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氏春秋 第三章 认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快活容易从虎口脱险了,遇上人了,但是,她却依旧得离开这个可怕的的地方!玉紫又是心悸又是高度警惕,时下也不心里想短暂休息的事了,提步便向马车离开的方向赶去。现在的到天黑了,除了老半天的时间,跟随他们的车印,说没准能赶在日出前回城里呢。两边树木依旧矮小茂密,风现在到天黑,还有半天的时间,跟着他们的车印,说不定能赶在日落前回到城里呢。。...

玉氏春秋

推荐指数:10分

《玉氏春秋》在线阅读


好不容易从虎口脱险了,遇到人了,可是,她却依然得留在这个可怕的地方!

玉紫又是心慌又是警惕,当下也不想着休息的事了,提步便向马车离去的方向赶去。

现在到天黑,还有半天的时间,跟着他们的车印,说不定能赶在日落前回到城里呢。

两边树木依然高大浓密,风一吹来,便令人清爽之极。

不过这个时候,玉紫一点也不喜欢这清爽的感觉了,这么靠近官道的树林中,都有老虎出现,她真不敢想象,在这地方过夜会是什么情况。

当她走了一个时辰时,她的两侧,还是这般浓密的树林。

而这时,她的肚中呱呱直叫,双脚又软又重,直像灌了铅一样。

真的好想好想休息啊。

渐渐的,前方变得明亮起来。是了,树木在变得稀疏,她要走出树林了。

玉紫脚步一提,人也有了点力气。

便在这时,一阵低低的人声顺着风飘入她的耳中。

有人!

玉紫大喜!

她脚步加速,向着声音传来处急急走去。

声音是从左侧树林间传来,极轻微。

玉紫快走了二百步,便蹑手蹑脚地向那人靠近。刚才那美少年对她的警惕,引起了她的注意:也许这个世道对他人是很防备的,她还是小心为妙。同时,她这时不免想到,自古以来,妓女便是一个兴旺的行业,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妙龄少女,要是遇到别有用心的人,那可是欲哭无泪了。

穿过渐渐稀疏的树木,渐渐的,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高高低低的土丘。哦,那不是土丘,那是一座座坟包。

声音是从最里侧的一个小坟包边传来。

这种大白天,日光白晃晃的,玉紫对于坟包还是没有什么好怕的。她脚步加快,又向那人小心的靠近了几步。

不一会,那人的面目呈现在她的面前。

那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他额头上皱纹横生,因为消瘦,脸上的皮向下耸拉着。一双浑浊的老眼中含满了泪水,脸上带着凄苦。

玉紫伏在草丛中,细细地打量着他。

眼前这个老人,仔细看,五官还生得很不错,想来,年轻时也是个美男子。

他身上的衣裳,与她刚才见到虎一样,是上襦下裳连成一体的,他的腰间,也佩着一把剑,头上同样戴着帽子。

老人哭得很伤心,他用手帕拭着眼泪,以一种玉紫完全听得懂的口音软而沉地喃喃倾诉着,“我儿,你幼小便离开了人世,都不曾见过齐宫五里外的天地。我儿,你奉鬼神之命降生于我身边,为何这般匆匆离去?是我的德行不足么?使得你不愿意留在我的身边,使得你把老父孤零零的丢在世间,尝受世间的孤苦和无助?我儿,我儿,我儿啊。。。。。。”

老人哭着哭着,已是哽不成声。玉紫看到他慢慢伏倒在地,把脸搁在坟前的青草上,泪珠成串。

正在这时,一阵清风一吹而来,卷起坟头上刚烧完的衣服草鞋,卷得那黑灰扑头扑脑地灌了老头一头一身。

玉紫看着看,也是泪如雨下。

她咬着唇,不由想道:我便这般消失了,也不知我的老父,我的老母,现在是多么的伤心啊?

这泪水一出,酸楚便如洪水一样一涌而下,挡也挡不住。

老头警惕地抬起头来。

他四下张望了一眼,喝道:“何人在哭?”

他的喝声一落,便看到东方的草丛中,站出了一个满面泪水,十五六岁的少女。

眼前这个少女,穿着贵人才有的锦衣,她的皮肤白嫩,五官生得美丽,一看便是出身不凡。

可是,她的脚上,一双木履已经蒙满了灰尘,她的头发披散着,凌乱而潦草,一看便是很久没有梳洗,她的锦衣,下裳处破破烂烂,显然是被野草多次勾划,她那白嫩的脸上,泪水横流,眼神尽是无助和悲伤。

看到这个少女,老人心中一软,他朝左右看了一眼,问道:“姑娘从何而来?为何孤身在此荒野?”

老人的声音非常慈和,透着一种玉紫渴望的友善。

玉紫咬着唇,一面向他靠近,一面摇着头,含着泪说道:“我不知道。早晨醒来,我便一人出现在荒野上,左右尽是枯骨。我,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那里。”

这套说辞,是玉紫想了很久后准备出来的。

玉紫一直没有发现,自从她醒来后,凡是遇到外人,她的声音便变了,便由她本来的湖南腔调,变成了那种怪怪的,软而缓的单音调。

老人看着她,眼神更温和了,他喃喃说道:“你定是哪户贵人家的,我年少时,也曾见过如你这般美貌年少的女儿,被人抛于荒野。那些人中,有只剩一口气的,也有死了的。”

老人刚说到这里,玉紫已走到他的面前。

“扑通”一声,玉紫跪倒在地。

她跪在老人的脚前,仰着头,泪眼汪汪地看着他,求道:“老爷爷,求你收留我吧。这天大地大,我,我不知道要往哪里去!”

玉紫说到这里,突然悲从中来,忍不住掩着脸,放声大哭。

她这一哭,显然触动了老人的心肠。

他伸手抚上玉紫的头发,慈爱地说道:“愚儿,愚儿,何必如此悲伤?”

在他的安慰中,玉紫的哽咽声,却是更加响亮了。

老人看了一眼身前的坟包,又看了一眼玉紫,那双浑浊的老眼,有点迷蒙了。他昂起头,展开双臂朝着天空叫道:“我儿,是我儿么?你怜我孤苦,便赐我一女么?是我儿么?”

玉紫听着听着,哭声一顿。她把头朝地面上一点,重重叩了一头,叫道:“女儿见过父亲,女儿见过父亲。”

老人伸着手帕拭去脸上的泪水,呵呵一笑。他上前扶起玉紫,叹道:“愚儿,你突然出现在我儿坟前,又不知自身是谁,这便是天意啊。天意要你成为我的女儿,它是不可违背的,否则会有不详。孩子,你再磕三个头吧,从此后,我便是你父,你便是我女。”

玉紫闻言,连忙再向老人叩了三个头。

她的头一叩完,老人便忙不迭地扶起她。他端详着玉紫,怜爱地说道:“我儿,你孤身在此荒野,若是遇到了狠人,定会被他们抓去,不是为奴,便是进入妓馆中。幸你遇到了我。”

玉紫听到这里,频频点头。

这时,老人又说道:“我儿,你虽着贵人衣裳,然你突然出现在荒野中,定是被人所害。你估且随老夫回去,他日若寻得记忆,遇得亲人,你自可弃我归去,不必挂念我。”

玉紫连连摇头,她果断地说道:“一日为父,终身是父。”

老人闻言,大受感动,他那浑浊的老眼中,又冒出两泡泪水来。

低着头拭去泪水,老人哽咽地说道:“若真是如此,你便是我儿怜我孤苦,赐给我的。”

玉紫低着头,暗暗想道:我成为您的女儿,是不是你的儿子所赐,这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一个异乡来客,茫无目的的在这个世间行走,我需要一个立身之地。我需要你这种慈祥善良,又有见识的人提点。

之所以判断这个老人有见识,是玉紫听到老人说他在齐宫呆过。

玉紫这人,天生便具有敏锐的第六感,她一判断这个老人慈祥善良,便干脆利落地赖上他了。

两人痛哭了一阵后,老人给了一双破草鞋,令玉紫在小坟包前烧了,对着坟包叫了几声“大兄”。然后,两人相互扶持着,一步一步向外面走去。

树林外面的道路上,停着一辆破破烂烂的驴车。

看来,这便是老人的坐骑了。

两人上了驴车,老人坐在驾车的位置上,长鞭一甩,吆喝一声,驴车便慢慢地驶动了。

老人显得很开心,他一边策着驴车,一边笑道:“我儿,你的父亲,以前在齐宫中,服侍过两任齐王,呆了三十年呢。”

三十年?那怎么落到了生计艰难的地步?

玉紫正在寻思之时,老人又说道:“父亲我本是奴隶出身,蒙先王欢喜,赐为庶民,后又升为士人。这三十年中,父亲我备得君王厚爱。”

他说到这里,长叹一声,声音低了很多,“然而,父亲我终是一个嬖人(由奴隶提升上来的人),没有封地,没有家臣。钱财虽多,一出王宫,尽被歹人抢去。那歹人,那歹人。。。。。。”

老人说到这里,恨声连连,便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玉紫伸手按在老人的肩膀,轻声说道:“父亲,事已过去了,不要想了。”

老人连连点头,拿着手帕拭着眼角,低声说道:“是啊,过去了,过去了。我的妻,我的儿,都过去了。只有我还活着,不过,现在我又有一个女儿了,我又有一个女儿了。”

他说到后来,声音已是越来越振奋。

玉紫看着一时悲伤,一时欢喜的老人,不由想起了自己那生长在农村中,老实巴结的父母,心里又是一痛。



钻石级孕母笑面如来佛平凡不平凡的世界寻陵计诸天纪大漠孤烟之庆丰城以汉为名剑破九天神级选择系统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