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娇娘种田记 第2章李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此时有火堆照光,一家人才看清楚小姑娘的模样。田恬的在上下打量他们。“小姑娘啊...你从哪来的?你这衣裳瞧着也真很奇怪。”田恬身侧的妇人先张口再次询问道。“我...我是从华国来的...”田恬被一家子行瞩目礼真的是压力山大。“华国?这是哪啊?娘你据说过没田恬同样在打量他们。。...

此时有火堆照光,一家人才看清小姑娘的模样。

田恬同样在打量他们。

“小姑娘啊...你从哪来的?你这衣裳瞧着也真奇怪。”

田恬身侧的妇人先开口询问道。

“我...我是从华国来的...”田恬被一家子行注目礼实在是压力山大。

“华国?这是哪啊?娘你听说过没有?”对面的大叔一脸疑惑地询问他老娘道。

“哟,我个老婆子还真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老婆婆乐呵呵笑道。

“那你是如何到这边来的?寻亲?被拐?可有户牌?”

小少年没有坐下,反而居高临下地冷着脸质问着。

田恬心知自个这是穿越了,而且身上穿的,背上背的,还有那一大个行李箱,这些与这个世间不符合的东西出现,她就知道她要是想活下来,得到他们帮忙,只能如实招来。

“我也不知道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我只是去游玩,结果迈一个步子突然就变了景象,我也不知道你们这是哪,至于户牌我没有,但是我有身份证!”

田恬说着就赶紧把身后的背包拉到前边来,里边满满当当的东西,天知道她刚刚是怎么背着大包跑到这的,估计是情况危及,所以爆发了吧。

从背包里边翻出身份证,接着田恬递给身侧的妇人。

妇人连忙摆手笑道:“你给我也没用啊,我不识字的。”

田恬又看向大叔,结果他也笑着摇摇头,那小丫头倒是挣脱开她大哥,哒哒哒地跑过来,接过身份证回头又跑向她大哥,给他看。

小少年低头借着火光瞥一眼,然后皱着眉头,反复看着手中奇怪材质的牌子,上边写着很简单的文字,他连蒙带猜能明白是户牌一样的东西,写着姓名出生年月日,地点,可惜他从未听过这个地方,还有这种简化的文字。

随手还给小丫头,她便又蹦蹦跳跳地回到田恬身边,将身份证还给她,只是这次小少年没有拦着了。

田恬松了口气。

她明白是她的坦诚获得了他的信任度。

“那我能不能问问你们这是哪里?”田恬看着这简陋的生活环境,还有他们一家子破破烂烂带着各种补丁的古代衣裳,实在心慌。

“我们这是大夏国的边境地区,地名叫沿江城,咱们家在城北边儿,我叫李春花,今年六岁啦,这是我大哥李天昊,今年十二岁,我奶叫蒋雪儿,今年五十岁啦,我阿娘叫林嫣,今年三十岁,我阿爹叫李大成,也是三十岁,姐姐你叫什么?!”

小姑娘不但长的灵气,口齿也伶俐地将这些说落清楚。

田恬坐的端正,听见便回答道:“我叫田恬,今年十八岁了..”心中却是一沉,这是她没有听说过的朝代。

小春花听见田恬这么说,便笑眯眯地说:“姐姐你真的长的好甜呀!”话刚出,就被小少年赏了一个大栗子!“哎哟!大哥你打我做什么!?”小姑娘鼓起腮帮子,气呼呼捂着脑袋道。

李天昊没有回答小春花的话,还在用审视的目光看着田恬。

田恬被弄的浑身不自在。小丫头的话也逗的她脸上热度攀升。

“孩子啊...那你可知道怎么回家去?我观你穿着打扮生活应该不错啊。”

田恬听见大叔发问,情绪愈发低落,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

她的话一落下,小小的客厅里只有取暖的火堆传了噼啪声,十分安静。

“唉,造孽哟,不管如何,好好的怎么会来咱们这?如今我们这世道正乱着,可不安稳,日子可不好过啊!”

大婶叹气又一脸难过地看向田恬,拉过她的手拍了又拍,发觉手底下的触感,水嫩嫩的,一看就是没做过活的手。

“在咱们这没有户牌可不行!被搜罗出来那是要进大狱里的,你这模样生的俊俏,没进到狱里,怕是就被那帮子畜牲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大婶又说道。

这次话落目光却不在田恬身上,而是试探地看向大叔,似乎是想起什么,夫妻俩一顿沉默,眼里泪光闪烁。

大叔最终点点头,大婶才转头甩落一滴眼泪,对着田恬笑道:“小姑娘啊!就是不知道你嫌不嫌弃,咱们这是有宵禁的你也晓得,说来也是缘分。其实今日我们一家三口冒着夜色是去送我家大闺女入土为安的,近来城里有风疾,大多染上发高热便去了,救不回来,我大闺女福薄,也去了,我们不忍心瞧她被衙役们扔尸堆里一把火烧了,就悄悄带去埋了,那户牌也没有去衙门抹去,你若是不嫌晦气,便先用着!”

大婶语气还算平静,只是话语期间难免有些哽咽。

田恬有些震惊,若是观他们一家子先前的表现她绝对是看不出来他们的闺女刚刚没了,可能是世道艰难,看淡生死了吧,于是开口安慰道:“节哀顺变...我...你们能帮我已经十分感激了,如何会嫌弃!?当真谢谢了!”田恬感激地道。

大婶点点头,一副宽慰的模样:“倒也是缘分,如今来路不明的人上边可警惕着,户牌更不容易上,如今正好给你用,也当是给我家大闺女积福了!”

说着大婶又用袖子擦擦眼泪。

田恬紧忙从怀里的背包里取出一包纸巾,替她擦拭眼泪,轻声道:“大婶你们的大恩大德我记住了,你们只管把我当亲闺女,只要我还用着你家户牌,还在这一天,我就孝敬你们一天。”

从言语中她还不明白户牌就和身份证一样,有多重要,她又不是傻子,人家这么帮忙,当真是好心啊。

大婶听见连连欢喜点头,牵紧田恬的手不放,她只当是她大闺女心疼她,叫了一人来陪陪她,再说这姑娘能莫名其妙到他们这来,那么代表着投胎转世说不准是真的,她只盼着多做好事积德,好让她闺女一路好走,投个好人家。

“行!往后你也是我李家的闺女了!放心,你只要在这一日,我们便护着你一日!安心住下便是!其他的有我们呢!”

大叔也是如此爽朗着笑着。

小丫头眨了眨红红的眼睛,拍手叫好道:“好耶!我又有姐姐了!!”

听得夫妇俩心头酸涩的很,小闺女也是舍不得她大姐的,非得要和他们一起送她大姐上路,后边瞧见田恬的身形像她大姐,便走不动道了,拉着她爹娘俩就要去救。



钻石级孕母笑面如来佛平凡不平凡的世界寻陵计诸天纪大漠孤烟之庆丰城以汉为名剑破九天神级选择系统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