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篇有寓意的童话 时间储存罐——两面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可伶的罐子安姆里只余下一滴时间粒了。故事突然发生在一个生而平等自由的罐子世界,每个罐子却各有差别,它们有形状完全相同的罐子、有大小完全相同的罐子、有高矮完全相同的罐子等等,奇异的是它们罐子里的时间都是像的,它们诞生了时,都要带着完全相同的时间粒。每过晚上,它们的时故事发生在一个生而平等的罐子世界,每个罐子却各有差别,它们有形状不同的罐子、有大小不同的罐子、有高矮不同的罐子等等,奇妙的是它们罐子里的时间都是一样的,它们诞生时,都会带着相同的时间粒。。...

可怜的罐子安姆里只剩下一滴时间粒了。

故事发生在一个生而平等的罐子世界,每个罐子却各有差别,它们有形状不同的罐子、有大小不同的罐子、有高矮不同的罐子等等,奇妙的是它们罐子里的时间都是一样的,它们诞生时,都会带着相同的时间粒。

每过一天,它们的时间粒就会自己蒸发掉一颗,当没有时间粒的时候面临的将是报废后进入巨大的熔炉焯烧掉它们。它们可以自由的支配时间粒:可以把时间粒送给别的罐子;可以安排每滴时间粒的范围时间里去做什么样的事;可以当作货币去换取食物;也可以去收集别人的时间粒储藏起来。但是到达300岁的罐子,身体便不能承受新的时间压力,只能“消费”之前积累的时间粒了。所以尽管它们诞生时的时间粒是一样的,他们的寿命却各有长短。

年幼的罐子们每天会去学习文化和技术,以求之后换取一份能得到更多时间粒的工作;年长的罐子借助曾经学习的知识,在社会中辛苦的赚取着时间粒。

可是总有一些罐子却不在乎时间粒的多少,“嘿,老伙计。”安姆摘下眼镜,在朋友跑车后座挑着眉,指指点点的对着电工瓦卡嘲讽道:“瞧瞧,他手中还拿着那个寒酸的破箱子呢!哎呦,在这我都能闻到从那只破旧的小箱子散发着的霉味了,就和他脑袋里的腐朽一样。”它的话引得车上的朋友捧腹大笑,它们满罐子的时间粒也随着动作一颤一颤的颠着,它们与罐子碰撞着,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电工瓦卡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看一眼它们,只是默默把梯子放到另一处路灯下安置好。

安姆嗤之以鼻,电工瓦卡的态度可把安姆气坏了,在朋友面前被驳了面子的感觉可不好受,“自尊心”要强的他可受不了这个委屈,所以恶狠狠的说道:“抱着你那发霉的箱子和一辈子都不会多的时间粒等死去吧!”电工瓦卡依旧在忙自己的事,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安姆朝那边吐了口痰,便示意朋友离开了。

看到这里,不经有人想问,安姆很有钱吗?

哦,不,安姆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庭里的孩子罢了,它的父母也每天辛苦的赚取着那微薄的时间粒呢。不过同样,安姆也对它的父母嗤之以鼻。

那一定就是安姆很会赚钱喽!?

哦,不,我们再让故事继续,讲讲它们离开以后到底去了哪里。

朋友踩动了油门,轮胎飞速的转动,只留下一段长长的尾音,一切都平常了起来,电工瓦卡依旧忙碌的工作着,一个、两个、三个…只有空气中被搅乱的尘埃依旧翻腾,证明它们曾经在这里停留。

热闹而又繁华的都市,一段汽车尾音响彻云霄,车上,人们闹着唱着,不知聊了些什么,只见一阵哄笑,车身也伴随着笑声滑了个S形;车下,人们纷纷避让,慌忙躲避着极速前进的车辆,大人们连忙抱起孩子跑开,小摊小贩也连忙推着小车避让着,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极速行驶的车辆撞翻了一个卖饼的老罐子的小车,饼撞得漫天飞舞,老罐子也被撞倒在一边。

“老家伙不知道看路?”安姆先发制人,为老人扰乱了兴致而不满,“真晦气!”

“你…!”老罐子生气的气的胡子都震动了起来,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你什么你!”说着它就想冲下去,却被旁边的朋友拉住,见状它又说,“算了算了,本大爷今天心情好,拿去续命吧。”越说它越觉得自己渡了一层金色的光,他幻想着自己充满光芒的形象,施舍似的扔向卖饼的老罐子三滴时间粒,一扫不快,继续前进!

车子又在笑声和欢乐中发动了,在最繁华的街道横冲直撞,当然,少不了的是频发的意外——这一路鸡飞狗跳,嘲讽与怒火充斥满了整个街道。终于车子在最高最繁华的大楼下面停了下来。朋友把车钥匙递给泊车侍卫,恭敬的给了三十滴时间粒小费才走了进去。在这种地方,它们可不敢再造次了,哪怕对泊车侍卫也不行。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美人身侧,流连忘返。安姆和他的朋友在这种奢靡之下麻木着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它们闹着,唱着,感受着时间粒换取的美妙绝伦的乐趣。

(未完待续……)



我真的是武林高手乱世枭雄最强神医混都市鸾啸异能制造前妻女仵作福妖万世最强帝维度侵蚀者重生之狼帝归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