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第05章 初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沈家村但是距离京城仅有三百里,可大部分人一辈子连村子都没回去过,沈四郎是猎手,可卖猎物距离最远的也但是是镇子里。他们只明白当朝皇太子薨了,议论纷纷几天也就过去的了,后没人再提到,因为,对于宫里的情况更是一无所知。沈栖被阳光刺的好一会睁不眼开,光点落他们只知道当朝皇太子薨了,议论几天也就过去了,之后没人再提及,所以,对于宫里的情况更是一无所知。。...

沈家村虽然距离京城只有三百里,可大部分人一辈子连村子都没出去过,沈四郎是猎手,可卖猎物最远的也不过是镇子里。

他们只知道当朝皇太子薨了,议论几天也就过去了,之后没人再提及,所以,对于宫里的情况更是一无所知。

沈栖被阳光刺的好一会睁不开眼,光点落在肌肤上,微微有些发痒,他举手搭在眉梢上,眉宇不自觉的蹙了起来。

可死而复生的沈栖没有去门前阴凉的树下,他似乎有些贪恋这带着灼热气息的阳光,他就站在太阳底下平静的筹划着如何尽快进京城。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急匆匆的走来一个五官端正的清瘦男子,大约三十岁的样子,眉目间可见清隽之气。

男子停下脚步,看着沈四郎,目光有些焦灼,“四郎,大丫是个好姑娘,这亲事怎么就要退了,当初也是合过八字,你们不会相克的,你看,你现在不也醒过来了吗?”

沈栖微微侧眸,冷眼看向了站在眼前的本家五叔。

仔细的搜寻着关于眼前之人的记忆,几息后,沈栖了然,却原来五叔沈方曾经去夏家提亲求娶夏云桐的二姑夏茹,因为家贫拿不出五两银子的聘礼被赶了出去。

后来夏茹嫁给了能出得起五两银子的林富贵。

沈方大病了一场,三年后娶妻江氏,可惜因染了风寒去了,留下一个女儿,至今,父女二人相依为命。

这事儿当年大家都知道,在沈家村不是秘密。

“五叔,您说的有道理,只是这话您说了不合适,切勿再提。”沈栖还是醒过来第一次开口,昏睡了两日,那声音微微有些暗哑。

沈方一愣,反应过来顿时变得面红耳赤。

他不由得退后一步,有些惊诧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一时失语。

这孩子,怎么突然间给人一种遥不可及之感?

他沉默了片刻,呐呐的道,“五叔考虑不周,你别怪我。”说完,目光却不敢去看沈栖,转身匆匆的离开了,倒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沈栖站在门口,思索了一下,抬腿就朝着凉水湾的方向疾步走去。

记忆里沈四郎的未婚妻一家很是满意这门亲事,那个叫夏云桐的姑娘性子也很执拗,如果对方不同意,这婚事暂时不能退,万一闹出什么来,他这个鸠占鹊巢的外来者也会良心不安。

以后,总会有个好办法安置她,让她一生无忧。

凉水湾距离沈家村不远,走路也就半个时辰,如果走的快,想来能追上陈氏和二婶的。

……

而此时,夏云桐捏着鼻子调好了一碗大粪水,刚端进院子,臭味也跟着进来。

凉水湾村不小,差不多有一百多户人家,都是独门独院,两户人家之间都有一道篱笆墙。

夏家院子里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左邻右舍。

如今是上午,没去地里的也都在家干活,女人们洗衣做饭喂鸡喂猪,男人们要么歇着,要么就像夏良那样编筐编篓编炕席赚铜板。

但是,大家都很喜欢看热闹。

于是左邻林婆子好信的走进来,一来就闻到了臭味,她捏着鼻子,“大丫,你这是干啥呀?”

“大丫!”反应过来的张婆子厉声的阻止大丫说下去。

林婆子是个大嘴巴长舌妇,家里的事儿不管如何都不能被她知道。

夏云桐无所谓,她对着林婆子笑了笑,就端着粪水碗走去了元氏的身旁,臭味扑面而来,元氏满是怨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夏云桐,恨不得要活吃了她一样。

林婆子好奇的朝前走,张婆子脸色阴沉的赶人,“林氏,谁让你进我家院子的,走开走开……”

林婆子没有生气,她恍然大悟,“哎呀,元氏吃了啥东西啊,不过大粪水好用,灌进去,肠子都能给你吐出来。”

张婆子上前推人,可就在这时,她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凝滞住了几秒钟。

林婆子看张婆子神情不对,就也朝着身后看过去,随后林婆子笑了,还很热情的打招呼,“哎呦,这不是沈家嫂子吗。”

不远处疾步匆匆走来的可不正是沈四郎的娘亲陈氏还有沈二婶。

陈氏对林婆子点头笑了笑,可到了门口就停住了脚步,她没想到夏家院子里有点乱,好像不大对劲,大丫的奶奶也没有邀请她进去的意思。

她知道夏家婶子不满意这门婚事,她就满意吗,可看到对方的态度,她心里不大高兴。

在她的眼里,她的四郎是最好的。

大丫可配不上她的儿子,这门亲事,不退也得退。

站在院子里的夏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门口的陈氏,脸色一变,他快步的迎过去,勉强的笑道,“这是亲家来了,快进来。”

不等陈氏说什么呢,就见夏良忽然看向她身后,神情有些复杂,“四郎,你也来了。”

陈氏吓了一跳,她出来的时候,四儿子还在炕上躺着呢。

夏家老二这是跟谁说话呢?

她慌得转过头,愣住了,后面走来的还真是她的四儿子。

陈氏心里纳闷,她怎么不知道后面还跟着一个人呢。

“你来干什么?”她压低了声音问道。

沈栖看向陈氏,声音低沉,“家里说的事儿,请慎言。”

陈氏皱起了眉头,可在外面,不好给儿子没面子,只得暂时将嘴巴闭上,况且,她们今天来的的确不是时候。

沈栖随后转眸看向夏良,声音淡淡,却有礼:“夏叔,打扰了。”

眼前的少年面如无暇美玉,仪态又极其端方,竟然挑不出一丝毛病,饶是夏良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由的心中微微一震。

可沈栖的的视线已经落入了院子当中。

空气中传来了难忍的恶臭,但是他的表情却依旧无波无澜。

而他的目光遥遥的望向站在院子里的一个姑娘。

这是他这具身体的未婚妻,名字叫夏云桐。

姑娘很瘦,可似乎很有力气,也没看到大门口的他们。

正房的房檐下,靠坐着一个妇人,低垂着头也看不清她的表情,旁边蹲着一个姑娘,看情形都很狼狈,他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一眼夏良,见他眉头紧锁,隐隐可见强行压抑的怒气。

夏家,这是出事了!



我真的是武林高手乱世枭雄最强神医混都市鸾啸异能制造前妻女仵作福妖万世最强帝维度侵蚀者重生之狼帝归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