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女王她出山了 第4章你算哪门子的长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少女望着渐渐地渐远的学校,一下子就慌了手脚了。“舅舅,我还没下车后呢。”男人不为所动,低下头再次翻阅文件。“是你说不想去上学的。”“……”少女莫名的感觉会觉得有些怕,“我是先说玩的。”车子再次均速车辆行驶,也没男人的话,司机是会路边停车的。约一刻钟,黑色的轿车驶“舅舅,我还没下车呢。”。...

少女看着渐渐远去的学校,一下子就慌神了。

“舅舅,我还没下车呢。”

男人不为所动,低头继续翻看文件。

“是你说不想上学的。”

“……”少女莫名觉得有些害怕,“我就是说说玩的。”

车子继续匀速行驶,没有男人的话,司机是不会停车的。

约一刻钟,黑色的轿车驶入一座别墅区,在某一栋奢华的别墅前停下。

司机停好车子,打开后座的车门,男人抬腿下车,整个人暴露在阳光之下。

他的身高足有一米九,高大挺拔,一身纯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包裹住劲瘦的身形,清绝高冷,压迫感十足。

男人长得极美,狭长的眸在初晨的阳光下,隐有戾气在眼底流动,微微抿起的薄唇,似也带着冷冽的锋芒。

少女打开车门,局促的步下车,有些颤巍巍的看着舅舅。

刚才她真的就是撒个娇,“不想上学”这种话,她的很多同学都说过,无非就是一种孩子气的宣泄。

可是像舅舅这般,直接把她给带回家,此时的她难免有些忐忑。

男人脊背挺直的走进别墅,推开门,看到两个女人正在客厅里喝茶闲聊。

其中一位穿着精致且年长的女子扬声和他打了声招呼,随后瞥见跟在他身后的少女,不禁有些意外。

“叮叮,不是要去学校吗?”

方叮叮磨磨蹭蹭的来到女子身边,“姥姥,我惹舅舅生气了。”

另外一位女子无奈的叹息一声,“时砚,你不是顺路送叮叮去学校的吗?怎么又回来了?”

时砚掏出一支雪茄点燃,随手将打火机扔到大理石茶几上,声音尖锐响亮。

“这里是时家在国内的老宅!”他的嗓音透着微微的哑,窜入别人耳中,好似被清羽扫过一般,性感至极。

“当初周姨嫁到时家,我已经成年,因此我和周姨并没有形成抚养和赡养关系。”

这句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屋内的两个女人,却不由自主的吊起了心脏。

被唤作周姨的年长女子溢出一抹尴尬的笑容,“时砚,你这是什么意思?”

“很明显,你与老爷子婚前可是签署过财产协议的,在他过世后,时家的一切都属于我个人所有。”

轻吐一口白雾,袅袅上升四散,朦胧了面前这张居高临下的俊美面孔。

“这几年我很少回国,却并不代表你们能霸占着时家老宅不松手。”

另外一位女子叫高媛,是周姨再婚时带来的女儿,当时高媛也已经结婚,所以时老爷子并没有让继女改姓,甚至还掏钱供高媛一家三口在帝都定居。

只是高媛这几年和丈夫的感情出现了裂痕,以至于夫妻之间争吵不断,所以周媛经常带着女儿回来常住。

“时砚,我们好歹是相处多年的亲人,你的意思是要把我和妈赶走?”

“有问题吗?”时砚声线依然冷冽,“老爷子过世,我们之间也就没有了任何干系,你们不走,难道是我走?”

将吸了近半的雪茄按入烟灰缸碾灭,看向站在远处的管家。

“给她们收拾东西,今天送走,另外再派人重新把家里清扫几遍。”

管家在时家老宅服务了半辈子,老爷子过世后,自然以时砚的话为准则。

“是,少爷!”

周姨此时已经不知道该作何感应了。

见时砚抬脚准备离开,她赶忙起身,“时砚,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可是你父亲的妻子。”

“他已经死了。”时砚头也没回,脚步未停,“临走时手脚干净些,别闹到对薄公堂。”

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逐渐消失,周姨和高媛瘫软在沙发里。

眼前是奢华精致的顶尖别墅,虽说她们在外各自有单独的房产,可是比起时家老宅,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尤其是周姨,在这里住了近十年,突然之间要被赶走,满腹的愤怒和委屈无法宣泄,憋的她几欲发狂。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方叮叮的脸上。

方叮叮后知后觉的捂着疼痛的脸颊,错愕的看着面前愤怒到五官扭曲的母亲。

“是不是你惹舅舅生气了?你到底做了什么?”高媛厉声诘问女儿,“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我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你就是这么来回报我?”

她心里的慌乱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这几年,因为仗着自己是时家的继女,她在外面可谓是顺风顺水,哪怕是和丈夫闹得不愉快,她都没有如此恐慌过。

现在她们要被时砚赶出时家,面子问题暂且不说,一点消息被泄露出去,她们在帝都也将落不得半点好处。

“妈,你打我?”

“打你都是轻的,我真恨不得没生你,你害的我和你外婆要被赶出去了,现在你满意了?”

管家冷眼旁观,不禁感慨少爷做的决定有多正确。

这母女二人的德行,真的是令人不敢苟同。

少爷可从未说过,她们被赶出时家,是因为方叮叮的关系。

如今高媛居然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一个十三岁的少女身上,而且还是她的亲生女儿,可见人品有多低劣。

“二位,时间紧任务重,不要耽误下去了。”

“……”

母女俩现在可不敢给管家脸色看,她们已经被时砚给赶出去了,若是再闹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

另外一边的戚家,戚柠慢悠悠的回到家里,一眼看到家门前停着两辆轿车,一灰一红。

顺着庭院进入客厅,就看到两个女人正在围攻戚妄。

“柠柠回来了。”戚妄笑望着她,拍拍身边的单人沙发,“没累到吧?”

“没有。”走到他身边刚坐下,被戚妄握住了手。

察觉到她的手有点凉,弯腰倒了一杯热水塞给他。

“你的教养和礼仪呢?看到长辈不知道喊人?”戚敏现在是厌恶透了戚柠。

若非她鬼迷心窍的去招惹庄梦洲,甚至为了那个男人去欺负打压云暖烟,现在的戚家怎么可能落到这个地步。

这叔侄俩真的是祸害,怎么不去死呢?

戚妄眉眼瞬间变得冷淡,“之前不是说和我们断绝关系吗,现在你们算哪门子的长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