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大人有妖气 第四章 洛都无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太不象话了……我冯家的女儿,什么时候受了这样的羞辱!他魏行贞也没家世也就罢了,现在的接亲的时间都快过了,他人但是被耽搁在宫里出不来。不嫁了!我们嫣儿不嫁了!”冯嫣的院子里,杨氏气得发颤,冯父的脸色也并不大很好看。“上次姑母不都曾说了吗,这、这谁冯嫣的院子里,李氏气得发抖,冯父的脸色也不大好看。。...

“太不像话了……我冯家的女儿,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他魏行贞没有家世也就罢了,现在接亲的时间都快过了,他人还是被耽误在宫里出不来。不嫁了!我们嫣儿不嫁了!”

冯嫣的院子里,李氏气得发抖,冯父的脸色也不大好看。

“刚才姑母不都说过了吗,这、这谁也料不到昨夜群臣会去跪宫门啊。”冯父喉咙动了动,还是小声辩解道,“即便来迟了也是情有可原,那毕竟天家的事情,他总不能抗旨不遵吧……”

“那就延迟婚期啊,明日酉时不是次吉的时辰么?这是嫣儿的第一嫁,既不请宾客也不用摆席,即便是临时改期又有什么要紧,有几个人能晓得?他魏行贞派几个下人来,就想把人接去他府上去?他以为他自己是谁,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长辈!”

冯小七有些无奈地扶住了李氏的手臂,“娘……要不您先进屋吧,有什么事我们坐下说,姐姐还在楼上——”

“娘。”

冯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屋门口。

天穹渐白,晨光里盛装的冯嫣美得不可方物。

李氏一见女儿,只觉无限心酸,立时趋步上前握住了女儿的手。她一时激动,语无伦次地说了一些气话,一旁冯父时不时打断解释一两句。

冯嫣听了许久,终于明白过来——原来魏府接亲的人马已经来到了冯府的门外,但因为昨夜薛太尉与吴司空带领群臣去跪宫门,这事情一闹,让魏行贞也耽误在了宫里,只怕眼下这一时半会儿的,他本人是过不来了。

“娘比你多在这世上经历了十几载,这种事情看得太多了。”李氏红着眼眶道,“这些寒门出身又得贵妻的男子一向是这样的,你还没有嫁过去他就这么怠慢你,真的嫁去了魏府,将来指不定就把这些年受的窝囊气全撒在你身上。”

李氏心疼极了,“你性子又这么软……到时候可怎么办啊。”

冯父看了妻子一眼,“……到时候你别带人去把他魏府给拆了,他就烧高香了。”

李氏瞪了丈夫一眼,“什么话!”

“但我不大明白,”冯嫣轻轻扬手,打断了父母之间的拌嘴,“皇上今日去测影台,怎么会耽误到魏大人的行程呢?”

“这事儿是这样的——”

“等一下,”冯小七举手,看了看姐姐和父亲,“什么是……测影台啊?”

“测影台,就是一处巨大的石台,在城东岱宗山的主峰峰顶。”冯嫣轻声道,“石台中央立着八尺的高杆,每年夏至与冬至的正午,司天台的大人们会去那里测日影。夏至时日影最短,有一尺四五寸,冬至时日影最长,有一丈二三尺。”

“哦……”冯小七点了点头,“测这个……有什么用?”

冯父拂须,“有大用。一年前皇上下令,将我大周的都城从长安迁到洛阳,就是因为采信了魏行贞的上书——‘越明年,洛都无影,乃天下至中之地,天子当守中居正’。”

冯小七不解,“……但姐姐刚才不是还说,往年洛阳在夏至时,最短的日影也有一尺四五吗?为什么那位魏大人能断言,今年夏至正午会没有日影啊?”

“这我哪知道,我又没干过司天台的差事,”冯父摊手,“反正今天就是夏至,是不是无影,过了中午就知道了。”

冯小七若有所思,“这么大的事……怎么我在太学时从来没听先生们讲过?”

“司天台占卜灾祥,理应秘密,皇上在登基之初便有令,‘监司官吏不得与朝官交通往来,且委御史台察访’,所以这些事情,我也是闲暇时候听了个零星大概,你们太学的师傅们就更不会讲啦……”

冯父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看向冯小七,“你之后去学堂,可别把这些话和你那些个同学讲,要是被检举上去,说我们家嚼司天台的舌根,少不了还是要惹些麻烦。”

“不会不会,我嘴可严了!”冯小七当场比了个大拇指,“谁也不说!”

“怕什么,”李氏看了丈夫一眼,“咱们家不一样。”

冯父又看向冯嫣,“原本今日圣上是要以最高规格独自上岱宗山祭天拜祖的,但昨夜薛太尉与吴司空去跪了宫门,求圣上降低此次祭祀的规格,不要听信所谓‘洛都无影’的谗言——毕竟百年来洛阳的测影台从来没有出现过‘无影’之事,贸然以‘天下正中’之名举行祭祀,反倒有可能忤逆天道,招来横祸。

“现下,魏行贞被耽误在了宫里,应该也是因为和朝臣对峙的事了。”冯父小声说道。

“原来如此,”冯嫣垂眸,“万一今日正午仍有日影,魏大人是不是就……”

“难说。”冯父看了妻子一眼,轻咳一声,“不过就算出事了也没什么,魏行贞出身寒门,皇上再怎么震怒也不可能因为他牵连咱们,真要是算错了,说不定就直接削了他的官让他入赘了呢。”

李氏:“……呸。”

“姑婆怎么说呢。”冯嫣又问。

“你姑婆的意思,还是按着时辰去魏府。但我和你娘商量了,这个主意最后,还是要你自己来拿,”冯父看向女儿,“嫣儿是怎么想的?”

李氏的目光也望向了冯嫣,她握着女儿的手,苦口婆心道,“嫣儿啊,娘能看出来,你对这个人多少还是满意的。但就算这样,我们也可以把婚期延至明日,总不能什么都顺着这个魏行贞的意思来。

“这魏行贞看着像匹烈马,要驯服可不容易——你就趁着这会儿,先煞煞他的威风也是好的。”

冯嫣听着父母的话,一时好像又有些出神,她望着门外渐渐大亮的天穹和朝霞,起身慢慢走到门前。

“嫣儿,”冯父又唤了一声,“说说吧,你什么想法,不好再拖了。”

冯嫣微微侧头。

“在寅时前后迎亲并不常见,可魏大人还是选了这个时辰……”冯嫣望着远天,脸上浮起些微的笑意,“也许这里面,也有一些魏大人自己的考量。”

“阿姐的意思……是愿意吗?”冯小七问道。

“嗯。”冯嫣转过头笑道,“爹娘和小七都不必担心我。时辰快到了,我们启程就是了。”



钻石级孕母笑面如来佛平凡不平凡的世界寻陵计诸天纪大漠孤烟之庆丰城以汉为名剑破九天神级选择系统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