院读书,小大房的媳妇李氏也带着两个女儿郑云兰和郑云丹还有小儿子郑文浩住在镇上,伺候专心读书的父子两。

家中有两个读书人,人口也一年年的增多,所以尽管仍有良田二十余亩,郑丰年每月也能得些束脩,但郑家的日子依然过得紧巴巴,基本可说是难得有吃饱的日子,更不必想吃得有多好了。

尤其是今年,已有三个多月滴雨不下,江南虽少有干旱,但眼下的情况,粮食减产已是必然。掌握着郑家内政大权的老太太孙氏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数着米粒下锅,若无特殊情况,一天两顿坚决不让人吃饱。

此时天色尚明亮,但家家户户都燃起炊烟或是已经开始吃晚餐。

郑家也把饭桌支在了院子里,并排的两张桌子,一大家子就围在一起乘着晚风吃晚饭,倒甚是凉爽。

云萝看着面前稀薄的糙米粥,几根发黄的野菜在其中搅成一团,实在是让人没有半点食欲。

她经历过最艰苦恶劣的日子,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啃草根,甚至是生吃蛇虫鼠蚁都完全不在话下。

但同时,她出身富贵,家有功勋煊赫的爷爷,出身大家、国医圣手的奶奶,外祖巨富,姥姥曾是祖国最优秀的外交官,父母虽常年不在家,但也待她如珠如宝。

在她曾经的整个幼年、童年和大半个少年时期,她都过得肆意且奢靡,最大的烦恼就是沈念那个死丫头真是怎么看都不顺眼。

直到那一年她亲眼目睹父母双双倒在她面前,她的生活才忽然有了变化,但她依然是两家长辈们心中最最宠爱的乖孙,而她放下学业征兵入伍,执行第一个任务的时候,就一刀捅死了杀害她爸妈的某组织头目。

所以,她真的是无法几年如一日的对眼前这种粗糙且散发着奇怪味道的稀粥保持食欲,尤其是当想到今晚还有一整只红烧小野猪在等着她去临幸的时候,更是连饭桌上最油润鲜香的那一碗青菜煎豆腐都吸引不了她的目光了。

她无聊的搅了几下糙米粥,目光从围坐一桌的郑家人身上扫过,神情微敛。

相处近八年,这也算是她在这个世界的亲人,自有一份感情在。

但也仅此而已。

面对着他们,她总是能感觉到横亘在心中的那一层隔阂,一层与所谓血缘并无关系的隔阂。

所以,对于这些年来遭受的苛待和不公,她在大部分时候都能保持着心平气和。

似乎是下意识的,她将这些都当成是一场交易。

他们供给她一个安身之所,她则时常带些小猎物回来改善一下伙食或是补贴一点家用。甚至以后,她也会如一个小辈一般,尽一个小辈应尽的责任。

不奢望,无期盼,自然也就不会因为不公和偏心而怨愤伤心。

当然,虽有隔膜,但同样的亲人也总有个亲疏远近。

就比如现在,面对着三叔家那两个吃完了稀粥还在添碗的堂妹,她却仍是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粥倒进了隔壁自家姐姐的碗里。

碗里忽有天降米粥,把郑云萱给吓了一跳,慌忙抬头就要将粥顺着原路还回去,“小萝,你这是做什么?快拿回去,姐姐已经吃饱了。倒是你,刚还在喊着饿,现在怎么竟一口不吃?”

云萝迅速的把碗拿开避过要还回来的粥,一脸严肃的说道:“我觉得这个不大好吃!”

另一边,郑小弟捧着小碗眼巴巴看着,却只换来三姐的一个斜眼。

郑小弟委屈的一扁嘴,又看看自己手中还剩一个碗底的稀粥,一脸纠结的说道:“三姐,你一点都没吃,要不,我分你一些?”

云萝默默的遮住了碗口,摇头,“不用,你吃吧。”

“可是……”

这边姐弟三人的动静早已经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老爷子坐在上头并没什么反应,倒是他旁边的老太太孙氏脸色不善,直盯着小文彬说道:“吵什么吵?不想吃饭就滚下桌去!你当人稀罕你那点东西,只怕人家背着你吃肉,早就吃了个饱!”

郑文彬面对祖母,瞬间被吓了个低头含胸不敢言。要将粥拨回到云萝碗里的郑云萱也条件反射的抖了一下,递着个碗不敢再有大动作。

坐在对面就着咸菜扒拉稀粥的郑老三眼珠子骨碌碌转溜,忽然转过头来冲云萝嬉笑着说道:“乖侄女,不如明日三叔陪你一块儿上山?正好也能给你搭把手,帮你担点儿重量什么的。”

孙氏顿时将目标转移到了郑老三的身上,虎着脸骂道:“整天就想着偷懒耍滑的,田里地里那许多活计都不用干了吗?”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想跟着去山上是打着什么主意!

郑老三却并不以为忤,依然嬉皮笑脸的,“娘唉,哪里来的有那许多活计?我这不是趁着有点儿空闲也想跟着去山上碰碰运气嘛。萝丫头都能时不时的捡些野鸡野兔的回来,我这么大个爷们上山,指不定就能逮头野猪回来!”

孙氏闻言,当即一筷子就朝他的脑袋敲了过去,啐道:“呸!就你还想逮只大野猪回来?别是被野猪给逮了去吧!”

老爷子眼见着这话说得越来越不像样,不由沉下了脸,道:“行了,都好好吃饭,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见饭桌上终于安静了下来,老爷子才又转头对郑老三说道:“咱庄户人家,一年到头哪里会有空闲的日子?明天你就跟我与你二哥一起去挑水浇灌。这老天爷总不下雨,眼看着田里都要开裂了,也不知今年能有多少收成,唉~”

这下,就连家中的孩子都不由得满脸忧愁,唯有年纪最小的郑文彬和郑云梅两人,还不懂这许多,以至于脸上的表情很是懵懂。

郑老三苦着脸,搅着筷子将最后一口粥扒拉进嘴里,瞥了云萝一眼,笑嘻嘻的说道:“萝丫头的力气大,不如明天也一起去?”

老爷子一愣,随之脸色一沉,“胡闹!萝丫头再有力气也还只是个孩子,且正是长身子骨的时候,你作为亲叔叔,就是这么疼自家侄女的?说出这种话,也不怕被人戳你的脊梁骨!”

倒是孙氏神色一动,但看着脸色黑沉的老头子,她嗫嚅两下最终还是闭上了嘴,没有将到了嘴边的话吐出来。

郑老三撇了下嘴,眼疾手快的将盘子里的最后一块油煎豆腐夹到了吴氏的碗里,笑嘻嘻的说着:“媳妇你多吃点,你现在可是两个人呢,亏了谁也不能亏了你。”

孙氏在旁边横眉冷对,“谁还没生过孩子咋地,就她最娇贵!要还生不出儿子来,看我不休了她!”

“哎呦娘唉,你急啥?二嫂不也是生了两个侄女之后才生的小文彬吗?我媳妇这一胎保证是儿子,您就放心吧!”

郑老二笑得憨厚,刘氏也抬头看了三叔三婶一眼,抿嘴微笑,却是始终一言不发。

郑云萱看了爹娘一眼,也默默的低下头去,轻蹙的眉头藏着一抹失落。



秦道孤仙换妻女人,非诚勿试诸神莫挨老子武侠世界从天下第一开始魔女仙踪勇士与黎明快穿之冒牌系统寻找宇宙中的星灵后汉长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