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南枝 第一章 业火的诅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王妃何婧英禀性淫乱,与东宫侍郎杨珉之通奸。”徐婉瑜扬了扬手里的密函,得意洋洋地望着何婧英。那封编造到能几眼就识穿的密函居然就变为了罪证。何婧英怎么也不明白了,徐婉瑜也不算笨,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勇气。敢把她堂堂王妃绑在床上。若不是要说徐婉瑜的底气那封虚假到能一眼就识破的密函竟然就变成了罪证。何婧英怎么也不明白,徐婉瑜也不算笨,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勇气。敢把她堂堂王妃绑在床上。。...

凤栖南枝

推荐指数:10分

《凤栖南枝》在线阅读


“王妃何婧英禀性淫乱,与东宫侍郎杨珉之私通。”徐婉瑜扬了扬手里的密函,得意洋洋地看着何婧英。

那封虚假到能一眼就识破的密函竟然就变成了罪证。何婧英怎么也不明白,徐婉瑜也不算笨,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勇气。敢把她堂堂王妃绑在床上。

若非要说徐婉瑜的底气在哪,也就是王爷萧昭业今日一早便去乱石岗剿匪了。

何婧英更想不明白的是,平日里她待王府中的下人也不薄,他们怎么会一时间全都一边倒,倒向了发了疯的徐婉瑜?

难不成疯病也是要传染的?

何婧英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淳儿。唯一没被传染疯病的人,已经被徐婉瑜一刀捅死了。

她一个堂堂南郡王妃,王爷不过是离府剿匪而已,就落得如此下场,甚至连自己视作亲妹妹的侍女都没能护住。

真是太窝囊了!

而此刻,比没能救下亲妹妹更窝囊的,是何婧英被徐婉瑜绑在床上。与她一起被绑在床上的,还有一个杨珉之。

何婧英嘴巴被徐婉瑜封住,她只能用眼睛狠狠地盯着徐婉瑜。

徐婉瑜眼中一丝狠戾闪过:“何婧英,你不就是这双眼睛生的好看么?你有什么资格当王妃?你言行无端,无子嗣,凭什么霸着王爷的宠爱?”

别的且不说,就说言行无端这一项,何婧英还真是无法反驳。

何婧英,将军何戟之女,祖父是紫金光禄大夫何偃,世代荣膺。她何婧英是将军府的独女,天潢贵胄算不上,名门贵女她却是独一枝。

不过这名门贵女,也不过是世人看着好看而已。她自己的日子过得,尚不如一个富庶人家的千金。

她是何戟的爱妾所生。可惜何家嫡母乃前朝山阴公主刘楚玉。那时候还是前朝的天下,刘楚玉娇蛮任性,她父亲何戟在刘楚玉面前尚如蝼蚁苟且活着,刘楚玉哪里能容得下她们母女?

她幼年时,对于将军府的认识和一般市井小民的认识差不多,只知那红漆的木门开在哪条街上,至于里面长什么样,她是见也没见过。

她的娘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她就独自居住在别院里。若是何戟在京城,她就还三餐无忧。若何戟不在京城时,刘楚玉是半个铜板也不给她。莫说见不了荤腥,有时三天都见不到半个馍馍。

何婧英小时候饿了,就用锅底灰抹在自己的脸上,偷偷从别院溜出去,与那些小叫花一并乞讨,或是去庙里和野狗抢食。每一次她都在何戟回来之前梳洗干净,又端端正正地回到别院,做她那世人眼中的将军之女。

直到永明元年,他父亲何戟和祖父何偃双双离世。何家众人为了能有人能继承将军府的荣膺,才将她这一个独女接回了将军府,又将她许给南郡王萧昭业。这才结束了她忍饥挨饿的前半生,真正做了回名门贵女。

何婧英原以为嫁入南郡王府后,自己也算是熬出了头。可没想到虽然萧昭业与自己琴瑟和鸣,恩爱有加,但却八年无所出。

徐婉瑜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高高隆起的肚腹:“这次只要我能生下一个儿子,我就是王妃。不,不对,我还有可能是皇后。”

何婧英终于挣脱了封住自己嘴巴的布条,把堆积在自己心头许久的话终于咆哮了出来:“徐婉瑜你是不是有病?你想要做王妃,你便凭自己本事把这个位置拿去!原本你不杀我,生下孩子也是南郡王府的长子,可你杀了我,你以为昭业会放过你吗?你就不怕连累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吗?”

徐婉瑜好笑地看着何婧英说道:“谁说是我杀了你?王妃何婧英与杨珉之私通,不小心碰翻了火烛,葬身火海。你连葬入皇陵都不配!”

何婧英怒视着徐婉瑜:“徐婉瑜,说我与杨珉之私通,你认为王爷会相信吗?”

说起来,杨珉之也是相当可怜,就是个躺枪的倒霉孩子。杨珉之是萧昭业的父亲—东宫太子萧长懋的侍郎。只因与萧昭业年纪相仿,两人又投缘,就时常往来南郡王府。今日便是一进门就被打晕了过去。

徐婉瑜看着何婧英轻笑道:“不管王爷信不信,等他回来时他也无力回天了。当初我身怀六甲之时,你狐媚王爷,让王爷对我不闻不问,最后胎死腹中,这笔帐我想跟你算好久了!”

何婧英看着徐婉瑜,只觉得她一脑袋里都是糨糊。自己怎么就栽在了这么一个人手里?不由得更加恼怒,骂道:“王爷不喜欢你心思重,要不是你胡乱服药装病,又如何会胎死腹中!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坐上王妃的位置吗?”

“住口!”徐婉瑜只觉得何婧英那瞪着自己的双眼,竟然让自己有些心虚。“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个虚有其表的将门之女罢了!论家族,论样貌,你又哪点比得上我?”

银光一闪,刀尖割在何婧英的脸颊上。明明只是刀刃划过皮肉的声音,在何婧英听来却尖锐无比。血肉话划破时带来的痛楚让何婧英不可抑制地惨叫起来。

何婧英身旁的杨珉之终于醒来,正好目睹了这一幕,怒吼道:“你干什么!你这样会遭报应的!”

徐婉瑜看着杨珉之讥讽道:“报应?你不是喜欢你的阿英姐姐么?我现在成全你你不是应该谢谢我?”

“阿英姐姐,阿英姐姐,你怎么样?”杨珉之艰难地转过头。

徐婉瑜看着何婧英脸上的血痕,鲜血从翻起的皮肉中流了出来,遮住了她原本明艳的样貌。徐婉瑜只觉得畅快无比,她疯狂地大笑道:“姐姐,你应该谢谢我,黄泉路上我还给你挑了个小白脸陪你。”

说罢徐婉瑜将懿月阁的烛台推倒,那早已被火油浸满的地毯,瞬间便燃烧了起来。

火油燃烧时的“噼啪”声,与地毯的焦糊味道,让何婧英清醒过来。何婧英没有想到徐婉瑜竟然那么恨自己,为了杀自己竟然敢烧王府!

何婧英惊慌地挣扎着,手腕上的绳子深深地嵌进肉里:“珉之,我们要赶快出去。”

杨珉之靠近何婧英说道:“阿英姐姐,你不要怕,我帮你把绳子解开。”

杨珉之自己也被徐婉瑜捆得扎扎实实,唯有两根手指可动而已。杨珉之背过身,手指勾住绳结,可两根手指根本用不上力。

何婧英大喊道:“徐婉瑜!你要杀我就杀,可这件事和珉之有什么关系?你放他走!”

大火已经烧着了门框,发出了噼里啪啦的脆响。

徐婉瑜站在懿月殿外大笑道:“何婧英你真是到死都是个蠢货!杨珉之错就错在对你动了心思,你与他一起赤身裸体烧死在床上,啧啧啧,说出去还是段佳话呢!”

何婧英怒道:“徐婉瑜!你以为你烧了王府王爷会放过你吗?”

徐婉瑜冷笑道:“反正烧都烧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何婧英心中一沉,手上捆缚着她的绳索终于松了些。她赶紧挣脱出来,又将杨珉之的绳子解开。“珉之,你怎么样?”

杨珉之有些乏力地从床上滚下来:“那个贱人给我下了蒙汗药。不过我还能走。”

二人搀扶着往外跑去。

忽然“轰隆”一声,房梁坍塌下来砸在何婧英的身上。何婧英的腿被压在房梁下面,火从四周蔓延上来,渐渐烧上房梁。腿骨折断的疼痛几乎让何婧英失去意识,但周围火的灼热又让何婧英清醒。

杨珉之推了推房梁,房梁纹丝不动。这房梁原本就要四五个壮汉才能抗起,何况杨珉之身上的蒙汗药效力还未散去,推动房梁时更是吃力。

他只能徒劳地从拉着何婧英。

徐婉瑜并未走远,她站在离火场最近的地方,听到何婧英在房中的惨叫,掩面轻笑一声:“妹妹觉得这样真是趣些。也不知道这故事说出去,听的人会怎么想呢?不过应当也没什么意外的吧?姐姐你是何府独女,你从你那嫡母身上学了不少吧?山阴公主在府中养了三十多个面首,你便有样学样,也学会养小白脸了。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么?你何家虽为开国元勋,但这荣耀也该到头了吧?”

何婧英冷笑道:“徐婉瑜,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我死了之后何府就没人了?你以为我死了之后王爷就会放过你?”

徐婉瑜疯狂地尖叫道:“他不放过又怎么样!他不得不!”徐婉瑜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徐太医看过了,这是个皇子呢。皇上年事已高,身体不愈,对王爷来说,皇上要是死了,太子就会登基。那王爷就是太子。太子之位与皇嗣,哪个不比你何婧英重要?”

火燎过何婧英的腿,衣裙贴在腿上燃烧。杨珉之伸出手,拍着何婧英衣裙上燃烧的火焰。但这不过是徒劳的而已,火又不断地卷上来,又烧上杨珉之的衣袖。更可怕的是何婧英意识逐渐涣散起来:“珉之,你快走!”

杨珉之双手早已被火燎得褪了皮,手上焦黑一片伴着猩红的肉,他咬牙说道:“王爷临走前特意交待我要照看你。我不走。”

“轰隆”一声,又一根懿月殿的梁柱倒了下来。滚滚浓烟,让何婧英呼吸都困难起来,何婧英握住杨珉之的手,急道:“珉之,你想办法出去。”

杨珉之挣脱开何婧英的手,颤抖到:“走不了了……到处都是火,走不了了。”

轰隆一声,一根柱子朝着何婧英砸落下来。杨珉之扑过去将何婧英护在身下,烈火从延着柱子爬了上来,在杨珉之的背脊上燃烧。

“啊啊啊啊啊!”疼痛让杨珉之惨叫出来。皮肉的烧焦的糊味,伴随着内脏被巨物砸中的痛楚,让杨珉之清晰地听到自己内脏崩裂、沸腾地“滋滋”声。

杨珉之紧咬着嘴唇,将自己的叫喊压了回去。

在大火中,杨珉之的怨怒化成一道诅咒:“鬼魅魍魉,风雨即来!星移斗转,山川色变。”

何婧英艰难地挣扎着,她见杨珉之跪在地上,双手撑地,背脊撑着巨大的木柱,鲜血从他的嘴角落下。

“火灼天,冰寒城。尸不蠹,肉不腐。”

徐婉瑜站在懿月阁外,看着熊熊烈火将懿月阁吞噬。

忽然一个身影从徐婉瑜身旁掠过,直直冲进火海。那冲进火海的人正是萧昭业。徐婉瑜的狞笑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嫉妒,愤怒,慌张,恨!萧昭业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冲进去了!甚至没有看她一眼!甚至……没有杀了她!

这个人的爱她索要不到,甚至连恨可能也索要不到。徐婉瑜撕心裂肺地嘶吼起来。你愿意去死,那就去死!徐婉瑜转身将懿月阁宫门紧紧锁上。她死死地抵住宫门,笑得眼里的泪都落了下来。死吧!都去死吧!

府门外的侍卫撞着门,一桶一桶的水只能隔着围墙被泼进院子里。懿月阁的大火熊熊燃烧,烧红了半边天际。

萧昭业冲到何婧英身边时,杨珉之的半幅身躯都已被焚烧得面目全非,嘴里还在喃喃地念着他的诅咒。

何婧英被压在梁柱下也已经奄奄一息,脸上的鲜血被火烤的凝固在脸上,就像是无数的疤痕纵横在脸上一样可怖。

法身?

你为什么来了?

何婧英伸出手去想要拉起萧昭业,但手却穿过了萧昭业的身体。

何婧英急道:“昭业!你快走!昭业!”

可萧昭业根本听不见她的叫喊。

萧昭业静静地依靠在何婧英的胸前,低声说道:“阿英,我来晚了。”

“鬼魅魍魉,形神不灭!白骨还阳,尸横遍野。”诅咒伴随着浓烟消散在天际。

南郡王府懿月阁被烧成焦炭。这片焦炭之中有两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首,南郡王萧昭业与王妃何婧英双双殒命。东宫侍郎杨珉之在大火中不知所踪。

……

……

写在前面的一些话:

这本书,前面一二章可能劝退了一波朋友。首先这本书感情线不是最重要的一条线,重要的是男女主的成长,如何在逆境中生存,如何在谷底反弹逆袭,后面的故事里,有爽的剧情,也有重口暗黑的剧情,偶尔我还喜欢讲个冷笑话。除了男女主之外,配角也会有自己完整的故事。

特别第一章,朋友们可能对第一章的很多内容有很多疑问。最大疑问是为什么王府里没有王妃的自己人,还有王爷为何那么窝囊。这都在后面会有解答。这是为后文埋下的伏笔。请大家耐心多看几张。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埋坑了233333。

文风方向,不用太在意一二章,可以去看看十到二十章,方向风格基本上会跟着这几章走。所以如果你觉得这本书还ok,那请收藏吧。可以养肥了再看,一定会是个好故事。

p. s.这本书保证不会坑掉,但后面的剧情有很多反转,也有毒点。可能会不小心踩到你的雷点,请大家多多支持和包容我。喜欢或不喜欢都可以给我留下评论哦。



我真的是武林高手乱世枭雄最强神医混都市鸾啸异能制造前妻女仵作福妖万世最强帝维度侵蚀者重生之狼帝归来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