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大人有妖气 第二章 姐姐的阁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不征得这门亲事了。”冯嫣的母亲杨氏眼圈泛红,但但是能保持着最后的克制,“这里头事有蹊跷也过多了!”一旁冯远章面带疲惫,“魏家的婚轿都了停在大门口了,你这个时候说不征得?”“什么魏家,魏家不就他魏行贞一个吗?”杨氏哭道,“要也不是他得了皇上的青一旁冯远章面带疲倦,“魏家的婚轿都已经停在大门口了,你这个时候说不同意?”。...

“我不同意这门亲事了。”冯嫣的母亲李氏眼圈发红,但还是保持着最后的克制,“这里头蹊跷也太多了!”

一旁冯远章面带疲倦,“魏家的婚轿都已经停在大门口了,你这个时候说不同意?”

“什么魏家,魏家不就他魏行贞一个吗?”李氏哭道,“要不是他得了皇上的青眼,选入凤阁,又成了首辅大臣,哪来的什么‘魏家’?”

“那也是魏家!”冯父低声呵道,“嫣儿都二十了,迟早要嫁人的。这十几年她就是被你娇纵坏了,天天闷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外头都认定了这一辈肯定是她有问题……”

李氏不应,将身子转向别处。

冯远道又绕到妻子眼前,好声劝道,“你么,就是太拿嫣儿当回事,这几年来提亲的哪个进得了你法眼啊?”

“怎么是我太拿嫣儿当回事,她不也是你女儿吗?”李氏的脸沉下来,“去年她突然昏睡一个多月,是谁魂不守舍地满世界找大夫,是谁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总是偷偷抹眼泪?念你当时是爱女心切,我也没给你戳破……现在到了婚姻大事,你怎么心就这么宽了?”

冯父的表情有些局促起来,“那都过去大半年了,还提它干嘛。”

“我就提一提,让你回想一下当时的心情!”李氏含泪,“成婚成婚,别家那都是黄昏前后才行大礼的,只有给死人抬棺才挑天蒙蒙亮的时候呢——”

“越说越不像话了,天底下有这么咒女儿的娘吗?”冯父拍了几下桌子,声音又转低,“姑母都快来了你小点儿声行吗?”

李氏毫不示弱,“反正谁也别想逼我认这样的女婿!就算是姑母来了——”

话未说完,外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然后是婢女一声清脆的“老夫人来了。”

李氏和冯远章不约而同地僵了一下。

李氏背过身去擦了擦眼睛,冯远章连忙站到了夫人身前。

等到冯老夫人进屋的时候,夫妻两人同时躬身,温声唤了一句,“姑母。”

冯老夫人望了眼前的夫妻一眼,“……我怎么听到好像有小夫妻,在屋子里吵架啊?”

“哪有。”冯父笑道,“您年纪大了耳朵背,估计外头刮风,您听差了。”

李氏轻轻撞了丈夫一下,半愠半笑,“姑母耳朵好着呢。”

老人佯作没有听见,露出了一个几不可察的微笑。

“我刚从小七那儿过来,小七去她姐姐那里了,我想着,出嫁前让她们姐妹俩再说会儿话。”老人淡淡地道,她一边说着,一边由婢女搀扶着坐下,“你们这边准备好了没有?”

“……大体都准备好了,”冯父轻声道,他犹豫了片刻,又开口道,“就是,对魏行贞这个人,我们还是有些不放心。”

“是啊,”一旁李氏连忙点头附和,“先前觉得还是很好的,最近这婚事筹备起来了,反而越来越觉得邪门,姑母……我是真的——”

老人笑了笑,“这时辰的事,能怪魏大人吗?出嫁的时辰都是卦师算出来的结果,是天命,这是嫣儿的命格和旁人不同啊。”

“可定了时辰他还来迟了,分明就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那就更怪不到魏大人头上了,”老太太叹道,“天家有事,你还能让天家等着?”

“可是——”

老人伸手摆了摆,“别说啦,我知道这位魏大人。”

李氏和冯远道的脸上都是一怔。

“您知道?”李氏眨了眨眼睛,“……可,从来没有听您说起过呀。”

“我没说起过的事情还多着呢。”老人笑道。

冯远章适时望向夫人,“其实吧,平日出入凤阁的时候,我和这位魏大人倒也打过几次照面。虽然不熟悉,但也确实觉得这是个有才学也有担当的年轻人,不然当初也不会同意他的求亲了。”

李氏看了丈夫一眼,“有才学有担当,怎么会二十九了还没有娶妻?”

冯远章两手一摊,“那不就是在等我们家嫣儿吗?”

老人又笑,“是啊,缘分的事情,谁也说不好。”

李氏依旧颦眉,“姑母真觉得这个魏行贞可靠?”

“让我想想,怎么说呢。”老人握着手中的木杖,轻声笑道,“这是个……一身正气的人呢。”

……

冯嫣的阁楼里,冯小七站在姐姐的身后,帮她调整头上珠钗的角度。

“我前几天,还听下人们聚在一起谈论那个魏大人。”

冯小七聚精会神地望着冯嫣的珠钗,语速也慢了下来。

“那些下人背地里嘴碎得很,喊那位魏大人魏狐狸,但听姑婆的口风,好像此人又挺不错……姐姐你嫁过去以后要小心,要是他什么地方待你不好,你就派人回来和我们说,爹和娘,还有我,都会给你撑腰的!”

镜子里的冯嫣莞尔一笑,没有接话。

一片嫩绿色的叶子随着风吹到了冯嫣的梳妆台上,趁着冯小七还没有留意到,冯嫣已经先一步伸出了食指和中指,将它轻轻一掷——叶子竟然如同一块坚硬的小石头一样,被直线丢出了窗外。

“喂!”

即将被丢出窗外的叶子忽地化作一个半透明的少年。

少年一头雪白的短发,深棕的肤色,四肢修长,金色的眸子在夜里像是两盏星灯。

他穿着圆领衣袍,衣领色浅,衣摆色深,其中渐变的颜色像是流水一般随着他动作的起伏而摇曳荡漾。

少年两手抱住窗沿,勉强没有掉下去,“嫣姐姐今天也太凶了吧!”

他说着话的当儿便翻过了窗沿,重新落在屋内。冯嫣的余光望着少年,仍旧没有理会。

一旁的冯小七却什么也没有听见,仍与冯嫣说着姐妹间的闲谈。

“阿姐的昏睡症最近好些了吗?”

“好多了。”

“那就好……”冯小七叹了一声,“我听说去年和阿姐一道得了昏睡症的几个女孩子后来都没有醒,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冯嫣微微颦眉,没有接话。

冯小七又道,“去到那边以后,姐姐住的院子里就没有千年的老槐树来给你遮风挡雨了……这可怎么是好。”

“说不定不用呢。”冯嫣轻声道。

“嗯?”冯小七怔了一下,“阿姐为什么这么讲?”

冯嫣转过头来,“上次父亲和母亲见那位魏大人的时候,我在屏风后面听墙角,小七还记得吗?”

“嗯。”冯小七点头,“记得。”

“虽然看不清脸,”冯嫣轻声道,“但和那位魏大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时候,我倒是……有一种莫名安心的感觉。”

冯小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姐姐对那位魏大人是一见钟情吗?”

冯嫣莞尔,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钻石级孕母笑面如来佛平凡不平凡的世界寻陵计诸天纪大漠孤烟之庆丰城以汉为名剑破九天神级选择系统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