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有毒 第五章 挟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段鼎实际上始终关注更多着绮罗,她诊脉的手法显然练得很好了,十分娴熟。连自己诊脉之后,敲三下手腕的习惯都比较完整的承继下去,而已她还不自认。但看她不看诊,直接诊病,段鼎但是不很开心的,望闻问切,四样缺一不可,因为心里但是摇了摇头,会觉得女儿但是毛躁了。但是但看她不问诊,直接开方,段鼎还是不很高兴的,望闻问切,四样缺一不可,所以心里还是摇摇头,觉得女儿还是毛糙了。不过想想昨晚妻子的话也对,自己没儿子,一心一意的栽培着女儿,可女儿毕竟不是儿子,就是学成了又能如何?都十六了,买几个丫头回来,教些该教的,也该为她出嫁做准备了。想到此处,段鼎倒有些黯然了。想到这儿,他又决定算了。。...

贤妻有毒

推荐指数:10分

《贤妻有毒》在线阅读


段鼎其实一直关注着绮罗,她号脉的手法显然练得很好了,非常纯熟。连自己号脉之前,敲三下手腕的习惯都完整的继承下来,只是她还不自知。

但看她不问诊,直接开方,段鼎还是不很高兴的,望闻问切,四样缺一不可,所以心里还是摇摇头,觉得女儿还是毛糙了。不过想想昨晚妻子的话也对,自己没儿子,一心一意的栽培着女儿,可女儿毕竟不是儿子,就是学成了又能如何?都十六了,买几个丫头回来,教些该教的,也该为她出嫁做准备了。想到此处,段鼎倒有些黯然了。想到这儿,他又决定算了。

不过看她直接拿方子给人,他就坐不住了。才坐堂多久,就敢开方子?不知天高地厚。好在段鼎给了绮罗点面子,没骂出来。绮罗也算识相,赶紧转给了他,不然段鼎的脸还得黑一段了。

段鼎看看方子,这不是自己的习惯,这是老病人了,多少年一直吃自己的药。他一般会根据季节的不同,而酌情增减几味药。但是,总的来说,不会有大的出入。但绮罗开的方子,跟自己的完全不同。他都想拍桌子了,学了这么久,竟然连诊脉也不会了吗?

绮罗看父亲的脸,知道自己只怕做错了,却不敢做声,只能忐忑的等着父亲的发落。童年的阴影,还真不是一天二天能消除得了的。一时间,竟然全然忘记段将军的威风,在这里的,就只有段家的怯懦的绮娘了。

现在想想,程府十八年,她为何能不见父亲就不见父亲,有记忆里,父亲就没给过她好脸。好吧,自己做了不该给好脸的事,自己活该!

不过此时,自己真的没做什么啊,结果父亲还是不给好脸,绮罗真为自己黑暗的童年无比伤感起来。父母也许真心的疼爱自己,不过父亲这种严厉的爱,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起的。

当着外人的面,段鼎还是给女儿面子的,伸手号了一下病人的脉,想想换了一手,低头看着绮罗的方子深思起来。之前怒火中烧,可是静下来,他又觉得也许自己该听听绮罗的意思。

他是医痴,他人生最高目标,就是追求医术上不断进步。这方子看似与自己的不同,但细琢磨下来,却不能说绮罗错了。自己方针是中平求稳,慢慢调理,而绮罗的药显然霸道了许多,但是刚刚号脉,却也知道,病人这段时间身体还不错,这药下去,倒也经得住。换方子,显然是想求新求变。

“怎么想的?”段鼎想想看着绮罗。

绮罗怔了一下,她十八年来习惯自己开药、抓药,从来就没人置疑过她,更不会问为什么了。她还真不好说,但此时面对的是父亲,她还真不好解释,只能对病人笑了笑,问他拿了以前的药方,看看才知道父亲在问什么了。

“女儿急进了。”绮罗对街坊抱歉的笑了笑,拿笔重写了一张,双手奉给段鼎。

段鼎看看,和自己之前的方子有所不同,她充分考虑到了病人身体的情况,还有季节的问题,用的药份量都十分的精准。药是霸道了点,但也不是太有问题。他点点头,算绮罗过关。但绮罗之前开的药方,他收进了袖袋里。

绮罗又看了几个病人,还是没问症,只是号脉,看看病人的脸,最多再看看舌苔。当然她会问之前有在这里看过诊吗?把方子给她看看。段鼎知道,她看方子,只是想知道自己治疗的方针,而不是真的想知道病人的程度。

注视了她一早,段鼎心里倒有些五味杂陈了,曾经一直以为女儿还没出师,自己还想多教点,现在看来,其实她早已出师了,只是自己没注意罢了。但她不问症,他很不喜欢。

“先生之前来看过诊吗?”绮罗叫着下一位,边拿布擦擦手,边瞟向面前的病人,结果脸有点黑了。

程安,他还是跑下来,他竟然还敢到药铺来?上辈子也是这样,想找她出去玩,她不敢去,他便来药铺捣乱。装病让自己给他看诊,那时她觉得好玩,想笑不敢笑。而此时,纵是多年的荣宠不惊,但是此时这会,她有点想弄死他。刚刚的蛇毒还有腰袋里,把他毒死真不难。她认真的思索着可能性。

“没有,我之前都是请太医看诊。不过,他们都怕了我,我不是摔了腿,就是磕了头。”程安露着大白牙,笑得很灿烂。那牙齿在正午的阳光之下闪闪发光,让绮罗觉得很刺目。

绮罗回头看了父亲一眼,也知道父亲的习惯,不能拒绝病人的,只能伸手号脉,但是小嘴抿的直剩下一条线了。这位身体非常健康,真的好得不能再好了。收手,轻轻的拿了块干净的布擦擦手。冷冷的看向了下一位,“您没病,下一位。”

“我有病,我早上头疼,真的,昨天我一夜也没睡,睡不着,睁眼到天亮,你看,我的眼睛都是红的。”程安急急的抓住了绮罗的手,并把自己的脸凑到绮罗面前。当然了,他刚抓住,直接被绮罗用边上看喉的竹片打开,而且是下了力气的,程安的手背马上就起了红癍,红肿起来。十八年的军营生活,她虽然不能说自己练成了什么了不起的身手,但是‘灵敏’二字还是能做得到的。

“这位姑娘,有话好好说啊!我们少爷好歹也救过姑娘,还两次!至于如此这般的对待我们少爷吗?”程槐不干了,他是长随,虽然程安受伤是常事,真的让老太太发现二少的手被人打肿了,怎么交待?

要知道程家可是武将世家,连下人都是从小练武,结果现在二爷被女人打了,这回去得被老爷子,老太太,大爷看见了,非得被骂死的啊!现在,他真的觉得二爷这回应该亮眼了,这女子真的一点也不可爱啊。

绮罗瞪大了眼睛,救自己两次?这个人怎么这么自说自话?第一次,她自己醒的,自己吃的解毒丸,他都没碰过自己;而刚刚,蛇根本就不会咬她,她这回上山是采的蛇药,她满身都是蛇药味,蛇根本就不会咬她,躲她都来不及。竟敢说他救了自己,有毛病吧!再说,对于他的好心,自己刚刚不是已经说谢谢了?该说的都说了吧!

“爹,您问问这位先生如何救过女儿,省得被人误解女儿是那不识好歹之人。”绮罗不想跟程安说话,直接回头看向了父亲。

PS:谁说我要弃妇回前夫的怀中了,真是,这才几章?同志们,我某本书中,男主三十章才出现呢。先出来的,不一定是男主,很可能是炮灰!



我真的是武林高手乱世枭雄最强神医混都市鸾啸异能制造前妻女仵作福妖万世最强帝维度侵蚀者重生之狼帝归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