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刑大人使不得 第六章 豺狼虎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原来是如此,这就是了!”慕流云听了他的话,心下若有所悟,见袁牧在一旁望着,急忙向他作出解释,“我本来纳闷儿为何这个极有可能会住在太平无事县里的妇人,在遭人残忍杀害后却要大费周章弃尸于此,当然这么一具尸首想一路运送到此处也得耗费不少气力,也没那么很容易。这一打这一打听疑惑便解开了,此处位于山坳,周围树高林密,平日里鲜少有人到这里活动,倒是野兽颇多,将尸体弃于此地,回头被豺狼虎豹啃食得七七八八,那不就神不知鬼不觉?。...

“原来如此,这便是了!”慕流云听了他的话,心下了然,见袁牧在一旁看着,连忙向他解释,“我原本纳闷为何这个极有可能住在太平县里的妇人,在遭人杀害之后却要大费周章弃尸于此,毕竟这么一具尸首想要一路搬运到此处也得花费不少气力,没有那么容易。

这一打听疑惑便解开了,此处位于山坳,周围树高林密,平日里鲜少有人到这里活动,倒是野兽颇多,将尸体弃于此地,回头被豺狼虎豹啃食得七七八八,那不就神不知鬼不觉?

只是那丢弃尸体的凶徒估计也料想不到,就这么一个人迹罕至的林子,居然也会有人来,还凑巧在这尸首没被野兽啃食了之前就发现,还报了官!

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何等闲来无事,也不怕蛇虫鼠蚁和日头毒辣,居然往这东谷县人都不爱来的荒山野岭里头跑,还真是……”

“慕司理,”袁乙对方才慕流云的验尸和推断都颇有几分折服,现下也实在是不忍心听他继续往下说,便好心提醒他,“发现这妇人尸体的正是我们家大人啊。”

“……还真是福至心灵,真乃是上天慈悲,不忍心让这可怜的妇人暴尸荒野,所以才让袁大人凑巧经过此处,让这样一桩大案得以被官府察觉啊!”慕流云话锋陡然一转,脸上也笑得愈发谄媚,边说边偷眼打量袁牧的反应,见他神色不显,似乎并未有不悦,这才悄悄松一口气,顺便冲袁乙感激地笑笑。

袁乙在袁牧身后悄悄冲他也拱拱手,袁甲则不屑地把脸扭向一旁。

“慕司理下一步打算怎么做?”袁牧对慕流云拍的马屁毫无反应,似乎只对案情感兴趣。

咕噜噜……

慕流云还不待开口作答,腹中一阵饥鸣,听在他自己耳朵里犹如滚雷一般,顿时窘得两耳发红,好在平日里磨练出了一副厚脸皮,袁牧等人装作没听到,他便也当什么都没发生。

“下一步么……”他略加思量,“应差人在这周围的林子里寻找,看看是否能找到猎户的棚屋之类容身之所,距离此处越近越好。”

“方才你便乘了马车来,难不成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你就累得急着找地方歇脚了?”袁甲瞧着慕流云就不顺眼,平日里也心直口快惯了,一听慕流云的答话便脱口而出。

袁牧淡淡朝他瞥过一眼,袁甲便急忙收了声,不敢再调侃挤兑慕流云。

慕流云深知惹不起就得躲的道理,虽然他也不清楚袁甲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到底是为哪般,不过既然对方是四品大员提点刑狱公事身边的人,他便惹不起。

于是他对袁甲的话充耳不闻,不作回应,摘下麻布手套,开始吩咐一旁的衙差将事先已经烧好的炭盆拿到帐子口那里,再将醋准备好。

主簿在一旁做记录,还在等下文,却见慕流云这边已经做了收工的准备,感到十分惊诧,连忙凑上前问:“司理大人,这……这边完了?是否过于草率,验得不够仔细?”

“不然呢?你要是没呆够,便继续呆在这里好了,没人拦你。”慕流云觉得这东谷县的老主簿实在可笑,来了帮忙记录检尸格目的时候,眼皮都不敢抬高一点,要不是规矩不能坏,他都恨不能站到帐子外头去,现在却又充起内行来。

“可司理大人还不曾以葱、椒、白梅等物擦洗尸体,好让那些个未能显现出来的伤痕浮现出来……”主簿虽然过去未曾与慕流云打过交道,却也跟着县中的仵作做过几次初检,心中对验尸流程有所了解,见慕流云这种反应,便也不服起来。

慕流云冷眼瞧他,虽说在这江州地界关于刑狱断案之事,他慕司理的名号也算是打出去了,但因为年纪尚轻,平素也不少遇到不服气的老仵作指手画脚,这种事他也是见怪不怪。

“方才我说这女尸死于短时间内便可令人毙命的剧毒之物,这话你可听到?”他问主簿。

老主簿扫一眼检尸格目上的记录,忙不迭点头。

“那便是了,一个已被毒物害死的妇人,验得哪门子伤?难不成主簿怀疑那歹徒有杀人鞭尸的癖好?”慕流云挑眉质问主簿。

“这……”主簿被问住,可有心有不甘,一番搜肠刮肚之后,终于又找到了疑点,“可是平日里仵作验尸的程序并非这样简单,规矩就是规矩,怎可轻易改变?

司理大人又是如何一口咬定这妇人一定是死于剧毒?万一是被人打成内伤致死,那便也寻不到刀伤,一身淤青和那青色尸斑混在一起,难以分辨,也是可能的吧?”

慕流云摇头叹气,冲主簿摆摆手:“主簿平日还需少看些话本才行,再看下去,恐怕就要走火入魔了!你是东谷县衙里的主簿,你来说说,在东谷县地界内,可有什么武林帮派?”

“这倒不曾听过……”

“那么一般空有一身蛮力的人,能否将那妇人打得内伤过重而死,却四肢完好,丝毫没有伤及骨头,就连指甲片都没有折断?

若不是须臾之间便可取人性命的剧毒,这妇人必然会因为感到肠烧肚烂,腹中剧痛,用手去抓挠脖颈、胸口,她那指甲有多长,方才你们可是都清楚看到的,若真是那么个抓挠法儿,胸口脖颈上定有大量血痕留下。

唯有剧毒才能让这妇人来不及挣扎便一命呜呼,身上不留任何伤痕,我说得可还在理?”

“这……”老主簿听他这么一讲,觉得慕流云的推测有理有据,合情合理,自己的怀疑的确漏洞百出,站不住脚,便赶忙拱手道,“司理言之有理,受教了!受教了!”

“无妨。”慕流云也不同这倔老头儿一般见识,冲他一摆手,“快去按我方才的吩咐,拨几个人把这无头尸给我送回太平县的殓尸房暂存,其余人到这周围去寻找棚子木屋。”



我真的是武林高手乱世枭雄最强神医混都市鸾啸异能制造前妻女仵作福妖万世最强帝维度侵蚀者重生之狼帝归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