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的富贵田园 第3章慕陵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是怕你,哪里胆子小了?”慕陵川无可奈何的反驳道。望着眼前面带笑容的少年,浑身上下散发出着温柔如水的书卷气质,真的想不出一年前那个冷冰冰,满身暴戾之气的样子,和眼前之人是一个人。“想什么呢?”慕陵川跳到苏糖身边坐了下去,戳戳她的额头,被打断了她的怔怔。“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少年,浑身上下散发着温柔的书卷气质,实在想不出一年前那个冷冰冰,满身戾气的样子,和眼前之人是一个人。。...

“我是担心你,哪里胆小了?”慕陵川无奈的反驳道。

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少年,浑身上下散发着温柔的书卷气质,实在想不出一年前那个冷冰冰,满身戾气的样子,和眼前之人是一个人。

“想什么呢?”

慕陵川跳到苏糖身边坐了下来,戳戳她的额头,打断了她的出神。

“慕陵川,我们去山上吧?”

她有些馋肉了,哪怕家里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却也不是能放开肚子吃肉的样子。

可是,苏糖因为习武的原因,体力消耗的很大,只能自己想法偷偷补充能量。

只是,她爱吃,动手的能力却不行。

这一冬天,她都快被自己做的烤肉给吃吐了。

好不容易等慕陵川回来了,哪里还能等得及?

想到慕陵川烤肉的手艺,苏糖就忍不住吸了吸口水。

看着她那馋样,慕陵川就觉得好笑,认识也一年了,小丫头的吃货本质也早就见识到了。

“真害怕哪天你会被一块糕点给骗走了!”

“怎么……怎么可能啊?”苏糖说的有些底气不足,虽然她爱吃,可要不是上好的美味,是入不了她的眼的。

哼,小看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变小了,所以性子也也变得有些幼稚了?

特别是跟慕陵川在一起的时候,很容易说出幼稚的话来。

苏糖略感苦恼的挠挠头,然后白了慕陵川一眼,“说吧,你到底去不去啊?”

“去,我去准备一下,你在村西头等我!”

“好!快点啊!”

苏糖立马喜笑颜开,起身拍拍慕陵川的肩膀,就跳下院墙朝着村西头,一蹦一跳的跑了过去。

慕陵川看她急不可耐的样子,好笑的摇摇头,然后也跳下了院墙。

“公子!”

慕忠一脸恭敬,接过慕陵川递过来的书,冷峻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此时的慕陵川哪里还有刚才温柔的样子,冷肃淡漠的目光落在慕忠身上,不带一丝情感波动。

“忠叔,我出去一下!”

说完也不管慕忠是什么表情,就进屋去了,片刻后就背着个背篓出门了。

“慕忠,你就这样放纵公子吗?公子年纪还小,不知事,我们还是告诉夫人吧?”

花情脸色很难看,目光中带着指责之意,很是不赞同慕忠就这样不加约束慕陵川。

“花情,记住我们只是来服侍公子的,并不是来教养公子的!”

“你……”

花情被慕忠的话说的有些恼羞成怒,满心怨愤却无处安放。

慕忠眸中闪过几丝不屑,对于花情的心思再明白不过了。

花情被他看的更加生气了,当即就有些口不择言,“慕忠,别以为公子喊你一声叔,就以为真的是公子的长辈了,我可是夫人派过来的。哼,我一定会上报给夫人的。”

十四五得年纪真是娇花一般惹人喜爱,她就不信公子会注意不到自己。

慕忠的脸色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因为花情提到夫人而改变,他只是淡淡的瞥了眼花情,冷冷的说道,“你不是已经做了吗?”

然后就转身回房间了。

“……”花情似是想到了什么,当即脸色大变,一下子没有了血色,身子更是有些颤抖。

他是怎么知道的?

那公子知道吗?

花情想开口喊住慕忠问清楚,却是怎么也张不开口。

她没有忘记自己刚被送到公子身边的时候,公子对她说的话:没有我的吩咐不能向外传递消息,否则视为叛主!

想到这里花情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满脸的绝望,哪里还有刚才的趾高气昂?

慕忠站在窗前看着面色灰败的花情,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眼中满是不屑:连究竟谁是她的主子都分不清,哪里会有好下场?

夫人?

老爷?

哼,如果公子真的在乎,就不会在这个偏僻之地,一住就是好几年了!

小河村依山傍水,又和三河镇离得近,所以,村民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不是农忙时,村里的人大多都会去镇上找活干,所以,除了会打猎的猎户外,上山的人不是很多。

最多就是妇人或小孩们,上山砍柴或者挖野菜了,深山深处还是不敢进的。

慕陵川和苏糖两个,人小胆大,一个十来岁,一个六岁,就敢溜进山里烤肉吃。

也不知是他们运气好,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反正去年一年经常相约进山吃肉解馋!

“糖糖,你爹的身子怎么样了?”

慕陵川拉着苏糖软乎乎的小手,嘴角含笑,一脸的温柔。

苏糖用手里的木棍拨开挡路的杂草,嘟着小嘴巴随口说道,“已经好了,这次就是去回春堂复查的。”

因为救人苏明江心肺受损,要不是苏糖怕太快恢复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还是她“偷工减料”后的效果,要不然两年前苏明江刚受伤那会儿就能让他痊愈了。

哪里能等他们离开京城,回到老家,又拖了两年这才让苏明江痊愈?

唉,谁让她年纪太小,还没有自保能力呢!

慕陵川目光闪了闪,薄唇微抿,垂眸看向小丫头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上面还扎了两个小辫子。

他想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一年前,也是这个时节,因为练功急于求成反而适得其反,因此差点走火入魔,四肢僵硬,一个人躺在这寒冷的山野中动弹不得。

慕忠因为有事出门,是不可能来找自己的。

就在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死在野外时,小小软软的苏糖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刚出生就被所为的父母因为各自的原因而送走,自小就记事的他早就过了难过的时候。

可是再理智聪慧,他也只是一个九岁大的孩子,当真正面临死亡时,他也还会害怕的,也会脆弱的。

当他看到这个软乎乎的小丫头时,突然就觉得眼眶有些湿润,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感觉。

那是一种一个人在孤寂中行走太久后,突然有一束温暖的光出现,果断的死死的想要抓住的执着。

他不知道苏糖当时喂给自己的是什么,似水又非水,似药而又非药。

可是他原本因为练功而伤到的筋脉,内伤,不仅全部不药而愈了,而且身体经脉,内力更是强悍了。

更主要的是他这一年来武功进步神速,原本艰涩难练的心法,他却好似打通任督二脉一般水到渠成,这让内力深厚的慕忠都感到惊叹不已。

苏糖,是他慕陵川今生唯一的温暖,是他慕陵川今生唯一的救赎!



钻石级孕母笑面如来佛平凡不平凡的世界寻陵计诸天纪大漠孤烟之庆丰城以汉为名剑破九天神级选择系统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