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君 第4章 动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皇叔撑着伞走出来房门,叶嬉见伞下晒将近阳光,且皇叔所站的地方像是是特地在等她通常,已不再去想,身体躬行实践地跟了上来。耳边的鬓发无言动着了动,皇叔扭过脸看了看什么都也没的右手边,可他忆起曾疯颠和尚说他的,‘倘若有一日她他不在了,记得我,在阳光下撑起耳边的鬓发无声地动了动,皇叔转过脸看了看什么都没有的右手边,可他想起曾经疯颠和尚告诉他的,‘若是有一日她不在了,记得,在阳光下撑起那把属于她的油纸伞’。。...

皇叔撑着伞走出房门,叶嬉见伞下晒不到阳光,且皇叔所站的地方好像是特意在等她一般,不再多想,身体力行地跟了上去。

耳边的鬓发无声地动了动,皇叔转过脸看了看什么都没有的右手边,可他想起曾经疯颠和尚告诉他的,‘若是有一日她不在了,记得,在阳光下撑起那把属于她的油纸伞’。

此时,他总觉得她在他的身边。

他咧开嘴朝右边笑了笑,“阿嬉,走吧。”

叶嬉脸都僵硬了,这人......这人根本就不是自己记忆里的那个皇叔,还有刚刚那个笑容,那温柔的语气,都冲击着她的感官。

容不得她多想,皇叔已经撑着伞走了出去,她急忙将自己护着在伞下,此时若是她抬头看看就能看到,这伞全遮在了她的头顶,将她整个人都牢牢护住。

......

勤政殿的皇帝没有等到皇叔去承德宫的消息,反而身旁的总管太监神色慌乱地来禀报,“皇上,圣暿王......圣暿王将皇后捆了,现在在太和门等着。”

“什么?”

宋忪来不及震惊,急匆匆地往太和门去了,一路上一直想着皇叔怎么会没去承德宫,皇后又怎么会被绑了?为何要选在太和门?

满脑子的疑问。

.....

皇帝到太和门的时候,宋司卓已经站在高位,撑着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不过是出去剿匪几日,皇帝的胆子就练就出来了。”宋司卓盯着皇帝。

众大臣行礼问安,随后便是沉默不语,被绑起来已经衣衫凌乱跪着的皇后,怎么看这件事儿都不简单.

“皇叔说的什么话。”皇帝心里打鼓却强颜欢笑,“侄子都是按照皇叔平日里的方式处理,还是皇叔教导有方。”

不管怎么样,奉承总没错。

宋司卓冷冷一笑,“本王还真是小看了你啊,宋忪。”

皇帝,“......”

一下子被叫了名讳,心中更加慌乱,不经意地看了看旁边的某人。

“王爷就算是先帝亲授的摄政大臣,但皇上毕竟是九五至尊,王爷怎么能直呼皇上的名讳呢?”一大臣站出来指出宋司卓的漏洞。

后者看着虽然害怕却依然强作镇定低头说话的人,“礼部侍郎?”

“是微臣。”

“这礼部虽然不是最挣钱的,油水最多的,可你......却丝毫不比他们差啊。”宋司卓话落。

关于那位大人贪赃枉法的证据就给摆了出来,在大臣中一一传看了起来,一时间脸色各异。

“你们还有要说的吗?”他以前能对这些睁只眼闭只眼,全是因为叶嬉是皇帝的人,他动皇帝意味着叶嬉也会受到创伤,他不愿。

如今却是不同了。

“皇上即使有什么不对,王爷大可以教导,行使摄政王的权利,可如今这般......待皇上收回皇权时,还有什么尊严?拿什么震慑万众臣民?”

现在站出来的武将,宋司卓等的就是他。

一文一武,两个人暗中早就投靠了皇帝。

“那按照吴将军的意思,将我朝边境的军事地图给到敌军首领,这样叛国的行为,如何?”宋司卓淡淡地反驳。

被点名的吴将军脸色一变,“末将不知王爷这话是何意。”

其余臣子自然也是大惊失色,圣暿王一定是在同他们开玩笑吧?这么明显的意有所指,再笨也能听出来了。

皇叔很满意大家的反应,给身边的侍卫使了个眼色,侍卫将叶冶公捆了上来,那神色显然是被吓得不轻,看着圣暿王的侍卫将他藏好的证据拿出来,他怎么能不怕?怎么能不慌?

如今看到这样的阵仗也知道,他完了,他女儿这个皇后完了,连皇帝也完了。

侍卫将新一份证据给到臣子们的手上传阅,一时间大家看他的眼色就变了。

皇帝也傻眼了,此时那些证据还没有经过他的眼,不清楚什么状况才是最恐惧的。

皇后也跟着慌了。

要是皇帝废了,她就成了废后,她还没有享受够荣华富贵呢,皇后的威风还没有逞够,怎么可能甘心就这样没了呢?

“呜呜呜......”她扭动着身子,不断地挣扎想要说话,可身边的人看都不看她一眼,但等她一动作脖子处就传来刀剑冰冷的温度。

吓得她不敢再吭声了。

“这些证据你们可看清了?如此这般的人,可还能做帝王?供万人敬仰?”皇叔冷冽地声音响起,众大臣都低下头。

伙同臣子陷害忠良,为了夺权不惜将军事图给了敌军,这样的君他们可不敢跟随,也不相信他能治理好本国。

叶嬉看着一直顺势局势,她感慨皇叔运筹帷幄的同时,也反思怎么会对皇帝这样的人心怀欢喜,吴将军和礼部侍郎的所作所为,后面怎么可能没有皇帝的手笔?

不过是借他们的手,行自己的便利,为自己接手朝政大权做准备而已。

“既然都无话可说,将先帝的圣旨拿出来吧。”

暗卫长拱手一礼,然后从袖中取出圣旨,众人跪了下去,皇帝也没有例外。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叶府二房女,贤良淑德人品贵重,待新帝登基需将其封后,若不遵,可废其皇位另立储君,圣暿王仍为摄政王,掌军政大权,待新帝长成方能交予权利,钦此。”暗卫长念完将圣旨递到内阁大学士的手中,让其检验真伪。

皇帝紧张的看着大学士的神情,虽然他想反驳这个遗旨,但是他清楚地记得先帝在离世之前,当着重臣面前给了圣暿王一道并未公开的圣旨。

宋司卓盯着一声不吭地皇帝,心中冷哼,废物。

就这样的胆量也敢和自己作对。

大学士和一众内阁大臣检验结束,确定此遗诏为先帝亲笔,且上面有先帝的私印。

皇帝不可置信地望向宋司卓的方向,“当日朕将叶嬉封为德妃时,皇叔并没有将此份遗旨公诸于众,为何今日却又拿出这份遗诏?难不成是皇叔有什么不为人知的.....”

众大臣听着皇帝未说完的话,自然知道后面是什么,皇室的争斗他们臣子无法插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