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心如月 求娶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哪有女子会拿自己清誉开玩笑,谁又没更年轻气胜过,这种事,大家都能去理解。”席间一名中年人男人的声音响了。他是户部尚书梅敬之。南亦辰闻言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唯有紧握拳头,恨恨的盯着锦心。不在场的人个个都是人精,又怎会听不出梅敬之的挑衅,但是话是这么他就是户部尚书梅敬之。。...

锦心如月

推荐指数:10分

《锦心如月》在线阅读


“哪有女子会拿自己清誉开玩笑,谁又没年轻气盛过,这种事,大家都能理解。”席间一名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

他就是户部尚书梅敬之。

南亦辰闻言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惟有握紧拳头,恨恨的盯着锦心。

在场的人个个都是人精,又怎会听不出梅敬之的挑衅,虽然话是这么说,理也是这个理。可身为当事人南亦辰的反应显然不悦,各自琢磨都是不好惹的主,于是选择静观其变,场面一度安静下来。

有人一副看好戏的姿态,有人希望南亦辰能怼回去。

场面愈发安静诡异。

“爱卿想要什么尽管说。”皇帝适时打破沉默。

南亦辰额上青筋隐隐暴动,眉心蹙成一团,眼眸似怒似痛苦,手松了紧,紧了松,久不回话。

姜贵妃娇声道:“南将军定是看上这小宫女,不若娶回家好好待她,让她成为人人羡慕的女子。”她说完之后又将“好好待她”重复一遍,咬字极重。

他喃喃道:“好好待她。”

他敛了怒气,换上笑颜,拱手道:“陛下,娶她是臣的心愿。”说娶她的时候,手指向锦心。

“陛下,此女与胞妹极为相似,若赐给沐府,必能解祖母郁结之苦。”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席间一少年说话间已至南亦辰身边并肩而站。

他是沐家公子沐修染,他的祖母罗英与皇帝年龄相仿。在皇帝还是皇子的时候,曾被手足暗算,落入陷阱九死一生,正巧被路过的罗英相救,罗英出身武将世家,自幼习武,方能成功解救。当时皇帝对她许诺,应她一件事以还她救命之恩,可罗英一生顺风顺水未有所求,于是被搁置一边,难得皇帝没有忘记,偶尔通过旁人提及,罗英也不作回应。

然而此时被提及,皇帝倒是有些犯难,两边都许了承诺,又是同一个要求。见锦心还趴在地上,温声道:“还不快起来,趴着多难受。”

锦心连忙起身,退到一边,她抬眼看了看沐修染,沐修染回给她善意的笑,

姜贵妃看着皇帝,献计道:“陛下不必犯难,既然看上同一人,不如让这宫女自己选,看她愿意跟谁。”

皇帝看着姜贵妃,语气暧昧道:“爱妃不愧是解语花。”

遂又把难题甩给锦心,道:“你来选。”

沐修染见锦心神色有异,忙道:“不如暂时陪伴祖母些时日再谈婚嫁,届时从沐府风风光光出嫁。”

姜贵妃看着锦心道:“你如何抉择。”她的语气咄咄逼人。

锦心深吸一口气,道:“我倾心南将军,自然选将军。”

沐修染急道:“锦心姑娘。”

锦心有些诧异,他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南亦辰道:“明天就是好日子。”

姜贵妃赞同道:“明日我亲自送她出嫁。”

沐修染不甘的叹了口气,道:“既然姑娘与胞妹有此因缘,姑且当是在下的妹妹,我送你陪嫁侍婢一名,唤阿诺。”

“到底还是虚荣作祟,宁愿自取其辱也要嫁入高门。”太夫人见她低头久不言语,认为她心虚。

这一声也打断锦心思绪。

锦心道:“我不过是个宫女,哪有这样的胆子,去惹将军。不过是上头怎么说,我就怎么办,棋子罢了。”

太夫人闻言沉思良久,问:“是谁?”

锦心咬唇不语。

太夫人又问:“梅敬之?”

锦心拽着衣角同样不答。

太夫人也不计较,微微一笑:“罢了,既然不想说,我不问就是。”

须臾,太夫人道:“你也别怪辰儿,他非狠心之人,只因所求未遂,心中不痛快,才会如此。”

锦心道:“太夫人这是做什么,我哪有资格去怪他。”

太夫人道:“也罢,你也是身不由己。今后搬到我院子住吧,这间屋子晦气不适合居住。”

锦心眼中仍是戒备不减,道:“我搬到您院子不太合适吧。”

太夫人道:“不必担心,我以后不会再为难你。”

于是,锦心和阿诺搬到了太夫人居住的西院清心居。院中有花、有树、有草,两棵高大挺拔的桂花树分别耸立两侧,石子铺成一条大道,大道旁长满绿油油的小草,草中央有石桌石凳。

院中有正房五间,每间独立且修葺的精致典雅。说是搬其实也没两件可拿的东西。倒是一拨下人睁大了眼睛,下巴都要惊掉了。慕容楚楚也不敢相信,跑到太夫人面前就是一通撒泼,自然被太夫人一番教训,只好跺跺脚不甘心的原路返回。

与太夫人相处久了,锦心不仅放下戒心甚至觉得太夫人和蔼可亲。她也渐渐得知南家的往事。

南亦辰的家族于丹阳镇小有名气的商贾之户,他的父亲南行舟是家中长子,南行舟掌管着家业,在他的带领下生意做的红红火火,更难得的是他与慕容文淑恩爱有加从不纳妾。所以南亦辰的童年幸福无比,可惜好景不长,南行舟在一次进货途中被山贼洗劫不幸身亡。慕容文淑尚在悲痛中就被南行舟弟弟赶出家门,独自霸占家业。

慕容家也不愿收留被赶出来的慕容文淑,慕容文淑领着南亦辰和他弟弟流落街头,彼时南亦辰不到十岁。

在慕容文淑最艰难的时候,只有她娘家堂兄的小妾常常在暗中接济她帮她。

而南亦辰十二岁的时候不知怎的就被裴将军看上,于是,裴将军将他带走扔到军营,但也只是个打杂的。南亦辰在营中逮到机会就趴在校场偷看练武,然后在夜深时苦练武功。

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南亦辰如往常一般苦练,谁知路过的副将袁烈见他武艺超群,便要和他切磋。要知道袁烈的武艺在军中可是数一数二,虽说赢了却赢的有些吃力,想想自己在这个年纪比之逊色不少,登时觉得南亦辰是可造之材。便带在身边亲自教他排兵布阵的谋略,而南亦辰领悟力极强令袁烈吃惊不已,走到哪里带哪里,恨不得把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在一次战乱中,袁烈带他随裴将军进战场,他也不负所望屡立奇功,裴将军对其赞叹不已。于是,他们凯旋回朝,皇帝要重赏裴将军,裴将军也不揽功,称战功为南亦辰所立。因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又出了这等人才皇帝自然大喜,于是封南亦辰为将军还赏了一座府邸,彼时他十八岁。

而太夫人在南亦辰封官后回了娘家,那娘家人简直当祖宗伺候,百般讨好千般奉承差点没下跪。指着南亦辰能提拔提拔表兄弟混个官当当,全然忘了当初的冷漠。然而面对那些无理的要求太夫人淡然回绝,只接走了堂兄的小妾及其子女。

这天锦心同往常一样陪太夫人聊天解闷,忽然太夫人说道:“你要是觉得闷可以出去走走。”锦心心想,我倒是想啊,若是碰到那“冰块”我还有命吗。额,别说看到,就是想想这汗毛都竖起来了。太夫人又道:“算了,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锦心扶着太夫人在府邸转悠。阿诺则远远跟着,锦心也奇怪的问过阿诺,为什么自从换了院子她总是离得那么远,感觉有点生分,而阿诺的回答就是把脸甩到一边装作没听见。锦心只得作罢随她去。

这逛着逛着锦心察觉有点不对,按理说太夫人对府邸早就熟到失去兴趣,怎么还有雅兴四处闲逛。锦心道:“太夫人莫不是在陪我吧。”太夫人微笑道:“你不喜欢吗?”锦心心中蓦地生出受宠若惊的感觉,说道:“太夫人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太夫人道:“有吗?你这孩子。这些日子分明就是你在伺候我,怎么反倒成了我对你好。”

同样的亭台楼阁花圃水榭,从前锦心看觉得与地狱无二,怎么看怎么刺眼。如今再看婉如仙境,怎么看都美轮美奂。

锦心还没高兴多久,迎面走来一脸黑线的南亦辰,锦心下意识往太夫人身后挪了挪,太夫人却笑着拍了拍她手臂仿佛在说别怕。

南亦辰走到七步之处停了下来,对着太夫人说道:“母亲,我有事要说。”太夫人道:“你且说。”南亦辰眉尖抽了抽,瞟了一眼锦心,道:“母亲,您如果觉得寂寞,需要什么样的人陪伴,我都可以找来。”太夫人道:“有锦心陪着我怎么会寂寞,挺好的。你就是为了说这个吗?”南亦辰的脸黑了又黑,道:“不是,两日后赵姨娘回府。”

赵姨娘便是太夫人从娘家带回来的堂兄的妾室,一同带回来的还有她的女儿慕容楚楚和儿子慕容晏然。

太夫人面露喜色,道:“她这次去娘家省亲倒是舍得回来了,也不知道亦平有没有添乱子。”她说的亦平便是南亦辰的弟弟南亦平。

南亦辰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又不开口,目光不经意瞟向林月。锦心顿时恍悟,道:“太夫人,我先回去了。”林月越过南亦辰时一颗心狂跳不止。

锦心并没有回西院,而是漫无目的闲逛,阿诺反而跟的近了。路过东南角一道穿堂时她便走了进去,往里面走的深了便看见厨房、马厩,柴房,尽头是高低有致的厢房,大约十来间应是下人住的。远远见到丫鬟小厮进进出出碌碌而忙。

锦心不作停留,转身就走。忽然看见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身着粗衣竞半分不像下人,倒像个公子哥。林月道:“魏远清。”魏远清微微一笑,略带激动道:“你怎么来了?”

不待锦心答话,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飘过来:“喂,你在干嘛呢,又想偷懒。”

魏远清忙道:“失陪了。”说完急步奔向柴房。

锦心寻着声音,果然看到张嬷嬷那横眉竖眼的表情,她身旁站着一名少女,且不说长相如何平平无奇,这脸上的脂粉味熏的人鼻腔作痒,满头劣质珠钗让人看了会忍不住担心会不会掉下来,原本还算窈窕的身材尽毁在五颜六色的衣着上,品味着实清奇,让人不得不感叹“土到家了”。这少女的眼神紧追着魏远清不放,可人家呢?压根不看她。

张嬷嬷阴阳怪气的道:“哟,这不是二夫人吗,稀客啊。”说完见那少女盯着魏远清不放,用手指搓了搓少女额头,道:“珠珠,别看了,那小子不识抬举。”

锦心不想招惹她,转身要走。珠珠却跑过来拦住她的去路,道:“你刚刚缠着远清哥哥在说什么?”

锦心:“……”

锦心心想,这人有病吧。

珠珠见锦心不坑声,两只眼珠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了转,不怀好意的道:“呀!偷了太夫人的手镯还不够,这是要偷人吗?你个狐媚子居然勾引远清哥哥。”

一句远清哥哥令锦心浑身起鸡皮疙瘩不说,更是握紧拳头忍住要扇她的冲动,谁知,阿诺越过她,重重的扇了那珠珠一耳光,珠珠猝不及防被打懵了。张嬷嬷霎时像炸毛的母鸡,暴跳如雷。拉着阿诺要动手,谁知,阿诺轻轻一推,壮实的张嬷嬷差点摔地上。

张嬷嬷好不容易站稳了,又过去扶珠珠,珠珠好容易才回过神来,哇的大哭,捂着脸道:“娘,她打我。”张嬷嬷见阿诺不好惹,又咽不下这口气,只能冲着赶过来看怎么回事的魏远清撒火,吼道:“你看什么看,今天劈不完柴不准休息。”那声音震的锦心耳膜生疼不说还喷了她一脸唾沫星子。

锦心见魏远清垂丧的身影,心中愤然,想想自身都难保,只能忍着。一回头不小心看到珠珠白脸上挂着两条黑线仿佛白天见鬼,吓得锦心差点叫出来,锦心拍了拍胸口,仔细一看原来是因为她的皮肤原本就黑,只是被脂粉盖住了,所以之前看不出来。

张嬷嬷拉着珠珠走的时候,狠狠剜了锦心一眼仿佛在说走着瞧。

锦心和阿诺走的时候,她偶尔回头,见魏远清认真劈柴的身影,不禁为他担忧。

到了晚上锦心悄悄来到柴房,果然看到魏远清在劈柴。锦心坐到魏远清对面,道:“你这要劈到什么时候?”魏远清放下斧头,微笑道:“没事,总能劈完的。”锦心道:“你不会反抗吗,她们欺人太甚。”魏远清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锦心从怀中拿出油纸包着的糕点,递给魏远清,说道:“给你的。”魏远清接过糕点的时候,眼中霎时绽放光彩。

锦心看魏远清吃的很急,说道:“你喜欢吃,我以后再拿给你吃。”魏远清道:“谢谢你!你以后要小心张嬷嬷,她这个人心眼小,特别记仇。”

锦心等魏远清吃完,微笑道:“我先走了,明天再给你拿糕点。”

锦心走到拐角处见到忽然出现的阿诺,吓了一跳,道:“阿诺,你什么时候来的。”阿诺道:“我一直跟在你身后。”锦心心想,我走的时候可是刻意避着你。

两人并肩走了几步。锦心道:“得罪张嬷嬷,还不知她要怎么报复。”阿诺平静道:“一个贱婢而已,还能翻出什么花样。”

锦心定定看着阿诺,她眼中仿佛有着异样光芒,那光芒胜过星河浩淼,胜过山川河流,不惧天地万物,不畏世俗强权。恍惚中,锦心觉得只要有她在谁也不敢欺负自己,旋即又自嘲,想多了吧。



我在星际捡废品达人街Ⅱ骗婚金主万界武侠大冒险弑神之王射程之内遍地真理没金手指照样无敌千金不论真假名劫我的重生不一样啊遮天之逆战上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