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大人有妖气 第七章 无缘无故的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喜轿里,冯嫣视线依旧逗留在手中的璞玉上,却轿子猛地停了下去,轿中冯嫣一个趔趄,手里的玉石差点掉下。吹吹打打的乐声突然间沉寂了,整个接亲的队伍都停了下去,未等冯嫣张口再次询问外头是怎么了,她就从外面噪杂的声音里,听到人们惊慌失措地互相询问声。“那……吹吹打打的乐声忽然沉寂了,整个迎亲的队伍都停了下来,未等冯嫣开口询问外头是怎么了,她就从外面嘈杂的声音里,听见人们惊慌地相互问询声。。...

喜轿里,冯嫣视线依旧停留在手中的璞玉上,然而轿子猛然停了下来,轿中冯嫣一个踉跄,手里的玉石险些掉落。

吹吹打打的乐声忽然沉寂了,整个迎亲的队伍都停了下来,未等冯嫣开口询问外头是怎么了,她就从外面嘈杂的声音里,听见人们惊慌地相互问询声。

“那……那是什么?”

“是妖物!!有妖物啊!!”

冯嫣一手揭起喜帕一角,另一只手掀起轿帘,向着众人声音的朝向望去——大约在几条街巷之外,如同活蟒一样的巨大树藤绕上了明堂的高塔。

风中传来浅浅的焦灼气味,远处有惊慌失措的哭喊声。

冯嫣望着那紧紧攀绕着高塔的藤蔓,一时间竟有些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近在咫尺,方才在轿中她竟毫无觉察。

藤蔓附近的妖气汹涌奔腾,浑浊的浅紫色与暗红的血色交织在一起——这磅礴的妖气已然扭曲了附近的风,近乎肉眼可见,可是她就站在近旁,却依旧无法从中感受到哪怕万分之一的异常。

“走水了!!”远处有人尖叫着。

明堂之下,跃动的火焰慢慢显眼了起来。

近旁的下人连忙走到冯嫣身边,“小姐,您快回轿子里吧!咱们赶紧退到别处躲躲——”

“不要紧。”冯嫣望着高塔,轻声道,“从妖气的颜色看,这只树妖道行尚浅,翻不出什么大浪。”

妖气的颜色越浅,道行越深,像这样肉眼便能直视的妖气,是妖物中的最末流。

果然,冯嫣这边话音未落,攀附在高塔上的一条巨藤便被整只剥落下来。

远处一阵巨响随之传来,激起的尘埃如同缓慢涌升的浪潮。

“桃花卫来了!桃花卫来了!”

众人这时才看清,原来在明堂附近,已有除妖伏魔的白袍人出现,这些人平日里一向在暗中戍卫京师,一旦有邪祟作乱,他们会立即出手。

方才斩断巨藤的应该就是他们了。

冯嫣静静地望着不远处的树妖,平生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像这样一个能被桃花卫轻而易举降服的小妖,何以能逃过她的觉察……?

还未等冯嫣想明白,她忽然感到脚下传来一阵不寻常的震颤。

周围的人显然也觉察到了,冯府的护卫早已全副武装,随时准备抵御外敌的侵袭。

一阵风吹过,冯嫣本能地抬手,捂住凤冠上的喜帕,以免它被风吹走。

也在这起风的一瞬,冯嫣望见脚下的地面突然裂开一道豁口。

一条细长、但足以将小小的冯嫣困锁的绿藤,极迅速穿透了地表,将冯嫣整个人缠举到空中

这一切,实在太快了。

冯嫣已经觉察到藤妖的接近,然而吊诡的是,哪怕此刻被妖藤束缚,她依旧难以在这条细藤上感受到妖物的气息,但从地下传来的强烈憎恨——这一股和“人”别无二致的强烈憎恨——几乎已经席卷了整条街巷。

这分恶意,与她离开冯家时觉察到的完全一致。

冯嫣甚至来不及想为什么一只树妖的身上会传来只属于人的爱憎,此刻最令她感到意外的事只有一件——

「这只树妖……恨我?」

更多的藤蔓已经裂壳而出,如同成百上千的青蛇涌向冯嫣,遮天蔽日的树藤以骇人的阵势将冯嫣整个人包裹成一颗巨大的茧。

四下传来了尖叫,有人捂住了眼睛,有人仓皇逃窜,侍卫们举刀疯狂砍向树藤,然而树藤的外壳坚如磐石,刀剑完全无济于事。

黑暗的藤茧内部,尖锐的树藤像无数刀剑,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向冯嫣刺去。

然而,当树藤飞至离她寸许的地方,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在冯嫣的周围,隐约多了一层淡金色的光晕,它们如同湖面上泛起的粼粼水纹,又似坚不可摧的铠甲,将树藤牢牢抵御在外,无法再前进一寸。

冯嫣早已闭上了眼睛,以灵识凝视着藤蔓。

「你的道行太浅了……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伪装的,但天下的妖物,都伤不到我。」

「像你这样贸然地发起攻击,是在送死。」

「值得吗?」

树藤没有回答,短暂的止息之后,冯嫣感到对方突然以强于先前百倍的力道再次发起了侵袭——在灵识的视野里,冯嫣看见树妖的妖元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

妖元是妖物的本元,如同人的魂魄。一旦消失殆尽,便意味着在这世上灰飞烟灭,再无复生的可能。

冯嫣疑惑极了。

「就算同归于尽,也想取我性命吗。」

她听见耳畔传来树妖歇斯底里的尖叫,无数的回声在藤茧的内部汇成震耳欲聋的咆哮。

这声音中带着憎恶,也带着痛苦,树妖的存在正渐渐变得稀薄,但杀意与攻势却几乎已经到达了令人震慑的顶峰,炽热的憎恨裹挟着孤注一掷的意志,尖锐的树藤变得越来越强劲,竟让冯嫣也觉得稍稍棘手。

正当冯嫣苦思着脱身之计,树藤的攻击却突然停住了。

藤茧上忽然多出了几道轻微的裂痕,有光顺着它们照了进来,洒在了冯嫣的脸上。

几乎就在这一刻,树妖的妖元——那团青绿色的火焰——像萤火虫的一样,在白日下星星点点地散开。

看起来,这只树妖已经撑到了她的极限,这颗青涩的妖元竟然能维系这么久,已经让冯嫣稍稍有些意外。

「我不明白……」冯嫣仍然以神识凝视着这最后的残影,「为什么……这样恨我?」

无限的悲戚和哀愁从藤蔓中升起,神识之中,冯嫣终于听到了来自树妖的回应,一个微弱而单薄的声音从那团渐渐散去的微光中传来。

「我绝不会……让你伤害……魏大人。」

这个答案,冯嫣瞬间睁开了眼睛。

魏行贞?

整个藤茧就在这时从外部被一剑斩开,冯嫣陡然感到缠绕着自己的绿藤,彻底地失去了力量。

日光倾泻下来,绯红的衣摆最先映入冯嫣的眼帘。

她微微抬眸,眼前是一张有些陌生,又写满了担心和焦急的脸——

魏行贞的脸颊上有几抹灰尘,衣袖上也明显带着几处撕裂的痕迹,似乎刚刚从一段苦战中脱身。

时间似乎凝固了下来,四目相对,冯嫣忽然发现,魏行贞的目光在望见自己的那一刻,焦灼便散去了。

魏行贞迅速抱住了下坠中的冯嫣,而后踩着近旁几处还未曾断裂的藤蔓,极轻巧地落了地。

大约五六个手持符印的白袍人也紧跟着落地。

“我这里没事了,”魏行贞望向他们,“你们再去别处看看。”

“多谢魏大人相助!”

几个白袍人齐声向魏行贞做了个拱手礼,而后纵身一跃,又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我来迟了,夫人。”魏行贞看了过来,“受伤了吗?”



钻石级孕母笑面如来佛平凡不平凡的世界寻陵计诸天纪大漠孤烟之庆丰城以汉为名剑破九天神级选择系统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