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暖京华 第二章 第一场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郝媳妇子一回去,沈暖玉就看向馨香,放低声音问:“上寿什么意思?”馨香听了一怔,奶奶连这也不明白了?急忙凑回来,在沈暖玉耳畔简要作出解释了几句。这面郝媳妇子迎了回去,见了钱妈妈,就笑吟吟的说:“烦您亲手回来了,奶奶在里屋歇着呢,您先坐定吃杯茶去去热气这面郝婆子迎了出去,见了钱妈妈,就笑吟吟的说:“烦您亲自过来了,奶奶在里屋歇着呢,您先坐下吃杯茶去去热气吧。”。...

玉暖京华

推荐指数:10分

《玉暖京华》在线阅读


郝婆子一出去,沈暖玉就看向馨香,压低声音问:“上寿什么意思?”

馨香听了一怔,奶奶连这也不知道了?连忙凑过来,在沈暖玉耳畔简要解释了几句。

这面郝婆子迎了出去,见了钱妈妈,就笑吟吟的说:“烦您亲自过来了,奶奶在里屋歇着呢,您先坐下吃杯茶去去热气吧。”

“你客气了,老太太放心不下奶奶,打发我过来看看,王太医给开的药吃了么,这一日可有好转?”

沈暖玉在屋里就听到了那极其和气的声音。

“顿顿不落呢。”郝婆子在旁亲自给打帘子,笑说道:“那汤药倒比张太医的管用,今儿奶奶的气色就好转了。”

钱妈妈温声细语的说:“这也是奶奶的造化,那王太医是走南闯北的名家,这次因挚友病重,才到京城来的,原不轻易为人看诊,只老太太惦念着奶奶的病,着人请了三回,人都没应,后来还是侯爷,亲自出面请了那挚友家的公子听戏,这才请动了。”

两人一前一后往屋里走。

郝婆子听了,忙笑着说:“是呢,昨儿剩了一口汤药,奶奶呕了三次,馨香在旁看着心疼,就劝别喝了,只奶奶说:这药来的珍贵,就看在老太太和侯爷对我的心,我也要喝完了,快快去了病,在老太太身边多尽孝心,为侯爷开枝散叶才是正经。”

沈暖玉躺在床上想,她什么时候说过这话,郝婆子编瞎话一把好手。

钱妈妈便点了点头,笑了,“奶奶自来孝心,老太太是知道的。”

这里走到了堂屋和里屋之间的隔断,郝婆子适时伸出手来,为钱妈妈打珠帘。

钱妈妈略弯了弯腰,进里屋来了。

沈暖玉早已准备好了,一见钱妈妈进来,就假意要下床迎接。

“三奶奶快别动。”钱妈妈便紧行了两步,来到床前,轻按住了沈暖玉的手,上下端详了起来。

沈暖玉也轻轻回握了钱妈妈的手,笑着说:“劳烦妈妈冒着暑热过来看我,让我心里过意不去。”

“奶奶太抬举奴婢了。”钱妈妈欠身给沈暖玉行了个礼,才在馨香给搬来的绣墩上坐了下,“这不是么,才宫里赏来几个西瓜,老太太尝了一小块,说是好吃,让给各房都分一分,轮到奶奶这儿,老太太想起奶奶病着,吃不了寒凉的食物,便叹了一口气,连念了两遍奶奶的名字,又念亲家太太的名字,老人家想起往事,心里不好受,特别遣了奴婢来探望奶奶。”

亲家太太……

沈暖玉反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应该说的是原主的母亲柳氏。只是不知柳氏和高家老太太之间又有着怎样的情谊,为什么提起柳氏,老太太心里就不好受了,难不成是这柳氏去世了?

这原主现在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古代结婚又早,原主在家里又是长姑娘,想来是柳氏顶多也就三十几岁,这么年轻,英年早逝,也的确是让人伤感。

沈暖玉越想越觉得是了,本想顺着话茬往下说一句人死不能复生之类的宽慰话。

恰逢馨香端茶来,她看了看馨香,见她神色如常,脸上并没表现出哀伤,一时又不敢多说了,只是绕过了这茬,低头做出个勉强微笑的表情。

钱妈妈见沈暖玉低头强笑,只以为她是想家了,岔过这一茬,又说:“奶奶感觉怎么样呢?饮食上还好?老太太特意吩咐了,奶奶要有什么想吃的,甭管是什么珍馐美馔,让侯爷找去给奶奶送来。”

刚才听馨香话里的意思,这古代过生日是很有讲究的,分为两宴,正式寿宴的前一天晚上要上寿,也就是给过生日的人磕头送礼说吉祥话。

先别说她现在走路都发飘,就是身上爽利,这侯门里的奶奶太太各色人等多了,她还没详细的向馨香打听明白,这会连辈分都分不清,人都认不全,这上寿无论如何也不能去。

沈暖玉便借着话茬,低头说道:“祖母平日疼我,一会儿上寿,我无论如何也是应该过去的,只是现如今这般光景,倒是怕祖母见了,跟着忧心,又怕影响了大家的心情……”

钱妈妈听了,脸上微僵,闻弦音而雅意,便轻拍了拍沈暖玉的胳膊,转而笑说道:“那奶奶好好将养着,养好身子是正经。老太太让奴婢过来,特意嘱咐了,说:‘让涵哥儿媳妇躺着罢,孝不孝心又不在这些虚礼,别说是今儿,就明寿宴,也别折腾了,人来客往,吃席看戏的,竟是些虚礼,等得闲儿了,一家子人聚聚不带外人,才欢喜不拘束呢。’”

说错话了……

沈暖玉从钱妈妈那一闪而过的表情判断,便用在被子里的手使劲拧了下大腿,眼圈瞬时也就红了,低头缓了一缓,补救说:“祖母如此待我,是我两辈子修来的福气,明儿是正日子,人客又多,我势必要过去的,要不也辜负祖母,婆婆待我的情了。”

钱妈妈一听这是又拉回了话,便做顺水人情,说了句提点的话:“奶奶的气色看着是好些了,今儿再将养将养,明儿兴许就能去上了吧,毕竟是场面上的事儿,老太太虽不在意,可别人都看着呢。”

所以说今天的寿可以不去上,明天的宴会一定得参加……

又稍坐了一会,钱妈妈说了几句让安心静养的话,沈暖玉留钱妈妈吃杯茶再走。

钱妈妈推还有事,告辞去了。

听见水晶帘哗啦啦的被放下了,沈暖玉便松了力气瘫在床上。

这府里的人,从老到小,随便拎出来一个都不好应付……

------------

这边郝婆子送钱妈妈到后面穿堂,郝婆子欲将包好的茶叶送给钱妈妈。

钱妈妈笑说:“你这是做什么,这样的好茶留给奶奶喝吧。”

郝婆子还要再送,钱妈妈将茶叶推到她手里,“前几日老太太赏的小金团还有些,再说我这要往和乐堂去了,你也回去悉心照料奶奶。”

有些时候送礼都送不出去,郝婆子只得收了回来。



钻石级孕母笑面如来佛平凡不平凡的世界寻陵计诸天纪大漠孤烟之庆丰城以汉为名剑破九天神级选择系统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