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梁山 卷一 引子 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己非常清晰的影子,轻轻地地啄了啄面罩上映着的那只黄鹂,又啄了几下,那个人动了一下,小黄鹂一扬翅,飞走了了。  庄晓天醒了回来,第一件事就会觉得透但是气,下意识的取下面罩,瓦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迎面扑来而来,一股田间的清草,野花的芬芳,除了泥土的气味涌一只黄鹂绕过柳枝,掠过溪水,在空中打了个盘旋,又飞回来,落成溪水边,一堆奇怪的东西上,那个东西,不对....分明是个人,浑身穿的严严实实的,头上还带着一个头盔,面罩在阳光的反射下尤如一面镜子,小黄鹂轻轻落在面罩上,侧过头照照自己清晰的影子,轻轻地啄了啄面罩上映出的那只黄鹂,又啄了几下,那个人动了一下,小黄鹂一扬翅,飞走了。。...

我,上梁山

推荐指数:10分

《我,上梁山》在线阅读


  一条小溪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光,杨柳随着和风拂动,远山近水,鲜花怒放,田亩交错,麦穗沉沉,尤如一张厚厚的毛毯盖在大地上,远处三二农人出没田间锄草,如一片初夏的田园好风光。

  一只黄鹂绕过柳枝,掠过溪水,在空中打了个盘旋,又飞回来,落成溪水边,一堆奇怪的东西上,那个东西,不对....分明是个人,浑身穿的严严实实的,头上还带着一个头盔,面罩在阳光的反射下尤如一面镜子,小黄鹂轻轻落在面罩上,侧过头照照自己清晰的影子,轻轻地啄了啄面罩上映出的那只黄鹂,又啄了几下,那个人动了一下,小黄鹂一扬翅,飞走了。

  庄晓天醒了过来,第一件事就觉得透不过气,下意识的取下面罩,瓦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扑面而来,一股田间的清草,野花的芬芳,还有泥土的气味涌入鼻腔,耳边是婉转的鸟鸣还有哗哗的溪水声。

  庄晓天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靠,这是哪里啊”。是不是在做梦,于是赶紧咬了一下自己的手,又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唔,好痛,没有做梦。咦,不对,远处几个农人怎么这样打扮?葛衫、斜襟,头发盘成发髻,还插着短短的细木棍。“古代?”“穿越?!!!”“光速?!!”什么破离心机!我要回去!!!,庄晓天暴怒了!

  东溪村中最大的庄园里正欢声笑语,一群汉子正在正院的中堂摆开一张大桌举碗痛饮,浊白酒在黑色的磁碗里一荡一闪,一扬碗就喝干了,中间那位人高马大,面如重枣,齐胸一把大胡子,浓浓的眉头下是一双亮晶晶的丹凤细长眼,正是东溪村的保正,也是首户大庄主,晁盖,因力能托石塔,故被乡人称为托塔天王。

  晁盖左手边的一位三句左右的乡村学究,一脸儒雅,三络软须,恰到好处的衬出了这位学究的书生气,身穿一件青色的沿边的麻布宽衫,朴素、沉静,此为同村的秀才,私塾先生吴用,人称智多星,道号加亮先生,字学究。

  右手边是一位道士打扮,星眉朗目,英气勃发,额下短须,如岳崎渊信般据坐在方凳上,正是,道号一清先生入云龙,公孙胜,正手端酒碗微笑。

  下首边坐着五条汉子,其中三个面目相近,却上入鬃长眉,方鼻阔口,肤色黑黑,正是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这三兄弟,另一条大汉赤目红眉,枯红的大胡子挂满了酒珠,鬃边一搓朱砂记,声如破锣,正是赤发鬼刘唐又是谁?

  另一个汉子瘦瘦小小,低眉搭目,小鼻小口,二络小细胡子一翘一翘,却就是那白曰鼠白胜了。

  众人正在喧哗间,门口庄客来报,“保正,有人来访,不僧不道,服饰甚是古怪,不知见也不见,那人只说了有大礼奉送,保正。”晁盖望了公孙胜一眼,二人同时放声长笑,(前些日子,公联胜亦是用此法见的晁盖),庄晓天昂然走进内院的大门,刚才在村外的大柳树下埋掉了飞行服和战术头盔,就穿着贴身的汗衫和战术衬裤,一问农人,说这里是山东济州郓城县东溪村。

  如今是道君皇帝在位,村中的大庄主和保正,正是托塔天王晁盖,庄晓天仰天长叹,“没法子,老子也只有被逼上梁山了,算了,先凑和一下再说吧。”于是就一路打听来到晁盖庄园。

  众人因先前有公孙胜的例子在,梁中书那估计不知又是江湖哪路英豪来通报,梁中书那十万贯生辰纲之事,所以却出了客厅,降阶相迎,一见庄晓天的模样却乐了,头上头发说和尚不像和尚(庄留的是板寸),身上衣服贴着身体紧紧的(战术T恤和衬裤),脸又白又嫩,仿佛十几岁的姑娘,(庄晓天,每天都用(拉眉LANE),一瓶面霜就要七八仟块人民币,天天晚上做面膜,一周还要专业护肤一次),看不出来年龄,身材又壮实,还有肉鼓鼓的小肚子,(没办法,庄晓天是骨灰级的好吃佬),但眼神极锐利,尤如刀锋一般,让人不可逼视……。

  “足下是……?”晁盖一拱手,“晁兄托塔天王之名,如雷灌耳,小弟庄晓天,特有十万贯大礼奉送”,庄晓天亦拱手回礼。

  众人皆哈哈大笑,晁盖就一一替庄晓天引见,不等晁盖开口,庄晓天就团团一揖,“加亮先生、一清先生、小二哥、小五哥、小七哥、刘唐兄、白胜兄、小弟这厢有礼了!”

  众人皆大惊,刘唐脱口而出,“你怎识得我等?”,“刘唐兄赤发鬼之威名,江湖谁人不知?”庄晓天微微一笑心想:”好吧,现在就开始拼情商,未来的宋江宋老三,看看谁更能笼住兄弟们的之心,你总没读过卡耐基,看过心理学,谁怕谁啊”

  于是又走上前去:“学究兄,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兵书韬略无一不精,实有汉初子房之材,唯未逢时矣,”吴用这个三家村春风钝秀才,听了庄晓天一讲,顿时二眼放光。

  “一清道史,尊师罗真人可好,一清道兄已洞晓天机,此番应刼,当使江山变色。”公孙胜一听庄晓天提及师傅,连忙拱手:“庄兄曾与我师有缘?”,庄晓天故作神秘一笑,轻轻摇摇头,公孙胜做恍然大悟状,神态更是恭敬,庄晓天肚子里好笑,我摇头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你倒明白了,哈!

  “阮氏三雄乃江海之蛟龙,英雄处于草莽之地,可叹天下那帮没眼的贼杀才,今日,三位仁兄也要弄它个天翻地覆,千古留名!”庄晓天又郑重的向阮氏三兄弟拜下去,三个虽有一身本事,但又没文化,又从小穷到大,只喝酒、赚钱、打渔、厮拼的草莽汉子,如何听到过这番嘉许的话,心潮澎湃下,三人齐齐拜下去,“庄大哥,俺们没甚说的,勾当大事,火里火去,水里水去,没有哪处去不得!”庄晓天一边扶起三位一边心中暗叹,“古人好说话呵!宋老三,你要穿越到现在,最多也就是直销公司一区域经理,不好意思,你未来梁山泊的老大,我看当不成了!”

  庄晓天一回首,又拍了拍白胜的肩,“白日缘,神出鬼没,便是大罗金仙,也须喝了我家白兄的洗脚水。”众人皆大笑,白胜这个烂赌鬼,小泼皮,被庄晓天一恭维,嘴咧得半天合不拢,心想,哪来的这等好汉子,说话真娘贼,直说到俺心头里去了。

  众人团团又围桌坐下,大家齐推让庄晓天坐在晁盖左手边,便是吴用亦不敢托大,庄晓天谦让一回,便一揖坐下,眼睛一扫桌子,这时庄客正上前重新更换碗筷菜肴,无非牛羊肉,村中食蔬而己,庄晓天看了看大家喝酒用的磁碗,心中大叹,“建窑免毫盏呵!而且滴金撒油,此时最多几十文钱一个,到了后边,可至少卖二三万啊!”

  庄晓天抬头举碗,“小弟初来乍到,有扰贵席,失礼之极,在此赔罪,哦,老米酒,无非涝糟水而己,这东西喝个几十碗,只当饮料,不过后劲可不小。”

  众人亦举碗相陪,客厅外的庭院中,阳光晒的碎石子直晃眼,天上白云无力的缓缓移动。



医妻独秀(上)侯爷貌美爱如花(上)海贼之吞噬果实暖暖包女孩弃女重生之魔后太嚣张海贼世界里的英灵团天才恶魔篮坛紫锋灵武封神全才相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