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 第03章 反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夏云桐本身通晓人体穴位,再再加这具身体力气很大,一个农家妇自然也不是她的对手。她手下用劲,逼迫元氏张开嘴巴嘴,将两块桂花糕整个塞进了她的嘴里,夏云桐捂着元氏的嘴不给她吐出,元氏竟本能的严禁不咀嚼吞咽出来。可当然是糕点,但是松松软软,可元氏脸憋的通红,噎她手下用力,迫使元氏张开嘴,将一块桂花糕整个塞进了她的嘴里,夏云桐捂住元氏的嘴不让她吐出来,元氏竟本能的不得不吞咽起来。。...

夏云桐本身精通人体穴位,再加上这具身体力气很大,一个农家妇自然不是她的对手。

她手下用力,迫使元氏张开嘴,将一块桂花糕整个塞进了她的嘴里,夏云桐捂住元氏的嘴不让她吐出来,元氏竟本能的不得不吞咽起来。

可毕竟是糕点,虽然松软,可元氏脸憋的通红,噎的直翻白眼。

元氏来不及去想大丫为什么动作这么狠厉,也来不及去想大丫今天的异常,她只知道一块桂花糕被她吃进了肚子里。

没人比她更知道这桂花糕的毒性,虽然不会要人命,可会让孕妇落胎,很是霸道,虽然她没有怀孕,可这样的糕点吃进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将手指放进嘴里,促使自己呕吐。

夏云桐暂时却不能让她吐出来。

前世连氏惨死,是因为落胎导致血崩,进而八个月的胎儿也死在了她的肚子里。

所以,总是要让元氏体会一下前世连氏曾经遭受过的。

夏云桐假装去扶着她,可手指却按在了元氏后颈的穴位上,元氏扣嗓子眼扣的直翻白眼,可一点碎渣都吐不出去。

“娘,你怎么了?”夏云敏惊恐的喊道,人也从屋子里直接跳了出来,她的声音尖利的都破音了。

变故来的太突然,就连一向泼辣不讲理的张婆子都呆在了原地。

更别提夏良了。

夏云桐却突然拉住了元氏的胳膊,厉声的质问道,“大伯娘,这是你准备给我娘吃的桂花糕,为什么我娘能吃,你却要吐出来?”

元氏急的眼珠子都红了。

夏云桐不给她挣脱的机会,她冲着夏良厉声的喊道,“爹,我大伯娘想要害死我娘,她要给我娘吃的桂花糕是有毒的,你还傻站着干什么?”

夏良脸色瞬间铁青,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张婆子也吓了一跳,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脑子一时有些不够用,可她也忙走过来。

还有连氏,她看到大女儿似乎和大嫂起了冲突,她早就从炕上下来,她不能说话,可是她的耳朵不聋,听的一清二楚。

二丫吓坏了,惊慌失措的站起来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连氏。

夏云桐脸色很冷,此时,张婆子也冲上前来,想要拉开元氏问个究竟,夏云桐等的机会到了,她上前一步,加入了四人撕扯的战团。

元氏就觉得膝盖突然刺痛,不由得跪倒在地,下一秒,好像谁踩在了她的小腿上,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夏云桐退后几步,捂住了胸口,那种痛还有恨和一丝了悟,此时似乎弥漫了整个胸腔。

可同时觉得畅快无比。

这应该是原主弥留的情绪。

元氏狠毒,害的二房家破人亡。

原剧情里,夏良和连氏都死了之后,大丫整个人都崩溃了,等她反应过来,就去找夏满囤和张婆子,说出桂花糕的事儿。

可是,元氏咬死说是族长孙媳妇给的,不会有任何问题,夏满囤不敢去找族长孙媳对质,听信了大儿子和元氏的话,盛怒之下,活活打死了大丫。

张婆子虽然嘴巴恶毒,可毕竟没坏到骨子里,她看重大儿子,可也不想小儿子死,她一病不起,一个多月后就没了。

二丫夏云双被元氏嫁给了一个鳏夫,收了五两银子,才十二岁的夏云双只活了半年,死的时候,腿也被打断了,身上没一块好肉。

三丫是夏良的小女儿,今年八岁,长得最好看,春上的时候,被元氏的娘家侄女接去了京城,说是喜欢她,想要认她做妹妹。

可年底的时候,也死在了京城。

书里这一家子都是炮灰,第二章就全都下线了。

可等男主做了摄政王,夏家再度找上门去,打着死了的大丫名义,讨要了很多好处。

元氏的大儿子做官做到了知府,小儿子做生意成了皇商,夏云敏也嫁的不错……

夏坤和元氏更是使奴唤仆享受着荣华富贵的生活。

书里并没有提及桂花糕有毒,可真正经历的夏云桐此时自然一清二楚。

大房一家,可算是将二房给利用个彻底,死了都没放过。

惨,真惨!

饶是看尽人间百态的夏云桐也红了眼圈。

既然她成了大丫,以后,她来守护这可怜的一家子吧。

冰冷的目光再度看向躺在地上抱着右腿惨叫的元氏,眼底的畅快挡都挡不住——元氏,将你送官和休了你,都不足以平去你犯下的罪孽,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到底怎么回事?”夏良忽然大吼出声。

夏云桐走到窗台,拿起了油纸包,里面还有一块桂花糕,她神情悲愤的控诉道,“爹,这是大伯娘刚才给我的,让我给娘送过去,我很感激,还给她道谢,我本来想都拿给娘亲的,可又觉得过意不去,这毕竟是梁婶子给大伯娘的,不能都给我娘一个人吃,就转头来找宝丫,准备让她也吃一块,可哪里想到大伯娘看到宝丫要吃桂花糕,就跟疯了一样的冲过来还喊着不许吃,我就将桂花糕塞到了她的嘴里,可她竟然扣嗓子眼死命的也要吐出来,爹,我不傻,你也不傻,你说,这桂花糕是不是有毒?”

夏良不可置信的看着元氏,脸色铁青,此情此景,由不得他不信,他喃喃的道,“为什么啊?”

“还能为什么,爹,吴奶奶说我娘这胎很可能是个男孩,这个恶毒的女人担心你有了儿子就不给他们一家子当牛做马了,所以,她不想让我娘将这个男孩生下来……”

夏良瞬间怒火冲天,握紧了拳头,恶狠狠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元氏,牙齿咬的咯嘣响。

元氏用恨毒了的目光看着夏云桐,她忍着剧痛喊道,“不是的,跟我没关系,那是梁氏给我的,你个贱蹄子,再胡说八道我撕烂了你的嘴。”

夏云桐矮下身子,手里拿着糕点,阴测测的道,“我只问你,这糕点到底有没有毒?”

元氏面色惨白,咬着牙强辩道,“……我不知道。”

“大伯娘,你已经将一整块桂花糕都吃了进去,没毒的话还好,如果有毒,也许一会就会血流不止,也可能会血崩而亡,毕竟,您也是女子呀。”

元氏阴狠的目光看向神色平静的夏云桐。

可心里却惊恐不已。

她是相信大丫这番话的。



我真的是武林高手乱世枭雄最强神医混都市鸾啸异能制造前妻女仵作福妖万世最强帝维度侵蚀者重生之狼帝归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