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海底的浪漫,随浪潮涌向天空 黑色长柄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你明白黑色长柄伞吗?黑色长柄伞好像有一种尤其的氛围,伞下的人永远是宁静,好像漠视了这场大雨。我第一次见他时他递了我一把黑色长柄伞“需伞吗?”“谢谢您,所以不需了。”在他递伞的一瞬间连雨滴也跑了。这场大雨停的很能及时,但是也可能会是雨滴在制止我们相我第一次见他时他递了我一把黑色长柄伞。...

你知道黑色长柄伞吗?

黑色长柄伞似乎有一种特别的氛围,伞下的人永远安静,似乎无视了这场大雨。

我第一次见他时他递了我一把黑色长柄伞

“需要伞吗?”

“谢谢,应该不需要了。”

在他递伞的瞬间连雨滴也跑了。这场大雨停的很及时,不过也可能是雨滴在阻止我们相识,可惜那时的我还不知其深意。

有关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下午五点的操场,他在操场那头隔的很远,大声的呼喊着我的名字。那时的他不过十八岁,白色短袖映衬着一天中最后的暖阳,那是我见过这世上最美的画面。

可他是撑着一把黑色长柄伞的人。

他烂到了极致。

怎么会有人要无缘无故的质疑朋友,怎么会有人莫名其妙的认为友好就是喜欢呢?

他一边接受我的好,一边炫耀着我这只舔狗。

我其实都知道,可是当我看见他一个人坐在食堂听歌时,我又没忍住给他买了一杯橙汁。

心软已经快要了我的命了。

我其实也问过自己对于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我站在大雨中看着手里的伞,低声呢喃道:“怜悯罢了。”

说起来我是局外人,但不耽误我同时是知情者。

我说过,他烂到了极致。

那场大雨之前我就认识他。在这个小小的圈子里,那些事其实不是秘密,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时便是有个女孩怀孕,而他否认这件事。在他眼里,女生更像是一件商品,他考虑的只是性价比。但从某种意义上我理解了他,因为我知道的更多,比他想象中更多。

他烂到了极致。

幼年时期的他遇到了被不配为人的东西,那时的他太小了,但那时的他也已经有了记忆有了意识。

我很难想象他到底是怎么原谅这个世界的,但我依然对他保持鄙夷以及怜悯,我认为不能因为自己曾遭遇了不幸就要去伤害所有真心对待他的人。

而后很多年,我也很不幸,遭遇了和他相同的事情。我才明白原来是这么痛苦,他才没能挺过来……

罪不至死,是我听过最恶心的词汇。施暴者几个月就出来了,往后的日子舒舒坦坦,他甚至可以跟一群人渣吹嘘他的光辉。

受害者呢?他拼命地逃出来,面对的不仅仅是唾沫,还有伴随一生的黑暗记忆,还要时时提防着报复。

舆论四起时,施暴者隐形了,只有无数的“为什么”像毒瘤一样附着在受害者的心脏。他们在洗白施暴者,过了许久,当我看见那些人的嘴脸,我想他们大概是未来的施暴者或者是曾经的施暴者。施暴者是不会忏悔的,他们几十年沉淀的东西使他们作恶,至于所谓的忏悔想来应是自我保护罢了。

多年后,当年的受害者从高楼坠下,我们都知道凶手是谁,可我们无能为力。

我始终无法接受,我憎恨所有人。

我希望所有罪恶都会受到惩罚,不是制裁,是惩罚。

希望所有的孩子平平安安长大,希望所有的成人礼都没有痛苦的存在。

黑色长柄伞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吗?

他是个温柔的人。

他抚摸我的脸庞,擦去我的泪水告诉我“你要加油。”

他在拥挤的人群里一把拉出我,递给我一只耳机,一起靠着墙。

他接到了我的电话,不顾一切的跑向我,带我离开充满恶意的地方。

其实不管他的出发点是什么,他从未伤害过我,他保护过我,这值得我怀念他一辈子。可我却怯懦了,把他一个人留在那里了。

锋啊,我很久都不敢呼唤你的名字,如今到底是晚了。

锋啊,下辈子我们再好好相遇吧,希望下辈子的我们幸运一点,快乐一点,你撑着透明的长柄伞,雨下的更久一点吧。

我抱着惹目的红玫瑰,来到冰冷的坟墓。这天的阳光很暖,就好像十八岁的你在操场喊我名字的那天。

锋,谢谢你。



钻石级孕母笑面如来佛平凡不平凡的世界寻陵计诸天纪大漠孤烟之庆丰城以汉为名剑破九天神级选择系统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