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求生记 第六章 桃花歌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四阿哥一脸的波澜不惊的坐于着饮茶,十二阿哥坐在另边,意味深长着手里的一份请柬。“四哥,你说九哥这是唱的哪一出哇?”“什么哪一出?不是赏桃花吗?倒为难他有此雅兴。”四阿哥但是波澜不惊。“是呀,啊雅呀。看这请柬说的,一叙兄弟之情,说的倒真象是是兄“四哥,你说九哥这是唱的哪一出哇?”。...

清朝求生记

推荐指数:10分

《清朝求生记》在线阅读


四阿哥一脸的平静的端坐着饮茶,十三阿哥坐在另一边,玩味着手里的一份请柬。

“四哥,你说九哥这是唱的哪一出哇?”

“什么哪一出?不就是赏桃花吗?倒难为他有此雅兴。”四阿哥还是波澜不惊。

“是呀,真是雅呀。看这请柬说的,一叙兄弟之情,说的倒真好象是兄友弟恭似的。”

“这面子上的事,也不算少了,还差这一次吗?”四阿哥还是淡淡的表情,淡淡的声音。

“是呀,天家的兄弟之情,也就是面子上的事。”十三阿哥脸上倒是显出一丝黯然。

“这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吗?我以为你早就习惯了。”四阿哥话虽这么说,但看着十三阿哥的眼神中却充满了温情。

“是呀,早就该习惯了。好在我有四哥,也不缺他们的这份兄弟之情。”十三阿哥看着四阿哥,爽朗的笑了。

“虽说是面子上的事,到时却要打起精神来,桃花好看,怕是里面的虫子也不会少。”四阿哥也冲十三阿哥笑了笑,再继续原来的话题。

“是呀,光赏桃花太单调了,能捉些虫子才好玩,最好是条大虫子。”十三阿哥来了兴致。

“能找到虫子就好,捉不捉的倒不一定。”

十三阿哥怔了一下,马上会意过来,与四阿哥相对一笑。

***********************************************************************

宴客的日子很快就到了,皇子阿哥们齐聚九阿哥府,你谦我让的,面子功夫做得十足,真象十三阿哥说的,好一派兄友弟恭的场面。“热情”的寒暄过后,大家才入席。既然是为赏桃花,九爷的宴席就摆在桃林边上。

云锦这时也在九阿哥府,本来她只负责编排,应该是不用来的,但在任长平的坚持和她也很情愿的情况下,就一并跟着来了。只是这段时间的编排歌舞,时间紧任务重,弄得云锦睡眠严重不足。以至于现在所有参与表演的姑娘均是精神焕发、花枝招展的,唯有云锦带着两个黑眼眶,一脸的憔悴,一闭上眼就能睡一觉。

可现在云锦却没打瞌睡,难得数字军团凑齐了,不好好欣赏下,岂不是错过了此次倒霉穿越中的一大福利。在群芳楼一干人众向这些阿哥们行礼之时,云锦就混在人群里一边行礼,一边偷眼打量。席上坐着的都是帅哥,康熙的基因不是盖的。听他们的称呼,再加上她的观察分析,终于把小说中的人物与现实对上了号,坐在上坐的是太子胤礽,面带英气的是大阿哥胤禔,满脸书卷气的是三阿哥胤祉,面上带道疤痕的是五阿哥胤祺,一脸淳厚的是七阿哥胤佑,谦和微笑的是八阿哥胤禩,艳若桃李的是今天的主人九阿哥胤禟,稍带憨直气的是十阿哥胤锇,面含忠厚的是十二阿哥胤祹,十三阿哥胤祥是英气中带着潇洒,而英气中带着霸气的就是十四阿哥胤禵。而她唯一熟悉的就是那个有一面之缘的未来的雍正皇帝、冷面王胤禛,现在已经退去了少年的清涩,气质更加的清冷了,也更加的不苟言笑了。

老实说,对云锦这个很喜欢看根据夺嫡这段历史所编写的小说的人来说,能这么近的看到这些真实的大人物们,不能说不兴奋。但她也知道,这些阿哥们都是人精,从小耳濡目染学的都是察颜观色、勾心斗角,象她这么懒得费心思的人最好对他们抱着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的态度,但四阿哥除外,她还得靠他摆脱现在的困境呢。

***********************************************************************

群芳楼的歌舞剧是以桃林为背景的。经任大爷请示后,表演开始了。

随着音乐声的响起,首先出场的是一个书生模样的少年,在桃林中四处寻觅,神情黯然。这时有三个乡村少女欢快的跑进桃林,她们互相打闹着,嬉戏着。游戏间看见少年书生,三个少女停了下来,含羞带笑,对着他指指点点,边歌边舞。

风吹桃林满树花,喜鹊枝头叫喳喳。

桃园的哥哥呀走了桃花运,

姐妹三人都看上他。

哎呀呀走了桃花运,姐妹三人都看上他。

大姐看上他模样好,二姐看上他有气质,

小妹妹看上他身材高又挺,

想得脸上羞答答。

哎呀呀走了桃花运,个个都想嫁给他。

(歌曲链接:

一曲尚未唱完,已传来阵阵笑声,十阿哥的声音尤其响亮。

这边歌舞却不受笑声的影响,只见三姐妹中的大姐上前,对着少年书生轻启红唇柔声唱着。

桃花美,桃花艳,开在那三月间。

桃花红,女儿娇,梦儿飞满天。

女儿梦,飞满天,相约一年年。

花儿捎去心上香,暗结梦中缘。

心上香,梦中缘,千万里剪不断。

迎风迎雨向太阳,盛开那一年一年。

(歌曲链接:

那少年书生却不解风情,依旧在四处寻觅。

大姐黯然退下,二姐上前,对着少年书生热情歌唱。

含情的雨哟含情的风,春风春雨桃花红。

几度桃花开几度寒春梦,桃花恰似女儿红。

花天花地花中影,情人情痴情浓浓。

桃花开呀桃花红,追春雨又追春风。

多情的雨哟多情的风,多风多雨桃花红。

几树桃花开几枝赞春梦,桃花又似女儿红。

花云花海花船起,情真情续情无踪。

桃花开桃花红,笑春雨又笑春风。

花云花海花船起,情真情续情无踪。

桃花开桃花红,笑春雨又笑春风。

(歌曲链接:

少年书生却依然不理,二姐一顿足,愤然下场。

小妹上前,折了一支桃花在手,以花遮面,向少年书生脆声轻唱。

一处一处开满月桃花,远远近近都是月桃花。

采一朵花来襟上插,月桃花呀是奇葩,是奇葩。

人人都爱山地月桃花,人人都说花香真不差。

扎一朵花环头上戴,月桃花呀是奇葩,是奇葩。

假如你心里乱如麻,你只要去赏月桃花。

月桃花呀,月桃花呀,值得赞美值得夸。

一处一处开满月桃花,远远近近都是月桃花。

采一朵花来襟上插,你要永远爱它,爱着它。

(歌曲链接:

少年书生却充耳不闻,反而向三姐妹打听着什么,三姐妹听后,黯然摇头,满脸失望的下场了。那个书生没管那三姐妹,只是面上也含着失望,忧郁的唱着。

那一年桃花漫山红,

我与你牵手在雨中。

摘一朵桃花为你轻轻戴,

幸福的脸庞映彩虹。

这一年花儿依旧红,

我独自来到桃林中。

问遍了蝴蝶不见那笑容,

桃花无语笑春风。

又见桃花红,为何太匆匆,

往日的诺言已随风飘送。

又见桃花红,梦影已不同,

相思的人儿何时再相逢。

(歌曲链接:抱歉,因有读者反应有的歌曲链接网址有木马,所以除好听和百度之外的链接我全都取消了。这曲歌曲名为:又见桃花红,有兴趣的亲们可以自行搜索去听。)

一个美丽的少女面含轻愁从另一边进入桃林,看着桃花,好似在回忆着什么。

犹记小桥初见面,

柳丝正长,桃花正艳。

你我相知情无限,

云也淡淡,风也倦倦。

执手相看两不厌,

山也无言,水也无言。

万种柔情都传遍,

在你眼底,在我眉间。

我心已许终不变,

天地为证,日月为鉴。

(歌曲链接:

少女唱完后,也开始在桃林中寻觅,突然间看见书生,两人均是一脸的惊喜,拥抱在一起。高兴的舞动着,少女的歌声也欢快起来。

高悬瀑布,远叠山。动听雀鸣,静听蝉。

不知松竹谁先绿,难辩水天哪最蓝。

忽逢桃花岸,白云裹红团,牧笛惊花雨,花碟戏流泉。

忽逢桃花岸,白云裹红团,桃花源头随梦远,忽在天际忽眼前。

啊~桃花园,桃花园,梦入桃花园。

红树青山,斜阳古道,梦入桃花园。

桃花园,桃花园,梦入桃花园。

桃花流水,福地洞天,梦入桃花园。

日照小村,月照田,午伴茶神,暮醉仙。

不说桃花几时去,只见小姑又红颜。

眼含星点点,腮挂霞片片,风吹红裙动,深秋花依然。

眼含星点点,腮挂霞片片,桃花园头随梦缘,疑是天上却人间。

啊~桃花园,桃花园,梦入桃花园。

红树青山,斜阳古道,梦入桃花园。

桃花园,桃花园,梦入桃花园。

桃花流水,福地洞天,梦入桃花园

(歌曲链接:

整场的桃花歌舞表演到此全部结束,群芳楼的全体人员跪下来等阿哥们示下。阿哥们也非常给面子的大声喝彩。他们喜欢这些表演云锦自然是很高兴,至少眼前这关是过了。但他们也要让她们起来再表达对此次表演的评论呀,她们这还跪着呢。

“好!太好看了!我从来都不知道还有这么多关于桃花的歌呢。九哥,你什么时候知道群芳楼有这么好的歌舞呢?也太不够意思了,不早带我去看看。”十阿哥果然是个莽撞的性子。

“说的什么话?什么好事我能拉了你呀!我今儿也是第一次看。”九阿哥的声音有些无奈。

“好一场桃花歌舞!九哥,您今儿这桃花赏的好哇,真是太别致了。”十三阿哥也是毫不吝啬的赞美。

“十三弟喜欢就好。”九阿哥有些得意。

“这是群芳楼吗?”太子也发话了。

“二哥好眼光,是群芳楼没错。”九阿哥点头。

“倒是和以前有些不同。”这是三阿哥。

“今儿的曲是谁写的?”十三阿哥这一问,登时把跪在地上昏昏欲睡的云锦给吓醒了。

“哟,这我可不知道。只是听说他们新弄个写曲儿,听着还算新鲜,所以才找各位兄弟们来共享。十三弟想知道的话,倒也不难,这不,群芳楼的掌柜的在这儿呢,你直接问他。任长平!”九阿哥叫道。

“嗻!”任大爷跪在当场。

“回你十三爷的话。”云锦心中暗想,历史上九阿哥在众位阿哥中是最有钱的,据说是弄了不少产业,难道他才是群芳楼真正的新任老板?

“嗻!回十三爷的话,小的最近刚弄了个写曲的,瞧着还有几分意思,就让他写了几首关于桃花的曲子,不知众位爷瞧着还成吗?”任长平在这些阿哥面前就是一副奴才相,全无在云锦面前的威风,当真是个欺软怕硬的。

“还成吗?哈哈!是,我瞧着还成。不知众位兄弟们瞧着怎样?”十三阿哥看向其他阿哥。

“十三哥在咱们弟兄中音律是拔尖的,你瞧着都成,我们瞧着当然更成了。”十四阿哥虽然笑着说话,但话里却有着骨头。

“好。既然大家瞧着都成。那我倒要认识下这个写曲的了。”十三阿哥仿佛没听出十四阿哥话里的刺儿。

“回十三爷话,他今天有恙在身,怕病气冲了各位爷,故没敢让他来。”任长平平静的说。

听他这一说,云锦悬了好久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过她不知何故突然觉得身上一凉,但这时她是绝对不会东张西望自找麻烦的,循规蹈矩是她从进九阿哥府就给自己定下的原则。虽然这个原则会违背一些现代的诸如人权、人性、人格什么的乱七八糟一大堆,但对她来说,不管什么都比不得性命重要。

“十三弟,你如果对这个写曲的有兴趣,哥哥以后一定会让你见着他就是。”九阿哥把话接了过去。

“好了。我们兄弟光顾着聊天了,群芳楼的人还跪着呢。你们今天的表演很好,让主子们很高兴,二哥看看,是不是应该赏些。”八阿哥这时倒是展现他的仁义了,可惜云锦的腿都跪麻了。

“那是自然了。”太子爷的赏一下来,众位阿哥们也各有赏赐,只是均比太子爷的略少些。领过赏赐后,云锦她们终于可以退下了,可怜她的膝盖呀。

***********************************************************************

群芳楼的姑娘们虽然跪的腿发麻,但因为得了不少赏钱,所以还是兴高采烈的。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笑着。云锦的心里却既高兴又有些郁闷,高兴的是差事办好了,郁闷的是没找着机会接近四阿哥,以后说不准还有没有机会呢。而且从怀疑群芳楼是九阿哥的产业后,她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安。本来出“奇“是要避祸的,现在却非常有可能引祸上身。

“词儿!”任长平这一声,让大家把注意力放在云锦的身上。

“任大爷!”云锦向他施了一礼。

“你先留下,不用和群芳楼的人一起走。”

来了,云锦心中隐隐的不安还是有道理的。真是,想接触的人没机会,想避开的人却避不开了吗?



我真的是武林高手乱世枭雄最强神医混都市鸾啸异能制造前妻女仵作福妖万世最强帝维度侵蚀者重生之狼帝归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