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梁山 卷一 引子 第五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个茉莉花蕊泡过的,老奴并不敢不按香典用香。”  “哦!是朕猜错日子了。”徽宗一笑,王臣见此,又抬他仰他仰,“老奴启禀圣人,艮岳上所用沉香,乃用百花侵泡,每天用一香,必按天时,一花一用,百天后,再以各色花蕊先浸之沉香更替,日日均按圣人亲自动手所制道君皇帝宋微宗赵佶身装一身道服,在数百名宫娥及宦者的拥拢下,踏上了艮岳,皇帝眉头轻轻一皱,手一招,宫中总管王臣跪下了。“你这老奴,今日是何日子,你用的是什么香?”王臣头如捣蒜“圣人,今是五月初八,按惯例,今日的所有沉香,都是用数千个茉莉花蕊泡过的,老奴并不敢不按香典用香。”。...

我,上梁山

推荐指数:10分

《我,上梁山》在线阅读


  东京开封府,皇城内,艮岳上,宫人正在将一个个燃烧着沉香的铜香炉塞入艮岳上诸多太湖奇石的洞口时,片刻间灵珑石的石洞里飘出了浓浓的泌人心肺的香雾,云烟缭绕,直如仙境。

  道君皇帝宋微宗赵佶身装一身道服,在数百名宫娥及宦者的拥拢下,踏上了艮岳,皇帝眉头轻轻一皱,手一招,宫中总管王臣跪下了。“你这老奴,今日是何日子,你用的是什么香?”王臣头如捣蒜“圣人,今是五月初八,按惯例,今日的所有沉香,都是用数千个茉莉花蕊泡过的,老奴并不敢不按香典用香。”

  “哦!是朕记错日子了。”徽宗一笑,王臣见状,又抬头起头,“老奴回禀圣人,艮岳上所用沉香,乃用百花浸泡,每日用一香,必按天时,一花一用,百日后,再以各色花蕊先浸之沉香更替,日日均按圣人亲手所制《香典》来燃香,为十日留香杂味,每日晚间,又有专人负责擦洗,并无一丝杂香乱味,此乃天大之事,老奴不敢偷懒。”

  徽宗侧过头沉声问:“蔡相呢?”“臣蔡京叩见圣人。”等候人群中站在最前面的一个面相清雅的白须老者向前一步,作势欲跪。

  “你年纪大了,不要这些虚礼”。徽宗手一挥,身边众人连忙退下,一大群人齐齐后退出了几十步。

  “童贯的奏折蔡相读了,有何高见?”“圣人,辽国内乱不己,内有奚人内乱,且北边部族不宁,辽帝耶律延禧己诛杀朝中大将重臣多人,此次,又有据守涿州之常胜军,军主郭得胜送来降表,实乃天赐圣人收复燕云十六州良机,圣人高漠阔远,明见万里,臣唯请圣意。”

  “唔....”徽宗抬头望望天瓦蓝的天上万里晴空无云,一只苍鹰正在高处盘旋,心情不禁为之一阔,帝王心术之窃就是切不可让臣下猜中心思,所以,不急于表态,不轻易表态,看清出所有人的花样后才出招,是徽宗赵佶的一贯方式,他深居宫中,又修真,又花鸟虫鱼,又声香犬马,又珍玩赏古,国事平平稳稳的,驾驭各方的本领自然非同一般,他知道武将出征为封赏,文官则可在粮饷甲仗上大捞一笔,他自己当年在附下当端王时,又不是闭门在家的蠢哥儿,世事早己明了在胸,但他自己自视甚高,自认天下之事,无一件不是自己一看就会,一会就精的,若大个国家,还不是犹如手中的东珠手串,一样盘的溜溜转。

  “西军如何?”徽宗盯着蔡京一眼,心想:“你这老匹夫,一贯与童贯不和,他若领军,你怎能高兴?此役若胜,怎么也要高高的对付童贯一个爵位,反正那厮也是宫人,无甚后代,没有什么首尾,只是这战衅一开,府库中怕是要花得河干海尽了,但若能取回燕云十六州,这史书上浓浓的一笔,自己也是一定有了。”

  “种家兄弟,实该动上一动了,种家父子二代经营西军数十载,若不借此机会动上一动,择其干练忠心的部下,另立几军,以小之制大的话,怕成落绩之祸啊!”蔡京眼盯着徽宗的脚面,一字一句的说到。

  “西军北征,西夏若来犯边,怎生处理?”“西夏太子初登基,国中未稳,当无犯边之忧。”

  “这么看来,蔡相是力主,北征的啰?”“臣不敢,军国大事,当圣心独裁。”蔡京急忙跪下,磕了一个头,伏地不起。

  徽宗心中微微愠怒,心想“这老匹夫,半点担当也没有,北征若有些差池,何人来担此责,若想污我圣誉,你等也打错了主意。”

  心中想定,口中却淡淡道:“如此大事,蔡相老成谋国,持重一点,也是应当,地下凉,蔡相起来吧。”说完一瞄王臣,王臣会意“圣上起驾!”



医妻独秀(上)侯爷貌美爱如花(上)海贼之吞噬果实暖暖包女孩弃女重生之魔后太嚣张海贼世界里的英灵团天才恶魔篮坛紫锋灵武封神全才相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