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梁山 卷一 引子 第六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种师道站起身,替自己兄弟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侧脸,“来人,先请二相公洗簌一下。”回望又温言道“你看你,三十几岁的人了,手下几万大军,如何还此等心急,先洗簌换衣,天大的事,一回儿我们反正。”  “大哥,俺自小追随者父亲和您,死人堆里也不明白爬起“大哥,俺从小追随父亲和您,死人堆里也不知道爬起来多少回了,这算个甚么,大哥即急召俺来,必有大事勾当,还是请大哥先说吧,免得俺牵肠挂肚的!”种师道猛得挥挥手,“都下去,没有大相会钩令,谁也不许进来!”下人被种师道唤退,进门的几个亲随见了,不敢说什么,却偷偷望着种师道,见种师道,微一点头,就连忙急急的退了出去。。...

我,上梁山

推荐指数:10分

《我,上梁山》在线阅读


  延安府,西军经略府,经略相公,秦凤军统帅,种师道正愁眉不展的枯坐着,二道白眉几乎拧成了节,书房外脚步急急,门帘一打,弟弟安西军主帅科明风尘扑扑的走了进来,“大哥,何等急事,招俺过来,俺自渭州出发,一路人马不歇,莫不是朝中又出什么乱子了?”

  种师道一见兄弟来了,脸上的忧色立刻半点也没有了,老父种鄂去世后,兄弟二人共掌西军,自己弟弟火爆脾气,会指着自己拿大主意,若是自己先怯了劲,军心必乱,所以,种师道起身,替自己兄弟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侧脸,“来人,先请二相公洗漱一下。”回首又温言道“你看你,四十几岁的人了,手下几万大军,如何还这等着急,先洗漱更衣,天大的事,一回儿我们再说。”

  “大哥,俺从小追随父亲和您,死人堆里也不知道爬起来多少回了,这算个甚么,大哥即急召俺来,必有大事勾当,还是请大哥先说吧,免得俺牵肠挂肚的!”种师道猛得挥挥手,“都下去,没有大相会钩令,谁也不许进来!”下人被种师道唤退,进门的几个亲随见了,不敢说什么,却偷偷望着种师道,见种师道,微一点头,就连忙急急的退了出去。

  “官家怕是动了北征的念头,据留京的人讲,童贯上的奏折,圣上一直留在宫中不发,宫中蔡京那里得到的消息,怕却是要动上一动了。”作为据守边镇的大将,朝中的一举一动,种家却极关注的,泼天一样的银子撒出去,宫中,朝中诸位大臣家,头天发生什么事情,次日快马急报就给送出来了,再加上每次军费折报,种家更是大方之极,十成之中只余四五成,余下全部花在了东京上下人等,连宫中贵人亦有分调,所以种师道的消息是极灵通的。

  “官家吃饱饭没事干,视天下如棋局,俺们三秦好男儿,就要抛头颅,撒热血,埋骨异乡,且由得东京那帮肥蛆喝兵血,大哥,童贯这没卵子的要领军,非把俺们二代人辛苦攒下的家当弄完了才算,要去您去,俺可不去!”

  “笑话,种家数代忠义,到了我们这一代,莫非扯反旗了不成?”种师道一喝,“大哥他娘的,东京的那些禁军,如今都成了贵人门下役夫匠作,又有几人拿得起刀枪,当得起俺们老秦人三拳两脚么?种家二处合兵十五万还有余,皇帝他赵小官儿做得,大哥,你也做得!”

  种师道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这个亲弟弟,母亲生下弟弟就去世了,弟弟小了自己十余岁,从小自己就带着他,追随父亲南征北杀,与西夏偿知恶战多少场,自己的这个弟弟骁勇有余,论大战略眼光可谓差到了极点,自己的儿子们又不争气,种家若不好好把握,怕是要身死族灭啊?

  “陕州地瘠民贫,若无朝庭的粮饷,你我这十几万大军早就饿死了,西夏又如芒刺在背,挥之不去,三秦将士家小均在此处,守土则可,外征军心大乱,朝庭四百军州,我陕、渭二州,可能抗之?明弟,别乱说了,找你来,就是议议如何调整军马,准备出征之事,其它的事,天意若在,你我兄弟皆会旁视?天意不到,也只好乖乖的听拿而己,你即不愿洗漱,不如随我先去营中军议吧!”

  “是!大哥!”种师明一拱手,兄弟二人踏出书房,门外庭院中,钉子一样站着的数十个亲随守卫,急忙上前,备马去营中。



医妻独秀(上)侯爷貌美爱如花(上)海贼之吞噬果实暖暖包女孩弃女重生之魔后太嚣张海贼世界里的英灵团天才恶魔篮坛紫锋灵武封神全才相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