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种田忙 001 都是穿越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六岁”的徐月托着自己的包子脸,抬起头望天,五十五度角明媚阳光而忧伤。她再次穿越了。很俗套很狗血的剧情,但连续几天的真实的体验说她,这一切是真的。面前这个家怎么二字来呢?嗯就......很清凉舒爽!一排石头围出一个严重不足半米高的石基,则表示这块地盘是有人的。家里也没她穿越了。。...

“六岁”的徐月托着自己的包子脸,抬头望天,四十五度角明媚而忧伤。

她穿越了。

很俗套很狗血,但接连几天的真实体验告诉她,这一切是真的。

眼前这个家怎么形容呢?

嗯就......很清凉!

一排石头围出一个不足半米高的石基,表示这块地盘是有人的。

家里也没有大门,从竹片做的简易栅栏走进来就是一片空地,以及一间老破小茅草房。

挨着茅草棚的旁边还有个简易棚子,里面搭了个灶台做厨房。

里头的米缸早在十天前就空了,只有几个破口的陶碗摆在那里。

此刻,徐月就蹲在这个破草棚子前,思考人生。

她前世是否造孽太多?

以至于老天爷跟她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

可她之前明明只是一个爱国敬业的社会主义优秀杰出青年呐!

穿越之前,为了广大人民群众早日脱离病痛的侵害,正兢兢业业的在实验室里加班研制特效药呢。

讲道理,这不应该啊?

难道是前世的前世,造孽太多?

想起自己穿越这几天的魔幻经历,徐月不禁陷入沉思......

尤记得穿越而来的第一个夜晚,躺在正屋里的爹爹徐大忽然垂死病中惊坐起,破口大骂:

“该死的天雷劫,吾乃堂堂金丹真人,你竟敢将你爷爷劈到这凡人地界!”

隔日,外出为一家老小觅食,任劳任怨的娘亲王氏,突然杀气腾腾冲进家来。

一手拎着一小袋子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糙米,一手将那躺在床上怀疑人生的相公拎起,甩手就是一巴掌:

“已经到了如此危急关头,你个大男人不但不肩负起你的责任,还躺在这悲春伤秋,赶紧给老娘起来生火做饭!”

末了,在她老爹惊愕的目光中,又就他今早把半碗糙米粥倒掉的事,甩了他一句:

“你要是我舰船上的兵,敢这样浪费食物,我早特么一枪毙了你!”

如是,当日晚饭时,徐月瑟瑟发抖、艰难的就着爹娘烧的冷开水,逼着自己咽下了半块几乎全是糠皮,割喉咙的糙米饼子。

又过一日,暴躁娘亲领着憨厚的长兄徐大郎和便宜爹徐大出门觅食,得了一只瘦巴巴的野山鸡。

不料刚回到家,不过十二岁年纪的大郎一见到那鸡血,忽然暴起,力大无穷,满目猩红,喉咙里发出吼吼的非人吼叫,见人就咬!

全家老小合力,才将他捆住。

就这,还是因为这几天吃不到什么食物,饿得没什么力气,才险险被一家子制服。

但这还不算完,制服长兄途中,八岁的姊姊徐二娘被兄长撞倒,不小心脑袋磕在桌角上,昏死了过去。

这姊姊倒是没闹出什么动静,自打清醒以来就安安静静的,就是总喜欢捡一根棍子蹲在灶房“咻咻”的比划着什么,嘴里念念有词,像是某种咒语。

间或朝她小妹这边看一看,那眼神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火热得“仅仅六岁”的徐月小萝莉心里发毛。

至此,徐月就知道,别人的穿越是体验生活。

而她的穿越,开局就送地狱模式!

看着头顶天空那轮明晃晃的日头,徐月顶着一张稚嫩的脸,老成的撑起膝盖站起来,吁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出门转转,调节一下这操蛋的心情。

今年整个山阳郡大旱,位于山阳郡治内的羊角村从四月开始就没见过一滴雨。

八月丰收时节整个郡内九成九的农民颗粒无收,河床干得都露了出来,羊角村村民想要喝水,得往十里外的大王村去。

但这也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实际上,村民们早在六月下旬就陆陆续续开始举家搬迁,寻求生路。

现在能逃走的都已经逃走,剩下的都是逃不走的老弱病残。

比如徐月一家,还有她家隔壁那个曾经身为羊角村首富,自以为能够熬过天灾,却光速被现实啪啪打脸的老头家。

对了,徐家曾经也这么以为,所以才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原身原本的那一家子真是......脑回路格外清奇!

徐月叹气。

......

外头世道乱,这几日徐月听便宜阿娘的交代,乖乖的不怎么出门。

偶尔出去一两回走得也不远,路过四邻时,不是听见一家子围坐在光秃秃的桌前准备吃观音土自杀,就是见到破败的家门大开,里面躺着一具死僵了的尸体。

第一次看见时,她吓得半死,后一回生二回熟,就麻了。

整日与四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家人待在一起,徐月早就训练出一颗强悍的心,三两具尸体而已,可比研究室里被福尔马林泡过的好看多了。

徐月迈着瘦弱的小短腿,挪到了隔壁。

一瘦得皮包骨,眼窝深陷仿若盲人一般的老头,一动不动的倚在破烂的木门框上。

徐月睁着大眼,歪头瞅他。

因为瘦弱,她的头看起来比身子大,细细的脖子似乎架不住那个脑袋,一双大眼却亮晶晶的,闪烁着光彩。

她看着面前这一动不动的老头,以为他是死了。

却不料,她走上前去试探鼻息之时,那老头骤然睁开了那双凹陷的眼,把她惊了好大一跳,心中直呼:

诈尸啦!

老头见她吓得脸都白了,桀桀笑起来,嗓音粗噶难听,带着一股死气。

徐月当即就反应过来,这老头还没死。

徐月怀里揣着一小块婴儿半个拳头大的糙饼,纠结了一下,还是把这个让她咽不下去的糙饼递了过去。

老头一见到食物,灰暗的眼刷的就亮了起来,抓过去,一股脑往嘴里塞!

那饿狼扑食的凶狠样子,让徐月有一瞬间的后悔。

人饿到极致,是会吃人的,她现在一个六岁的小娃娃,又嫩又脆,岂不是更好吃?

不过她这具身体年纪太小,小小的脑子里只有“饿饿饿”这种无用的内容。

想要了解她现在所处的具体时代,还得看眼前这个曾经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老头。

幸好,老头不是那种没有底线的人,他饱食一餐之后,有了点精气神。

在徐月佯装“我很无聊,爷爷给我说故事吧”的好奇询问之下,老头絮絮叨叨同她说起了这世道的事。

徐月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生活的地方叫大庆国,建国至今300余年。

然而这个屹立不倒三百多年的王朝,因为宦官乱政和外戚干政等等因素,中央集权逐渐弱化,地方豪强崛起,朝堂州郡大乱斗。

现如今四方外敌虎视眈眈,有些特别狗的蛮夷部族还趁机在大庆边境烧杀抢掠,一天杀个七进七出,每天都在两国开战边缘反复横跳,导致百姓苦不堪言。

现在整个山阳郡大旱成灾,乱成一锅粥的朝堂直接让太守自己解决问题,根本没人管他们这个兖州山阳郡下的偏远小县是死是活。

别说赈灾粮,就是县长听到朝廷这个“自己解决问题”的指令后,隔天就携带家眷“解决问题”,举家跑路了。

徐月揉着自己皱紧的眉心,再次仰头叹了一口气。

这大庆国着实是快完犊子了!

老头看着面前瘦弱的小女娃娃,满眼哀戚:“自董兴入京以来,天下群雄并起,占据州、郡者多不胜数,又逢天灾,民不聊生,饿殍遍野......”

“这世道,真叫人活不下去啊......”

董兴?

董兴是谁?

徐月没听说过。

她只知道东汉末年有个董卓。

所以,她穿越的这个时代,不属于她熟知的任何一段历史。

不过,老头口中这种混乱的军阀大割据时代,倒是和东汉末年类似。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往后的日子徐月真是不敢想象。

从东汉末年到隋唐期间,曾出现长达几百年的寒冰期,那时的平均气温比现代低了0.5度到1.5度,还有“夏六月,寒风如冬”等极端天气异象出现。

旱灾、蝗灾、涝灾、疫病……

一想到自己在要这样的恶劣环境下生存,徐月心道:一起毁灭吧!老娘不活了!



乐善小财女(下)懒女古代日常万界武侠大冒险起源之科技帝国看来这个世界已经不允许我低调了崩坏纪元唯我正邪之路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近身兵王我不想当富二代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