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求生记 第五章 群芳楼易主(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无名虽然有才华,但她传授云锦的歌曲也与其余坊间传闻的类型基本上差不多,要想出乎意料,他必另避蹊径。幸亏云锦在在现代就很不喜欢古典风格的歌曲,连看书学习阅读和写作时都用这些歌做背景音乐,现在的倒正好也可以拿来用,并且因为是仿古式的,也会让这时代的人会觉得太过另类无法选择接受为了保密起见,云锦没有去找任何人帮忙,服装自己做,歌舞也自己编,其他姑娘乐得她不跟自己抢,也不来烦她。。...

清朝求生记

推荐指数:10分

《清朝求生记》在线阅读


无名虽说有才华,但她教给云锦的歌曲也与其余坊间的类型基本差不多,要想出奇,必得另避蹊径。幸好云锦在现代就比较喜欢古典风格的歌曲,连看书写作时都用这些歌做背景音乐,现在倒正好可以拿来用,而且因为是仿古的,也不会让这时代的人觉得太过另类难以接受,反而会让他们觉得曲调奇特,另有一番味道。再加上一些现代包装的小手段,要在比试中一鸣惊人应该不难。

为了保密起见,云锦没有去找任何人帮忙,服装自己做,歌舞也自己编,其他姑娘乐得她不跟自己抢,也不来烦她。

新任老板给大家准备的时间并不多,那一天很快就到了,比试的地点是在后院平时练习歌舞的排练厅中进行,下面的观众只有香娘和一个中年男子,香娘叫他“任爷”。台上姑娘们竭尽所能、各展所长、争奇斗艳,香娘也不时的跟这位任爷说着什么,可他却总是端着一副定力十足、老神在在的样子,不做任何表态。

云锦裹着带着帷帽的大披风,坐在候场屋里的角落,耳听着前面吹拉弹唱、咿咿呀呀的表演声,眼看着面前紧张忙碌、神情百态的姑娘们,不禁有些神思恍惚,眼前这一切是真实的吗?还是一场荒诞的梦?

“词儿,词儿,该你了!”楼里的老妈子来催场了。

“嗯。我知道了。”云锦定了定心神,做了个深呼吸,站起身来。

***********************************************************************

款款的登上舞台,云锦将带着帷帽的披风取下,连同怀里的古筝一起放在台边,露出一身江南小女孩装扮,头梳双髻,浅青色上衣,荷绿色衫裤。然后她走向台中,向台下的香娘和那位任爷深施一礼后,就静静的站在那儿,整个过程都没有抬起头来。

静默了片刻,她突然抬起头来,浅粉色的眼影,浅粉色的腮红,浅粉色的嘴唇,这种妆术会让脸庞益加显得清纯动人。冲着台下甜甜一笑,她抬手投足,开始一边清唱一边舞起来。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北,

鱼戏莲叶南。

(歌曲链接:

她欢快的舞着,意图展现出一副自然美景,田田的莲叶摇曳,出水妖娆,在浅青色与荷绿色的翻飞间,一尾一尾的鱼儿,追逐嬉戏,游弋在青碧的莲茎、叶下。

随着歌声渐低,她的舞蹈也慢了下来,最后俯卧于地,慢慢的她抬手将发髻解开,变成了双辫,接着又在项上及肩上等处轻抚,莲叶摇曳分开,她瞬间变成一个身着浅粉衣裙的少女。

拿过台边的古筝,她边弹边唱,歌声柔美。

若耶溪傍采莲女,

笑隔荷花共人语,

日照新妆水底明,

飞飘香袂空中举。

岸上谁家游冶郎,

三三五五映垂杨,

紫马嘶入落花去,

见此蜘蹰空断肠。

(歌曲链接:

唱完之后,她再向香娘那边深施一礼,就准备退场。

“站住。”那位任爷发话了。

之前他没向任何人问话,却唯独叫她留下来,看来是云锦的计划成功了,出“奇”的效果达到了。依言停下脚步,云锦面向那位任爷低头而立。

“词儿,这是任长平任大爷,还不赶快见过。”香娘为她介绍。

“是。奴婢见过任大爷。”云锦向任长平施一礼。

“你叫词儿?”虽然低着头,云锦也感觉到任长平看了她好一会儿。

“回任大爷,奴婢贱名是叫词儿。”反正词儿既不是她前世的名字,也肯定不会是她今世的真名,贱就贱吧。

“词儿,你的唱曲倒很特别,是你自己写的?”

“回任大爷,奴婢可没这等能耐,是奴婢师傅无名生前所教。”她这般年纪如能写出这种歌来,势必要引人怀疑的,只能安在无名身上了,再说也确实不是她写的,这也不是全然在撒谎。

“任爷,无名原是这儿的乐师,因词儿来时还未满周岁,故交由无名抚养,并教习技艺。只可惜无名在去年病故了。”香娘在一旁向任长平说明。

“那个无名是什么来历?”任长平追问。

“她是我在路边捡的。当时她病得晕倒路边,我看着不忍心,就捡回来加以救治,谁想她醒来后居然忘了自己是谁,再加上后来出了意外,她的容貌又被毁了。这样让她出去岂不是要了她的命,所以我就把她留下来了,看着她还能写些曲儿,就让她当个乐师了。”香娘把自己说的象个大善人似的。

“这个无名还写过什么诸如此类的东西吗?”任长平没理香娘的自夸。

“这……无名以前写的曲儿虽比其他乐师稍雅致些,但香娘却从未见有象今天这种曲调的。”香娘有些疑惑的看看她。

“回任大爷,奴婢师傅有时候私下里会唱一些歌曲,但她说这些歌曲不是她自己所写的,可能是以前听人唱过,突然想起来了。不过因为曲调太过奇特,怕其他人接受不了,故从未教与他人,只是没事教给奴婢唱着玩。”云锦赶紧加以说明。

“哦,是这样。你清唱的那曲儿,想来也是有配乐的了?”任长平皱皱眉,没再纠缠无名的事。

“回任大爷,是有的。”云锦还是低着头。

“你且弹唱一回。”

“是。”

拿过古筝,云锦将这首汉代民歌~~采莲诗的鼻祖又重新演译了一遍,本来这首歌的配乐她也很喜欢,为了展现她的能歌善舞才不得不忍痛舍弃的,现在得以展现出来,她弹的很是用心。

一曲弹罢,任长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叫她下去了。

只是他虽然装深沉,但香娘却在当天晚上就跑到云锦房里,一脸兴奋的把任长平怎么仔仔细细的向她打听云锦的事说了一遍。并不停的感叹自己的眼光如何如何好,将来云锦肯定是顶尖的行首云云。不过兴奋劲过后,她突然又伤心了起来,哭了好一会儿,却也没说为什么就拔腿走了。

香娘虽没说,云锦倒也明白她此时的心情,她买自己就是为了要培养出一个行首,所以才会听无名“奇货可居”的话,花钱白养了云锦这么久,结果在马上就能赚钱的时候,却不属于她了。云锦的表现越出色,她的心里就越难过。当然了,她伤心与否云锦并不关心,虽说是用香娘的钱把云锦养大,但香娘对云锦也没怀什么好心,那么云锦也就不用对香娘有什么感恩之心了,也因为香娘到现在还没有实质伤害到云锦,所以云锦现在对香娘也没什么怀恨之心就是了。

香娘的事不是云锦当前要考虑的问题,今天她已经成功的引起了新任老板那边的注意了,虽然她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任长平就是群芳楼新任的老板,但他应该能代表新任老板是肯定的了。由现在的情况看来,她应该是不会被卖出去了。下一步就是要想办法让新任老板也认为她是“奇货”,可以让她在正式见客前还能过一段平静的日子,留给她时间来思考怎么摆脱这种局面的问题。

不过现在还不知道群芳楼以后的情况会是如何,倒也不用着急马上就想这些问题,所谓计划没有变化快,早早的想那么长远,一个变故下来,可能都会白想了,还要浪费那么多脑细胞,还是等局势稳定下来再说吧。现在比试也结束了,结果马上就会出来了,到时群芳楼里肯定会乱一阵子的,云锦决定还是先养足精神,好好睡一觉吧。

***********************************************************************

之后几天的群芳楼,如云锦所料的鸡飞狗跳。比试中留下的庆幸之余也心中忐忑,到处打听消息,以防日后有变;而比试中被淘汰的则是出尽百宝、想尽一切办法,看是否能有机会留下来。

在整个楼里都不得安宁的时候,独云锦这里是一方净土,外面不管怎么乱,都没乱到她这儿来。应该不是因为她太没人缘(虽然她在楼里确实没怎么和其他姑娘们交往),而是香娘甚至是任长平做的安排。所以云锦也就没打着趁乱逃跑的念头,一是肯定有人看着,二是以她现在的乐户身份,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用“逃跑”这种特别不安全的行为来离开群芳楼。

其实乱倒也没乱多长时间,不过几天而已,在楼里恢复以往的秩序时,任长平来到云锦的房间。

“怎么样?这些日子你这里还算清静吧?”打发走带路的香娘后,任长平审视了云锦良久,云锦一直低头不语,然后他才笑着对云锦说。

“承蒙任大爷照应,奴婢深表感谢。”云锦对他施了一礼。

“是个聪明懂事的。不过这谢嘛,可不是说说就算的吧?”

“任大爷说笑了,您财大势大,奴婢小小一乐户,怕没有能效劳之处。”云锦心里鄙视他,这算个什么恩,就想要谢礼,亏他说得出。

“我可不是说笑,现有一差事,还真非你来办不可。”任长平板起脸。

“任大爷太抬举奴婢了,奴婢可担当不起。”云锦忙又深施一礼,想也不是什么好做的差事,能推最好推出去,不过怕是很难。

“担不起也得担,这差事就得由你来办。而且我还告诉你,只能办好不能办坏,不然丢的可不只是你的命,而是全楼的人都得陪一起丧命。”任长平的语气严肃起来。

“任大爷这么说,奴婢更是不敢应承了,万一弄个不好……”云锦的腰弯得更深些,果然不是好差事,居然是要人命的差事。

“没有万一,你听着,这差事不能有一点万一。否则你就等着掉脑袋吧。”任长平的语气越来越厉。

“任大爷…….”云锦还想再争取下。

“如果你不应承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要了你的小命。”

他这话说的倒不是狂言,在这个时代,贱民的命根本就不值钱,打死了也就打死了。看来这个差事是非接不可了。

“任大爷,请您明示。”算了,云锦认了。

“哎,这个样子才象话嘛。其实以你那天的表现来说,这个差事对你来说应该也不难。是这样,过几天,九阿哥要在府里宴请其他阿哥们赏桃花,特点了群芳楼去献艺,要求歌要新鲜,且都要与桃花有关。上次见你唱的两首莲花的歌,想来桃花的也难不倒你。”

“任大爷,上次奴婢已经禀明了,那个歌是奴婢师傅教的。”

“他既能教你莲花的,想必就能教你桃花的。总之,我不管是你师傅教的也好,还是你自己现做也好,这个差事反正是交给你了。”任长平开始耍无赖了。

“奴婢谢任大爷信任,奴婢一定尽力。”

“不是尽力,而是全力。要知道,那天的客人们可全是阿哥,如果让九阿哥失了面子,后果你是知道的。”他又再次强调。

“是,奴婢一定会尽全力的。”

“还有,这次的表演,你只负责编排,不需要登场。”

“奴婢记住了。”虽不明白任长平的意思,但云锦也乐得少些麻烦。

***********************************************************************

其实任大爷过虑了,云锦自然是知道厉害的,那帮阿哥是何许人也,给他们演出,如果演砸了,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一个不小心就非常有可能立时小命不保,所以她对这次的演出真的是用尽心思的。另外,云锦还有自己的想法,九阿哥既是请兄弟们,那四阿哥就非常有可能在,她可以把辫绳带过去,看有没有机会接近四阿哥,并希望他还能记得这条辫绳,从而帮她找到她在这个时代的爹娘,正好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群芳楼。所以她怎么可能不尽全力呢。

首先云锦挖空心思,把所有能记得的和桃花有关的歌曲想出来,先去掉一些犯忌讳和不应景的,再稍做修改,让词曲更顺应这个时代和这个场合,然后分别教给风格相适的姑娘。又发现好多歌都是带故事情节的,怕到时有人一首一首的问她,干脆将所有的节目编成歌舞剧,将这些歌曲融在其中。



我真的是武林高手乱世枭雄最强神医混都市鸾啸异能制造前妻女仵作福妖万世最强帝维度侵蚀者重生之狼帝归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