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氏春秋 第六章 玉紫的售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玉紫又吃了两个米团子后,便向院落后面走去。这一走,她才意外发现,这院落还啊不小,但是四处树木一座座,杂草时时处处,可她整整转了半个半小时,才绕回来木屋。她刚走进木屋,便听见一阵人语声。咦,难不成有客人来了?玉紫有点儿很好奇了。时下,她脚步一慢。声音是从木这一走,她才发现,这院落还真是不小,虽然到处树木林立,杂草处处,可她足足转了半个小时,才绕回木屋。。...

玉氏春秋

推荐指数:10分

《玉氏春秋》在线阅读


玉紫又吃了两个米团子后,便向院落后面走去。

这一走,她才发现,这院落还真是不小,虽然到处树木林立,杂草处处,可她足足转了半个小时,才绕回木屋。

她刚刚走近木屋,便听到一阵人语声。

咦,难不成有客人来了?

玉紫有点好奇了。

当下,她脚步一慢。

声音是从木屋前方的地坪里传来的。

玉紫悄悄伸出头去,只见地坪里,站着一个身材略肥的中年人,在这个人人面有菜色的地方,这个中年人一张脸,红润得很。再看他身上,里里外外都是穿着绸衣,左右两足的鞋面上,更是镶了一块玉,显然,这是一个有钱人。

那中年人的身后,站着两个身材高瘦,腰佩长剑的汉子。那两个汉子正手握剑柄,面无表情地盯着老人。

老人撑着扫帚,双手也不松开,只是略略向前一抬,很是敷衍地行了一个叉手礼后,慢腾腾地说道:“此处鄙陋,不配治君驻足。”

他居然一开口,便是赶客。

那中年人却一点也不在意,他呵呵一笑,抬起头来,朝木屋里面瞅了瞅。那眼睁睁的模样,似乎在期待看到什么人。

玉紫暗暗皱起了眉头。

那中年人瞅了几眼后,转头对着老人,又是呵呵一笑,说道:“听众人说,宫老收得一女?愿睹之。”

在玉紫担忧的眼神中,老人消瘦的脸皮向下一耸拉,他翻了一个白眼,慢腾腾地说道:“治君逾越了。”

治君闻言,又是呵呵一笑。他转向左右两个剑客,笑道:“宫老以为他还在齐王宫呢,连‘逾越’两字也说出来了。”

说了这句连讽带刺的话后,治君声音一收,却是一声长叹。

长叹中,他信步在坪中踱起步来。一边慢慢地转着圈,治君一边说道:“我见过你驾车的驴子,它们毛皮脱落,步履艰难,已老朽不堪用了,驴如主人,宫老,你也老了。这一月中,你找了五家商队,只有一家,因你只取五个刀币,才愿意用你,然否?这一月中,足有半月,你每天只食一顿,然否?”

听到这里,玉紫迅速地转头看向老人,她咬了咬唇,愧疚地想道:父亲连饭也吃不饱了,我居然还在向他要盐漱口!

回答这个中年人的,依然是老人的一个白眼。

治君再次长叹一声,他转过头看向老人,颇为语重声长地说道:“你这院子,已残破不堪,你已年迈,已舞不动剑。宫老,你这女儿,却不知能护她到几时?”

老人干巴的嘴抖了抖,他瞪着冶君,大声喝道:“与君无干!”

治君摇了摇头,大力地摇着头,说道:“与我有干!闻宫老这一女儿,有万中挑一的美貌,如此容色,便在齐魏越等大国,也是罕有的珍品。宫老可知,这种美姬,售价几何?”

售价?

玉紫听到这里,心下大惊,她迅速地抬起头来,用不敢置信的双眼瞪着那中年人。

在玉紫开始加速的心跳声中,宫老再次朝中年人翻了一个白眼,沙哑地喝道:“我的女儿,千金不易!”

宫老的声音刚刚一落,那中年人哈哈一笑,双手“啪啪啪”地拍起掌来。清脆的掌声中,他连连赞道:“宫老果然是齐君命名之人,对这吴娃越女的售价,很是明白啊。然,上等美姬,价值千金!听众人言,宫老此女,有贵人之仪,如此,可作价五百金!”

中年人的声音一落,宫老一怔,显然给他开出的高昂售价吓住了。

看到老人这般模样,玉紫的小脸,刷地一下变得雪白。

那中年人见宫老沉默不语,又是哈哈一笑,他扫视着残破的院落,又说道:“有了那五百金,宫老便可居华屋,顿顿美食,厮仆为侍。”

他说到这里,目视着宫老,颇为语重声长地说道:“治也知道,宫老曾是齐王宫中要人,区区五百金,又岂能放在眼中?然,宫老,你已年迈,又能护你女儿到几时?她若被我购去,我定当令人教她精习歌舞,修饰妆容,只等有一天奉之贵人。宫老请想,你那女儿若成为贵人之姬,定能涎下贵子,从此后,岂不是富贵无极?”

这中年人说这话时,那可真是诚挚之极,完全是一副掏心掏肺,为玉紫为老人着想的模样

玉紫听到这里,一股无名火腾腾地向上直冲。她咬着牙,几次想冲出来,却是脚步一抬又收了回去:自己这般冲出去,万一那中年人撕破脸强抢怎么办?老人毕竟老了,他不一定打得过这人身后的两条狗!

这时的玉紫,一颗心砰砰地跳得飞快,她咬牙切齿的,一会瞪那中年人几眼,一会又紧张地看向老人,生怕他被中年人的话语所打动。

就在玉紫极为焦躁不安,紧张不已之时,老人开口了。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缓慢沙哑,“请出罢。”

中年人治一怔。

他不敢置信地瞪着宫老,声音一提,问道:“宫老此言何意?”

宫老右手伸出,朝着门外一指,瞪着中年人大声说道:“请君离开我的居所!”

刷地一下,治君的脸一青。

他盯着宫老,见他不似是开玩笑,不由恼怒地哼了一声,长袖一甩,转身就走。刚刚走出五步,治脚步一顿,回过头朝着宫老恼羞成怒地吼道:“宫老,若是匠君前来,怕是出不了此价!”

“出去!”

“呸——”

在老人的怒喝声中,治朝着地上重重地吐了一口痰,朝着左右两个剑客叱骂道:“何呆呆若鸡?走!”

三个人一阵风一般卷出了院落,随着大门被重重撞上,玉紫还可以听到那中年人的唾骂声传来,“不识好歹一匹夫!”

几人一走,老人便低下头,继续拿起扫帚扫地。

看他那样子,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玉紫悄悄地退了出去。

她一直退到木屋后面的乱树林中,才停下脚步。也不知为什么,她不想让老人知道,自己刚才偷听了。

也许,是玉紫的内心深处,在为自己怀疑了老人而愧疚,也许,是因为来自现代,见多了尔虞我诈的她,虽然目睹着老人拒绝了那中年人,可她还是无法放下心来,无法完全地相信老人吧。



钻石级孕母笑面如来佛平凡不平凡的世界寻陵计诸天纪大漠孤烟之庆丰城以汉为名剑破九天神级选择系统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