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大人有妖气 第五章 群臣对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东升的旭日下,冯嫣盖在喜帕,由母亲与小七扶着着,在爆竹声中慢慢的走出来自己生活……了二十载的府邸。冯老夫人也穿的盛装,亲手来送冯嫣嫁人。冯府向来喜静,再再加冯家女儿们首嫁时不但不请外宾,连兄弟旁枝也要彼此避忌,因此这样热闹的场面的景象在冯府并不多见。这热冯老夫人也穿着盛装,亲自来送冯嫣出嫁。。...

东升的旭日下,冯嫣盖着喜帕,由母亲与小七搀扶着,在爆竹声中慢慢走出自己生活了二十载的府邸。

冯老夫人也穿着盛装,亲自来送冯嫣出嫁。

冯府一向喜静,再加上冯家女儿们首嫁时不仅不请外宾,连兄弟旁枝也要彼此避讳,因而这样热闹的景象在冯府并不多见。

这热热闹闹的烟火爆竹,反而衬得庭院更加寂寥空落。

冯小七原本欢喜极了,可李氏从扶着冯嫣出院门开始,便攥着女儿的手,一直悉心叮咛着到了魏府以后如何生活,说着说着便掉下了眼泪,这景象也让冯小七心里涌起一阵一阵的不舍,跟着擦起了眼睛。

反而是冯嫣握着母亲和妹妹的手,一直温声宽慰着。

众人一道出了南门,眼看喜轿就在眼前,冯嫣忽然有些迟疑。

她虽然蒙着喜帕,但头却转向了一侧,似乎望见了什么。

“阿姐?”冯小七也望向冯嫣凝视的方向,那里站着许多魏府前来迎亲的家丁,“你怎么了?”

冯嫣没有回答,就在方才极短的时间里,一阵突如其来的恶意像是一条湍流一样奔涌过来,然而此刻它又了无痕迹,像水滴融化在水中。

“没事,不打紧。”冯嫣很快又恢复了先前的姿态,在母亲和妹妹的搀扶下慢慢走下了台阶。

“阿嫣。”在进喜轿之前,冯老夫人忽然唤了一声。

冯嫣停了下来,循声侧身,“姑婆还有什么吩咐?”

冯老夫人眼眶微红,走上前轻轻握住了冯嫣的手。冯嫣只觉得手中忽地一片清凉——老夫人悄无声息地将什么东西塞到了她的手中。

“这几年,不要委屈自己。”冯老夫人的声音略略发颤,“阿嫣怎么过得高兴,就怎么来。就算是真把魏府给掀了个底朝天,姑婆一样能给阿嫣做主,谁也欺负不到你头上。”

冯嫣一下笑了起来,“姑婆怎么也和母亲说一样的话……我是嫁去夫家,又不是嫁去仇家,您从前不是也说,那位魏大人德行可靠吗?”

冯老夫人也笑起来,轻轻拍了拍冯嫣的手背,“是啊,他……应该会待阿嫣好的。”

李氏望着这一幕,在一旁哭得喘不过气。

一旁的家丁看了看天色,上前道,“老夫人,吉时不等人,您看现在……”

老夫人目不斜视,“魏府冯府就一盏茶的脚程,这一时半会儿的,耽误不了什么。”

家丁笑了笑,有些悻悻地退去了一边。

老夫人抬袖擦了擦眼角,握着冯嫣的手,小声道,“好了,好了,总是要有这一遭的……自己的日子,终究还是得自己来过,才晓得滋味。”

冯嫣点头,将手收回了衣袖。她向着父母与妹妹的方向轻轻一福,而后进了喜轿,喜帘一放,敲锣打鼓的乐声响起。

等在轿子里坐稳,冯嫣才低下头来细看——原来方才姑婆递来的东西,是一块嶙峋的璞玉。

它质地晶莹,但显然未经打磨。

不知怎的,冯嫣想起方才出门时的感觉,心里忽然涌起一阵不祥。

……

太初宫外,年迈女帝与群臣的对峙仍在僵持。

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孙幼微一改往日的霸道,竟给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耐心,让每一个心怀劝谏之心的老臣都在御前畅所欲言。

女帝站在晨光中岿然不动,威严肃穆,直到最后一个谏臣言毕,她的目光轻扫眼前众人,“还有人有话要说么?”

群臣寂静。

“那便是没有了。”孙幼微看向一旁魏行贞,“魏爱卿,你听了这些,就没有要辩驳的吗?”

“回陛下,多言无益,臣想说的话已经在先前的奏疏中写明,凤阁也早已将全文公示,”魏行贞声音平静,“是对是错,今日午时后便见分晓,臣又何必在这里与这几位大人平添争执——更何况薛太尉与吴司空,一向是我极敬重的肱骨之臣。”

“呸。”薛太尉啐了一口,“我薛安山,从来羞于与你这等谗臣为伍!”

跪倒的朝臣们顿时议论声四起,几位老臣也带着几分轻蔑看向魏行贞——然而魏行贞竟丝毫不为所动。

他那张年轻而苍白的脸看起来既不恼怒,也无怯畏,日光从东边照来,将面无表情的魏行贞映得一面光明,一面暗淡。这景象竟让几位老臣不约而同地升起几分惶然,但他们旋即便咬紧了牙关,向着魏行贞怒目而视。

女帝再次望向魏行贞,“你可知,倘若今日正午,测影台上仍有日影,你会是什么下场?”

“不论陛下如何裁决,臣都会一死以谢天下。”

薛太尉冷笑一声,“你一人的性命,难道能抵过我大周的国运吗!?”

话音未落,孙幼薇看向太尉,“但不知薛爱卿,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觉悟?”

薛太尉颦眉,“臣愚钝,不明白圣上此话所指。”

“朕自即位以来,对外广开商路,止战守边,对内荡平邪祟,安护生民……然而这十数年间,民间却有南来的妖僧放言,说我大周并非天下中心,天下至中之地远在天竺,我大周实为边地。更有甚者,直言我大周不可自称大周,只可自称东周。”

女帝略一停顿,“太尉可知为何?”

薛太尉微微颔首,“……倒是听过一些传闻,说天竺夏至之日的正午时分,日晷无影。”

“是了,只有当日头正悬其上的时候,地上的东西才没有影子,这是黄发小儿也知道的道理。”女帝向薛太尉那边投去淡淡一瞥,“朕命司天台遍览天下测影实录,却未有一处‘夏至无影’的记录,这几年来,朕一直在等一个答案。”

“这个答案,薛太尉,可给朕否。”

薛太尉坦然望向眼前的皇帝,拱手道,“所谓‘天竺无影’的说法,不过是番邦僧人在妖言惑众而已,臣以为陛下完全无需理会——”

孙幼微一声轻嗤,径直打断了薛太尉的话。

“朕自幼便被教导,帝星紫薇居于天之中,而天子代天治民,也应当在地上择中而居,如此方能受命于天,天人感应。如今朕连至中之地都失去了,还有何颜面自称天子?”

群臣一时间全都伏地叩首,屏住了呼吸,“臣……臣等惶恐。”

“抬起头来,都看着朕。”

女帝的声音回荡在宫墙之上。

“今日午时,若岱宗山测影台上仍有日影,魏行贞甘愿一死,薛太尉,朕问你一句,若午时真的出现了洛都无影之象,你也敢像魏爱卿一样,甘愿一死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