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只想和反派贴贴 005 情商堪忧的俩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纪时鹿不辜负所望点了点头,“嗯,有的。”秦临深嘴角几不可以见的扬着。可纪时鹿下句话却浇熄了那抹笑意。“那个我来找你没带够钱,因为你能不能够再借我点钱,不多,就9.99好了。”秦临深压下怒气,复又问着:“没了?”纪时鹿但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但又不知道秦临深嘴角几不可见的扬起。。...

纪时鹿不负所望点点头,“嗯,有的。”

秦临深嘴角几不可见的扬起。

可纪时鹿下句话却浇灭了那抹笑意。

“那个我来找你没带够钱,所以你能不能再借我点钱,不多,就9.99好了。”

秦临深压下怒意,复又问道:“没了?”

纪时鹿虽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只能乖乖应答,不过稍显迟疑,“没了……吧。”

【宿主你真笨,这你都没看出来。】

纪时鹿不服气地怼回去,“你知道你倒是说出来啊,就仗着一张嘴不得了。”

【那我还真知道,你看啊,你不是开口向他借钱吗,然后他是不是心情就不太好了,所以是那句话让他心情不好的呢,那肯定是你借钱的这句话啊,你仔细回想一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俗话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你看看你昨天借了钱,今天又来,可你没有丝毫还钱的意向,你说他能不生气吗?】

这么说倒也是这么个理哈。

纪时鹿恍然大悟的神情,“哦哦我知道了,是我疏忽,我的错。”

秦临深以为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打算开口向自己寻求帮助,解决那些人渣了,心情犹如雨过天晴。

但谁曾想这俩情商堪忧的家伙混到一起去了呢。

纪时鹿掏了掏全身上下,浑身僵硬,面露尴尬。

今天光可可爱爱了,连一点拿得出手的饰品都没有。

秦临深还一错不错地直勾勾盯着她。

纪时鹿心下一狠,扯下自己绑头发的发圈。

还好这上面还有一点碎钻,不然真的丢人丢大发了。

“那个我今天什么也没带,这个先压在你这儿,到时候我自己来赎,你看可行吗?”

秦临深放在身侧的拳头咯吱作响。

一股寒风袭来,纪时鹿被吹得打个冷颤。

秦临深伸手接过她放在手心的发圈。

微凉的指尖划过温热的手心,带着酥酥麻麻的电流流遍全身。

危机似乎已经被解除了。

纪时鹿再大着胆子问了一遍,“那个能再借我9块99吗,我下次一定还你。”

秦临深将视线从发圈上移到她的小脸上。

瓜田里的猹看得开心极了。

这是要开花了吗。

嘿嘿,不容易啊。

“阿深,快啊,人家说借十块钱呢,愣着干啥,给她呀。”

纪时鹿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是9块99。”

凌景文从口袋里掏出十块就要递给她,“别客气,十块和9块99有啥区别,接着。”

纪时鹿欲哭无泪。

大哥,您可憋参和了吧。

这哪里没区别,这可是十分钟和五天的区别。

任务完成奖励五天寿命,任务失败按照一块一分来替换。

你可别害我啊。

所幸秦临深及时解围,侧目冷刀飞去,吓得凌景文赶忙收起那十块,缩缩脖子降低存在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只见秦临深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命令的语气,“拿着。”

哥,真不用这么大方。

“9块99就好了。”纪时鹿多情桃花眼被修饰的圆润些许,生生变成了杏眼,水光潋滟的鹿眸眨巴眨巴。

秦临深却以为她不好意思,又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直接塞到了纪时鹿的手里,“拿着。”

身上从不带钱的秦临深今天出门前鬼使神差地就带了几张在口袋里。

不过还算是派上用场了。

大哥啊!!!

【任务失败,获得现金300元,寿命减半。】

艹。

什么玩意,居然还寿命减半。

【宿主,您现在才两级,借钱的限额是两百元,您超出了,所以惩罚就是当前寿命减半,所以您还剩23小时12分钟。】

“你不早说。”

要早知道,那一百我就收了好吧,加的少总比现在寿命减半来的好吧。

【呃,这个我没想起来。】

“垃圾系统。”

手里的这三张百元大钞真烫手啊。

这tm是她用命换来的。

纪时鹿垂头丧气的模样搞的秦临深有些莫名。

不过还是明显感受到了她的不开心。

可为什么呢?

空气一寸寸冷下来,似乎要凝结成冰。

一直龟缩在一旁的凌景文畏畏缩缩地开口:“那个中午了,我们要不一起去吃个午饭。”

气温逐渐回暖。

“去吗?”

纪时鹿摇摇头,“不了,我还有事,今天就不吃了,拜拜,下次见。”

话音刚落,纪时鹿就丝毫没有留恋的离开。

心情不美丽,确实没有心情继续周旋。

“啧啧啧~”凌景文对着纪时鹿的背影发出奇怪的声音。

“想什么。”

“纪时鹿啊。”凌景文下意识地回应,脱口而出才发现完蛋,急忙解释,“不是不是,别误会,我没想她,我这是对她颜值的赞美。”

“喜欢?”

明明是轻飘飘的语调,可凌景文就是觉得仿佛有无数把刀子割在自己身上。

凌景文神经紧绷,全神贯注地应对,生怕说出什么惹恼了他,“不喜欢,纪时鹿跟阿深你天生一对,我怎么配得上她,您说对不对?”

“算你识趣。”

还真是不客气啊。

“呵呵~还打吗?”

“打。”

不管什么样的男人,在女人这件事上都会变得小肚鸡肠。

最后的结果就是凌景文被残虐,甚至嘴角还挂了彩。

*

纪时鹿回了沁橙国际。

还没下车就看见小区门口站满了各路粉丝,举着牌子大喊“纪时鹿滚出娱乐圈”,“纪时鹿去死”之类不堪入耳的话。

赶忙捂紧脸上的口罩,重新做回车上,生怕有谁认出了她。

“去……”

可上车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除了这里,无处可去。

纪时鹿自嘲地笑了声。

“师傅,去time。”

time是一个清吧。

其实说来也挺可悲的。

亲娘对自己跟和仇人无异,父亲又是一个在母亲一个眼神之下便会对自己敬而远之的人。

唯一疼爱自己的奶奶还得了阿尔兹海默症。

事业上还处处被争对,入圈两年,各种绯闻,骚扰男艺人,耍大牌,故意借对戏拍戏欺负同组艺人,被包养……

没有背景的她在娱乐圈也只能忍气吞声,何况在家里这样隐忍的事还少了吗,不过是习惯了不解释不辩驳。



暴君折腰八零女医神惹爱成瘾纸雕闺秀桃花女王海军从士兵突击开始魔女仙踪丑面王妃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