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有毒 第四章 医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段鼎虽然严历,但那是对女儿和学徒、伙计,家务上的事,他从来不不过问,现在的妻子那就这么说了,他也就算了,低下头吃饭时,想一想,又抬头。“昨天的药很不错,你明日再采一些回去,药材每时每用,各有功效。”这话是对绮罗说的。绮罗没说话的,不说话的则表示她明白了。段鼎“今天的药不错,你明天再采一些回来,药材每时每用,各有功效。”这话是对绮罗说的。。...

贤妻有毒

推荐指数:10分

《贤妻有毒》在线阅读


段鼎虽说严厉,但那是对女儿和学徒、伙计,家务上的事,他从不过问,现在妻子既然这么说了,他也就算了,低头吃饭,想想,又抬起头。

“今天的药不错,你明天再采一些回来,药材每时每用,各有功效。”这话是对绮罗说的。

绮罗没说话,不说话表示她知道了。段鼎也不用她说话,他从不跟女儿废话,绮罗小时候抗议过,不过被段鼎无情的灭了,不然也不会养成绮罗这性子了。

段大娘看这对父女,无语问苍天了,对段大娘来说,每每看父女俩这样,她就胃疼。不过在绮罗小时候,她倒是私下跟段鼎说过,这样不成,但段鼎没听她的。而她们那时药铺生意也不很好,段鼎的名声还没出来,她那时才真的里外一把抓。真没时间管好好的带女儿,交给丈夫教学,至少不会出去乱跑,万一出事怎么办。

结果现在看到人家家里,把女儿当成掌上明珠一般捧着,自己家的女儿养得跟个透明人一般,她都觉得郁闷了,可是事已致此,她也只能干叹气了。

第二天一早,绮罗带了块烧饼就上山了,段鼎要她采的是家里要用的风湿丸的新鲜草药。但是有一味是要在露水之前采摘的,不然没功效。

而跟上一世一般,程安一早就在山脚下等她了。他不知道绮罗会不会出现,就是试试。看到她了,马上凑了上来。

“你来了!”

不过绮罗没跟上一世一般,看到他会有些窃喜,然后会羞涩的一块上山,她采药,程安就陪着她,跟她问一堆傻问题,上一世,除了母亲,没人跟她说那么多的话。她常会听傻了,都忘记自己要干啥了。

而此时,绮罗当没看到他,也没听到他在跟自己打招呼。目无表情的走上上山的路。她找着自己的草药,草药的采摘其实也是很讲究的,有些是要带着露珠采,有些要在太阳出来之后再采,她十八年没采过药了,但是她对草药的认识却更深了,很快就把苍蝇一般乱嗡嗡的程安抛在了脑后。

程槐为二爷表示很无奈了,昨儿回家就有些魂不守舍,今天一早出门,合着就等着这位小娘子出来采药,结果,这位小娘子根本就真的对二爷视而不见,完全没任何反应,若不是昨天听她说过话,他真的要以为这位是不是真的聋了。

绮罗专心的把自己今天要采的药都收到,看看天,准备回家,今天牙婆要来,总得帮母亲去挑挑人不是。母亲做主妇不错,但是问题是,她就没用过下人,她哪会这些。选人是有讲究的,以目前段家排场,弄不好,母亲直接被丫头鄙视。所以她动作很快,想快点回去帮忙。

“小心!”程安突然把伸手在她的颈边,她动也不动,她可是跟太君上过战场的人,什么她没见过。只是看到程槐那惨白的脸,表示真的有什么事。果然不一会,程安拿着一条蛇伸手给她显摆着。

正常女子看到这样的蛇,估计一下子就晕了。连程槐都退了一步,但绮罗来说她还真不是什么普通正常的女子,她是大夫,更重要是,她是一个很会用毒的大夫,顺便说一声,她家做的风湿丸用的就是这山上的毒蛇。她五岁时,就跟段鼎上山抓蛇了。

她没看程安,只是盯着蛇在看,并顺手从腰包出拿出几个小空瓶出来。从程安的手中接过了蛇,一针扎入蛇的七寸处,用手指捏开蛇头对准瓶口。

程安好歹也是世家子,多少有点见识,知道绮罗在取蛇毒,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这是不是女人啊?而程槐坐地上了,他刚刚是看到毒蛇吓到了,现在他被捏着那条蛇的女孩子吓到了。

绮罗专心的取了蛇毒,封了瓶口,顺便把毒牙也取了,放另一瓶子里。看看已经跟软皮带一般的蛇,收了针,换了一把小刀,顺便把蛇胆给取了。她似乎还在想这蛇其它的利用价值。上下看了半天,似乎真的找不出来了,于是跟一只破皮带子一样的蛇还给了程安。自己收好了瓶子,背上自己的背筐,准备回家。

“姑娘!”程安觉得自己好歹也救了这姑娘两次了吧?为何这位眼里从来就没有自己呢?太过份了。

绮罗看了他一眼,想了想,终于吐了两个字,“谢谢!”

程安终于亲耳听她开口说话了,但是真的听她说了,为啥更难受了。正在他难受时,绮罗已经走远了。

程槐表示很无语,二爷,这是看上什么样的女人啊?太可怕了!

绮罗回家,牙婆正好被段大娘送出门,牙婆一看到绮罗就忙道起喜来。

“绮娘,恭喜你啊?”

绮罗看向母亲,自己什么值得让人恭喜的?段大娘忙打发牙婆出去,笑得贼兮兮的。绮罗虽说不爱说话,但只是不爱说,不代表有什么可瞒她。正想开口询问,结果,段大夫在边上叫了。

“去把药分好,出来帮忙。”

绮罗对父亲还是有些惧意的,默默的去后院晒了药,赶忙出来帮忙。

平时,店里忙时,绮罗会帮母亲抓药。若店里不忙,段鼎也会让她出来看看病。趁机教她一些临床上的事,让她尽量多见识病例,不过机会还是不多,不过绮罗后来真的给无数人治过病,这是她和段鼎都没想到的,不过对绮罗来说,她喜欢给人看病。

快到中午了,只要不是急症,此时只有两三个熟客过来复诊。这点来看病的,大多都是街坊,段鼎叫她给街坊们号脉。

都是看着绮罗长大的,都会乐呵呵的让绮罗练手,反正段大夫也会把关,他们也不担心会吃错药。以前绮罗都没注意到这些,现在重新看到这一张张的笑脸,真的万般滋味在心头。

绮罗轻轻的用手指扣住病人的手腕脉搏上,她忘记这位街坊什么病了,自然也不会知道之前他吃的什么药,不过多年行医,早就习惯了看病开方,顺手拿了纸写了方子就递给了病人。准备叫下一位了,听到父亲的咳嗽,她才想起,这不是自己军中的药帐,自己此时还没有独立的开方权,脸一红,赶紧把方子交给了父亲,请父亲点评。

PS:是啊,就是罗氏女改编的,编编说,罗氏女写出来知道杨家将的,难受,不敢看;不知道的,我写了他们还是不知道,不如架空来写,我呢,也不受历史之限,作品上更有发挥。我其实心里想了两年了,手写了三卷,我不能说,这本就真的能怎么着,但是真的认真。



我真的是武林高手乱世枭雄最强神医混都市鸾啸异能制造前妻女仵作福妖万世最强帝维度侵蚀者重生之狼帝归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