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暖京华 第三章 被人可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钱妈妈出了暖风院,过东西穿堂,走南门夹道,到了侯府中路的和乐堂。厅前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正立灯,清一色的大盏珠子吊立灯。人来人往,家人媳妇出出进进不断地,见了钱妈妈都停下来给施礼打招呼。钱妈妈笑着回应,走到堂门口,正遇见了戴着银丝䯼髻,穿着桃红厅前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正在挂灯,清一色的大盏珠子吊挂灯。。...

玉暖京华

推荐指数:10分

《玉暖京华》在线阅读


钱妈妈出了暖风院,过东西穿堂,走南门夹道,到了侯府中路的和乐堂。

厅前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正在挂灯,清一色的大盏珠子吊挂灯。

人来人往,家人媳妇进进出出不断,见了钱妈妈都停下给行礼问好。

钱妈妈笑着回应,走到堂门口,正遇见戴着银丝䯼髻,穿着桃红闪色纱对衿衫儿,笑吟吟的,一边拿金丝罗扇扇风,一边往出走的五奶奶徐氏。

钱妈妈便站定给徐氏行礼。

徐氏见了钱妈妈,便笑说:“妈妈去哪了?我正要着人找您呢!”

钱妈妈照实说是奉老太太的吩咐去暖风院了。

徐氏听了,明媚的眼眸一动,挽过钱妈妈的手,过偏边廊子处说话,“三嫂如何了?”

钱妈妈回说:“人瘦了好些,身上也虚……”

徐氏听了,眼珠转了那么一下,没来得急往下听,就叹了一口气哀声打断道:“当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年纪轻轻的,要这么去了……”

钱妈妈抬眼看了看徐氏。

下话没说完,就见徐氏的婆婆三太太走了出来,摆手招呼了个小丫鬟,道:“这一眼不到,人就没影了,风风火火的性子,你去找找,看五奶奶哪去了。”

“母亲,我在这呢。”徐氏连忙就又笑了,迎到了三太太的身边,回身说:“老太太不是让开箱子给姑太太找那匹纱,我正和钱妈妈回想,在哪个箱子里装着呢。”

三太太道:“这倒是次要的,她今儿又不回去,你先去交待一声,让黄福隆他们预备下赏封,虽说老太太这是散生日,不准备大办,只也要预备着有来送礼的,到时候拿不出赏钱,难道让人看相眼儿么。”

原来平西候的母亲二太太不管家,以前是平西候前妻,大长公主的女儿永福郡主管家,后来永福郡主病逝了,就是这位三太太——平西侯的三婶娘代理管事。

徐氏是三太太的儿媳妇,嫁给了侯府高五爷。

本来沈暖玉进府后,三太太就要交权了,只原主沈暖玉是个孤高清冷的性子,并不适宜管家,倒是这五奶奶徐氏,为人爽利,又知情知趣,很是个管家的材料。

近来因沈暖玉身子虚,彻底交了管家的权。

徐氏应了婆婆的话,笑着领命去了。

三太太便也问钱妈妈,“三奶奶怎么样了?”

钱妈妈这次调换顺序先说:“比前几日见轻,但人瘦了好些,身上也发虚。”

三太太便叹了一口气,“不小心失了脚,落入了湖里,救上来也算及时,怎么就病成这个样了,要说来也是她身子太弱了。”朝里屋瞅了瞅,压低声音道:“明儿是老太太的寿宴,她过来么?”

钱妈妈照实说:“说是过来。”

三奶奶什么也没说,只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

暖风院这边。沈暖玉正躺在床上缓神,一有了精神,她就想起了刚才钱妈妈提的宫里赏的西瓜。

馨香坐着小脚凳上,心神不宁的。有好几次想开口说沈大爷被抓进兵马司的事情,只看看床上直挺挺躺着的沈暖玉,又是不忍心。

说,奶奶现如今是泥菩萨过江,自己保不了自己,侯爷又是和奶奶动了大气的,就算说了,奶奶除了忧心,又能有什么法子。

不说,沈家在京中没有根基,除了依靠奶奶,一步都走不动。大爷自来是个忠厚老实又胆小,见了耗子都绕道走的人,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和大长公主府里的人动口角,这事不用脑袋想也知是大长公主府里的人故意欺负人,永福郡主死后,谁嫁给侯爷谁要受刁难,要不然同是起了冲突,五成兵马司的人怎就单单押了大爷!

沈暖玉并不知道这短短的一会,馨香在心里已经千回百转煎熬了几个遍儿了,竟还开口说道:“有凉凉的东西么,我想吃。”

馨香回过神来,拿帕子熨了熨眼睛,才回头问沈暖玉,“奶奶你说什么?奴婢没听清……”

“奶奶都还不知道呢,侯爷倒想在前头了。”

这时郝婆子的笑声突然传了进来,并扬声招呼馨香,“快泡茶来,侯爷着黄嫂子来看奶奶了!”

其实是说给沈暖玉听的吧,侯爷遣人来暖风院了,这岂不是天大的好消息!

听的馨香心里骤然一喜,一下子从小脚凳上站起来了,眉头舒展,憋闷的心里,竟是柳暗花明,豁然开朗了。

黄福隆家的是个口齿伶俐,办事干脆的人,一进来,直打帘子进了里屋,走到床边,先叉手给沈暖玉行了个礼,然后直奔主题,笑着学道:“……也是凑巧,侯爷在部里遇上了兵马司的王大人,听说了大长公主府的小公爷和沈家大爷闹了不愉快,便去了帖子,其实原是误会一场,都解开了,现如今两人在名邸酒楼吃酒呢,侯爷怕奶奶在家跟着担心着急,特意派了小厮回府递话!”

听来人说了一大段话,沈暖玉都没听明白是哪儿跟哪儿。

看了看脸上喜气洋洋的郝婆子和馨香,心里忖了忖,沈大爷,和她同姓,那是娘家人了?她是奶奶,那人是大爷,和她一个辈分的,是原主的哥哥或弟弟了?

这沈大爷和大长公主府里的人闹了矛盾,被平西候解决了,是这么回事吧。

便含笑对面前长形脸,瘦高条个的中年女人说:“多谢侯爷念着,本来是天塌下来的大事,侯爷一出手,竟就这样和解了。”低头做出些腼腆表情,“侯爷是家里的天,也是我的天,我谢侯爷,还烦劳姐姐替我传句话。”

一旁站着的郝婆子和馨香俱是欣喜,奶奶何时这么会说话了。

其实倒不是原主不会说,而是不屑于说吧。沈暖玉翻看原主所做的画,所写的字,简直叹为观止,她就是再学十年二十年也及不上,连让她努力模仿的机会都抹杀了。

黄福隆家的赔笑着,道:“那是自然的,奶奶不说,奴婢也是要传的。”

沈暖玉有些支撑不住,便看向馨香笑说:“去带姐姐歇歇去,泡杯好茶给姐姐喝。”又抱歉的看向黄福隆家的,“身上懒怠动,姐姐担待。”

黄福隆家的赔笑着点头,“那奶奶歇着,明儿正日子,外面张罗挂灯笼呢,平泉媳妇家里有事,奴婢替她看看去。”说着,行了个礼,要去了。

馨香送黄福隆家的到外屋门口,将刚才在屋里就准备好的一两银子往她手里递,“知道您忙,就不强留了,外头天热,您着小幺儿置杯凉茶喝喝吧。”

黄福隆家的推托了两次,将钱收了,一边往外走,一边向馨香回手笑说:“留步吧,别送了。”

走到二门口,才收了笑。摊开手心,看了看那一两银子,给的倒是不少。

其实三奶奶人还不错,长得出众,文采出众,是府里难得干净良善的老实人,只是竟混成了这般。倒不比她们这些管事的媳妇活的自在,一时直了直腰,抬了抬头走路。



钻石级孕母笑面如来佛平凡不平凡的世界寻陵计诸天纪大漠孤烟之庆丰城以汉为名剑破九天神级选择系统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