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只想和反派贴贴 003 居然删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国内知名女星竟玩群p】抱着看热闹的场面的心,纪时鹿点了进来。不点不明白,点了才意外发现这哪是说得别人啊,明明就是她纪时鹿啊。并且这说的在理有据的,视频照片一应俱全。就连纪时鹿本人都有点儿产生怀疑是也不是自己了。这是要搞死她的节奏啊。不能够忍不能够忍。可这医院也也没不点不知道,点了才发现这哪是说得别人啊,分明就是她纪时鹿啊。。...

【知名女星竟玩群p】

抱着看热闹的心,纪时鹿点了进去。

不点不知道,点了才发现这哪是说得别人啊,分明就是她纪时鹿啊。

而且这说的有理有据的,视频照片一应俱全。

就连纪时鹿本人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了。

这是要搞死她的节奏啊。

不能忍不能忍。

可这医院也没有称手的电脑供她使用。

纪时鹿果断出院。

虽然身上到处都是刀口,不过有了叮咚的帮忙,也就只剩下三处较深的地方还没痊愈了。

分别是手腕,心口,小腿。

不过影响不大。

纪时鹿急忙办好出院手续,打车回了沁橙国际,直奔22楼。

还好现在流行移动支付。

否则还真是寸步难行啊。

回到家里就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碌起来。

但涉及人员确实有点多,找起来还是有些麻烦的。

可对方显然并不想就此罢休,似乎是打着彻底摧垮纪时鹿的念头行动。

晚上八点,网民上网高峰期。

纪时鹿的经纪人突然发布了一条微博。

【最近时鹿状态确实有些不太理想,打算出国散散心,这几天我和时鹿并无联系,但我相信时鹿肯定不是这种人。】

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这哪里是在澄清,分明是觉得这水还不够浑。

纪时鹿轻嗤一声,“狗腿。”

随后拿起手机,点开微博,修改密码一气呵成。

回到发布界面。

纪时鹿行云流水地编辑,“三句话,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清者自清。”

毫不迟疑地点击了发布,将手机扔在一旁,不去理会。

想也知道底下的评论有多么的不堪入目。

【叮咚~】

纪时鹿心情不太美妙,“说。”

【宿主别这样嘛,开心点。】

“开心你个大西瓜,你要是个人,我肯定给你开个瓢,看看你脑瓜子是不是缺根弦。”

【嘿嘿,这是有好消息的,宿主,系统检测到你最近将会十分忙碌,所以为保证您不会突然嗝屁,至此任务提前发布,向债主借9.99元,时效一日,奖励五天。】

呵呵哒~

不过确实多完成点任务更有保障。

纪时鹿抄起一旁的手机,点开今天刚加的微信。

蔚蓝的大海为头像,干净利落的秦临深三个字为名称。

纪时鹿食指点了点唇瓣,转而点开修改备注,删去“秦临深”三个字,填上“续命神器”四个字。

回到消息界面,点开输入面板,手指犹豫不决。

该发什么呢,直接找他借钱是不是不太好。

今天早上是因为有奶奶,他不好拒绝,可现在不一样了呀。

万一被当成变态可咋办。

自顾自的纠结了五分钟。

终于下定决心。

网上都说男生喜欢别人叫他“哥哥”,说是男生都喜欢软萌的女孩子,会让他们被激起保护欲。

而且想到自己本就是有求于他,有保护欲那不是极好。

说干就干。

咳咳~

调整一下声线,清一下嗓子。

随即按下录音,娇娇柔柔地喊了一句,“哥哥”。

叮~

两秒的语音旁边突兀地出现了一个红色感叹号。

跟着一句话【对方开启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她……这是被删除了?

纪时鹿难以置信地瞪着手机屏幕,仿佛能盯出花来。

可事实如此。

呸~

垃圾系统,毁我青春。

“我统,你该好好升级一下了,检测系统问题不小啊,这哪儿是100,是不是少显示了个负号啊。”

我统是什么鬼。

【宿主,本系统有名字的,我叫叮咚,宿主可以叫我小叮,小咚,或者叮咚都可以。】

纪时鹿一个大白眼送过去,“要求这么多,自己有多垃圾还没点b数吗。”

叮咚委屈,但叮咚不说。

纪时鹿重新将视线落在手机上。

靠之,越看越气,居然删我。

用力深吸几口气。

别气别气,冷静冷静,只是陌生人,这样也正常,正常。

而且以后在一起了,自动屏蔽情敌,还不错还不错。

纪时鹿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平复心情,双手覆上键盘,十指纷飞,在电脑上又操作了三分钟才合上电脑,收拾收拾准备出门了。

既然山不来就我,那我去就山。

红色束身长裙完美包裹着她的凹凸有致身材,优点展露无疑,外搭一件黑色长款风衣,脚踩一双同色系的红色高跟鞋,亚麻色波浪卷发遮住半边眉眼,画上细致浓重的妆容,整个人显得妩媚多情,多看一眼似乎就能勾人心魂。

原身是会开车的,车库里还躺着一辆超跑呢。

可现在的纪时鹿可没学过,虽然脑海里有记忆,但奈何没那胆子。

最终还是打车去的。

shine。

这是一家高端酒吧。

纪时鹿出发前那三分钟查到的地方。

本想直接去找秦临深的,可奈何他的行踪太过隐秘,根本查不到。

只好退而求其次,查查他身边的人。

这不,就查到了他兄弟凌景文的身上。

凌景文,凌耀娱乐的总裁,可能因为身份原因,向来混迹在大众视线以内,查到他的行踪简直易如反掌。

纪时鹿将脱下的风衣对折搭在臂弯处,风情万种地走进去。

shine光影交错,音乐声动感十足,舞池里俊男靓女不断舞动着身姿,热闹非凡。

纪时鹿目光流转,直到定格在角落的沙发上,唇角微扬,展示着她的势在必得。

走向前台要了一瓶威士忌,舞动着水蛇腰缓缓靠近。

“先生,请问我能借坐一下吗?”声音魅惑,如鸢啼凤鸣,细听又带着江南女人的柔和婉转,二者明明是两个极端,却被她完美地融合,变得更加摄人心魂,让人欲罢不能。

凌景文在纪时鹿走向这边时便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一举一动都能牵魂引魄,真是一个现世妖精。

凌景文刻意收敛,摆出绅士儒雅的模样,颔首说道:“请便。”

“谢谢。”

靠之,这女人。

纪时鹿放下威士忌,缓缓坐下,将风衣摆放在一边,给自己带来的杯子里倒入威士忌。

对着凌景文点了点,示意。

凌景文放下交叠的双腿,拿起桌上的酒杯,回敬。



轮回乐园乾龙战天病秧娘子寻唐异能制造传奇1997老婆,离婚失效妖帝宠妻:呆萌仙子很嚣张快穿之妈妈救救我剧透诸天万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